管季超:怀念花鸟画家郭方颐先生

管季超艺术评论

<p class="ql-block">▶️管季超:怀念郭方颐先生</p><p class="ql-block">~~~~~~~~~~~~~~</p>

<p class="ql-block">孝感是个不大的小城市。</p><p class="ql-block">郭方颐先生自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荣休离职后,定居孝感,时常应邀参加孝感文化艺术界的一些活动,我在这些活动上,与郭先生相遇二三十次。</p><p class="ql-block">郭先生的嫡亲学生波弟小我十二岁,有相当长时间我和波弟互动频密,也由波弟陪着,到郭先生府上拜访过郭先生。</p><p class="ql-block">其实从地理距离上,我在孝感西湖明珠小区的住宅与郭先生家仅隔一条河一座桥而已,波弟要先从湖北工程学院开车先接上我,再一起到郭先生家。</p><p class="ql-block">2016年,我应饶国志先生邀,担任孝感壹为艺术馆馆长那不算长的一段时间里,曾和饶君一起到郭先生家商量,想请郭先生出山,开办一个面向全国招生的写意花鸟画高级研修班,由我来当班主任管理学员,请郭先生执教。</p><p class="ql-block">因饶君设定的学费太高,最后这个班并没有能办成,但我借着拟办这个班的筹办过程,与郭先生深谈过几次,也获赠郭先生精美的个人大画集。</p><p class="ql-block">郭先生性情温和,待人亲切随和,我又是一个到哪儿都放得开喜欢热闹的人,所以我和郭先生交谈从来都是畅言无忌的。也许我的胡说八道高谈阔论之中,有许多谬误,时见浅陋,郭先生总是笑眯眯地听着,并无批评。倒是有一二次我放言批砸某些画境低俗而不自知的画人时,郭先生颇为称赏。</p><p class="ql-block">某年春节后,我专门约请孝感本土书画家骆雪先生、刘建安先生作陪,请郭先生和其夫人来吃了一餐饭。</p><p class="ql-block">郭先生夫人见我家中陈设简陋,颇现轻慢之色,郭先生却对我收存的若干书画资料大加称赞。</p><p class="ql-block">看到汤立兄送我的《汤文选画集》八册,郭先生马上拿出手机,征得我同意,将画集中他最喜欢的画拍作资料留存。</p><p class="ql-block">回想与郭先生互动交流的若干次的记忆,都是温暖的亲切的,郭先生是一位我尊敬和亲近的好人。</p><p class="ql-block">移居重庆一年多,己不太关注孝感的人和事。</p><p class="ql-block">郭先生辞世的消息,我是从抖音好友、武汉著名画家钟鸣教授今天发的一则抖音上获知的。</p><p class="ql-block">假如我居孝感,一定会去送送郭先生。</p><p class="ql-block">郭先生,您安息吧,我们会一直记得您。您是一位画艺精湛卓有成就的画家,也是赢得广泛尊敬的一位长者。</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郭方颐先生作品珍赏</p>

<p class="ql-block">▶️郭方颐先生千古!</p><p class="ql-block">后学管季超敬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