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声》专业交流微群群友评点著名写字家田蕴章一段帖言

管季超艺术评论

<p class="ql-block">▶️⭕️专业化交流微信群《友声》微群群友评点天津著名写字家田蕴章先生一段网帖帖言:</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写字家田蕴章帖言:</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写字就是在高度熟练当中靠着学识,靠着功力,靠着天赋自然而然地出现的那种美。这种美不是你临时想起来的,也不是你提前构思出来的,一笔一划都是长期用笔熟练的产物,说边写边构思的,那就是扯淡。</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出处:(今日头条)网文。(全文录于本篇之末)。</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原帖配发之田蕴章书迹。既然隆重推出的,当属其“代表作”了。</p>

<p class="ql-block">▶️网上随便找了张馆阁体书迹与田氏书迹配在一起。</p>

<p class="ql-block">▶️书法名家王镛先生</p>

<p class="ql-block">▶️🌑↑。遭写字家田蕴章先生猛批的书法家王镛先生书迹。</p>

<p class="ql-block">▶️原帖之配图,似乎田先生振振有词,王先生哑巴了~~</p>

<p class="ql-block">▶️《友声》微群发起人、本话题讨论组织者重庆市群友管季超:</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尊敬的各位群友,本群今日的聚焦讨论话题是,评点一下天津田蕴章先生的一段话。</p><p class="ql-block">无论是认同还是不认同,请尽量明朗地表达各自的观点。</p><p class="ql-block">我会做两件事,为群友们服务。</p><p class="ql-block">一,按发言先后顺序,一字不改,完整地收录朋友们的帖言,汇为一篇,集中呈现本次讨论的原初状态。</p><p class="ql-block">二,我也会在群友们发言完毕,以一个(非书法家/话题讨论发起人)的角色,表达我的评点意见。</p><p class="ql-block">请朋友们发言!谢谢!</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友声》群群友评点田氏观点:</p>

<p class="ql-block">▶️北京群友史庆曙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把写字做为技能这个层面来讲,其述亦可,如把写字上升到艺术层面,即为狭隘。</p><p class="ql-block">这种表述依然在术的范畴,当然“技近乎道”,然则逾越这个坎绝非易事。</p><p class="ql-block">如果对所谓的“学识“功夫”等等没有更深的领悟,这些只能成为赘业,成为“天赋”之障。</p><p class="ql-block">故真正的艺术,在于唤醒,在于本明,于己于人皆为直道。</p>

<p class="ql-block">▶️广东群友高朝东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我不敢妄评,只是崇拜田蕴章先生的学术和人品,他的每日一字,楷行草三体已深入我心。</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山西群友梁朱杏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一“高度熟练度”必要,这是玩书法的基础。</p><p class="ql-block">二关于事先设计,我个人偏好“无意于佳”的那个“佳”。至于作者说“纯属扯淡”,表达方式戏谑直接给力,但我并不赞同这样绝对的说法。“欲书先散怀抱”预想字形啥的,这类的“佳”并不少见。</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江苏群友张宏元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田楷与欧楷还是有很大距离的,欧楷得魏晋古法,艺术性很高,而田楷则抓住欧楷的表象的基本特征,用减法和规范化,把欧楷艺术性的东西过滤掉了,形成批量批发和规模性生产,这就是田楷好看好学的原因,还有千人一面的田楷,没有变化和创造,只适合初学者欣赏和学习,当审美疲劳后,发现田楷缺少魏晋古法的艺术元素后,变得俗气,看一个字等于看全篇,看一幅字等于看一百幅,对后面的作品勾不起再去欣赏的欲望和兴趣。</p>

<p class="ql-block">▶️重庆群友涂军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写字就是在高度熟练当中靠着学识,靠着功力,靠着天赋自然而然地出现的那种美”。这观点本身没有错,但是什么是真正的“功力”很关键,不是写得工稳、笔画清晰、易认,如电脑字一样规范就是功力。</p><p class="ql-block">“这种美不是你临时想起来的,也不是你提前构思出来的,一笔一划都是长期用笔熟练的产物,说边写边构思的,那就是扯淡”。我认为不完全对。</p><p class="ql-block">我觉得在当今时代应该允许各种审美、多种风格的存在(包括各种探索性的尝试),文人信札、手札“需要长期用笔熟练的产物”观点是没有问题,也很正确。但是在当今时代,由于建筑物、展厅等越发高大及西方艺术视角的形成,艺术与实用越发剥离的时代,更注重作品的整体感和空间感,所以需要设计也很正常,只是在书写时要自然、顺畅就好。</p><p class="ql-block">另外,“边写边构思”也不能完全否定,我觉得只要能表达作者当时的真实情感,不要“作”就好,其实“边写边构思”也需要平时在各方面的积淀和对艺术的敏锐才行,需要才华的。</p>

<p class="ql-block">▶️广东群友吴建华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田蕴章先生的这段话,我还是挺认可的。</p><p class="ql-block">书法熟练到一定程度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并不太过刻意追求,都是个自然反应的过程。笔下出现的大小长短疏密刚柔的对比效果都是长期练习而来。</p><p class="ql-block">但也不能完全说没有任何的思考,每个字的呈现应该都有其下意识反应,只是相比不熟练的人来讲反应的时间较短而已。</p>

<p class="ql-block">▶️广东佛山群友陈安职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田先生帖言之关键词:</p><p class="ql-block">学识 功力 天赋 扯谈</p><p class="ql-block">学识:知识达到一个较高水平</p><p class="ql-block">学养:学问和修养,学业上的修养</p><p class="ql-block">学问:学习,询问。</p><p class="ql-block">▶️就田先生一段话谈几点我见:</p><p class="ql-block">🍀关于写字和书法</p><p class="ql-block">写字和书法是有绝对区别的。正如我们吃饭和填饱肚子一样。中国人讲究餐桌文化,官场上和普通人吃一顿饭有区别,有地位和大众化的一顿饭有区别。谁谁坐在哪个方位,谁先动筷都有讲究。</p><p class="ql-block">写字和书法,一样是有很大区别的。写字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谈不上艺术效果,更谈不上宗派分流。</p><p class="ql-block">书法的区别在于:晋唐汉风,宋明清韵,追根溯源。书法之道,肇乎性情。所谓:自然天成,天人合一是也!</p><p class="ql-block">“写字就是在高度熟练当中靠着学识,靠着功力,靠着天赋自然而然地出现的那种美。”———田先生语。</p><p class="ql-block">这种说法有写字和书法混淆之嫌。</p><p class="ql-block">我认为:写字不需要高度熟练,也不需要很高功力,更不需要多高学识。至于天赋另当别论。中国人就写字这事,人人都有条件,可以说是,天赋秉异。</p><p class="ql-block">所以,田先生应该将写字和书法首先区别开来再论书道。这是我否定田语的理由之一。</p><p class="ql-block">当然,田先生的字写的好不好,书法的功底到底有多深,学识到底有多厚,我此处不议。</p><p class="ql-block">倒田者有,挺田者亦有,是非功过由人评说!</p><p class="ql-block"> 陈安职匆匆于听荷轩</p>

<p class="ql-block">▶️河北唐山群友李金河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如果把书法分成实用写字书法和艺术书法的话,田就是实用类的,与艺术无关。</p><p class="ql-block">他说自然,而他自己的字平行等距,千字一面,状如算子等比僵化的明清馆阁体有甚之而无不及。这与自然无关,与机械动作有关;与情感无关,与美术字有关。</p><p class="ql-block">写小作品,你可以随性一些。写大作品必须得有一些设计成分在。你垒一个鸡窝不用设计,你盖一座大厦必须设计。李苦禅言:“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古代也讲究形式的,只要你做的好,没毛病。</p><p class="ql-block">他说得挺高,我猜其实是批评展览体的设计成分。在自然之道这个高度与书写之间的连接是“术”——笔法,章法,结字,笔势等需要手传心授的术。如果你学的术是平庸的,也可能觉得自己很自然,不用想,但是其实就是走老路,无效重复。</p><p class="ql-block">艺术的自然得由术进入,由道统领。很多有修养的人终生没有入门书法,就是因为他没有正确得到术,过于强调修养战胜一切。这个“术”是通往自然和自由的一个梯子。</p><p class="ql-block">田蕴章先生读书多,但是没有转化到书法里面。创作有偏差的,就是貌似说得对,我也不听。</p><p class="ql-block">金河课间匆匆群内发言。</p>

<p class="ql-block">▶️时隔两天,李金河先生又写一段评议文字:</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由于书法教育与写字教育的模糊,由于艺术审美与实用审美的模糊,由于平正,平行,等距这些人为以巧为能的造作机械刻板的初级审美与变化,多维,丰富这些质朴,古拙审美教育普及的不到位,再由于学识与专业技能的简单化置换,读书多即等于学识厚,道与术不分等原因,导致低俗审美在特殊的历史阶段大行其道,当全国各级书协和所有书法专业院校认识到这种书法教育的弊端后,果断将之清零化处理。当所有的书法高手正式书协组织书法明家都在反对一个取悦普通百姓的东西的时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种风格和创作思想是有着极大的问题的。是个美丽的坑。</p><p class="ql-block">不可否认,作者说的这段话似乎有一些道理,崇尚自然固然没有错,但是创作丝毫没有想法,没有设计一个可能就是就是已是旷古大师,二是把机械重复,把熟练抄写的账房体印刷体当成书法创作,堆积起来,书法有那么简单吗?书法的设计顺乎道则成,逆于人则败。高级的设计是“隐设计”,顺乎生理,顺乎人的书写节奏等,不是生搬硬套。</p><p class="ql-block">拉磨三年,终生无缘千里马。如果您不同意我的看法,请您也要与古代经典为师,去临摹古人,远离有争议的今人,他的话还是谨慎一点好。</p>

<p class="ql-block">▶️湖南双峰群友王芳泽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稍有格调的书人,对田字,自是不屑一顾。</p><p class="ql-block">辩无益也!</p><p class="ql-block">就田此段话:前个句号内容,在理;后句“说边写边构思的,那就是扯淡”,这话是很低级的“扯淡”,印证启功先生评田字“如同印刷”!</p>

<p class="ql-block">▶️安徽群友谢世荣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对于田先生,我一直是敬重的。</p><p class="ql-block">至于字体与书写的好坏,我不敢断言,只能留给历史。</p><p class="ql-block">至少我认为,田先生或田体字的出现,对中国的教育以及规范字的普及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p><p class="ql-block">这,到书店看看中小学生的字帖数量,就能明白了。</p><p class="ql-block">校园文化宣传与书写应用中,我也是积极推广规范字及其书写技巧的。</p>

<p class="ql-block">▶️广州群友周小伟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田氏”兄弟二人的书法在社会上有着非常强烈的争议,经常出现两种极端:一类拥护“田派”人士认为“田楷”是目前中国楷书之最,可以并肩欧阳询甚至过之,另一类反“田楷”人士认为“田氏”书法是毒瘤、纯粹的复印机,没有任何艺术价值……对于“田氏”兄弟二人,田英章的字我看的更多,田蕴章的课听得更多,不管外界如何评论,我是尊重二位先生,从二人身上也获益良多,最起码他们的刻苦勤奋精神和不懈的追求以及认真的教学态度感动我、激励我!我认为,存在即合理,不存在好坏之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的欣赏眼光,学识、思想、信仰不同,所看待事物的结果肯定不一样,不管如何辩论、争论都是没法达到一个统一结果,至于田英章对王镛或社会上对沃兴华、曾翔、邵岩等人书法的评论,也是两种极端,我觉得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艺术水准的高低,是由历史来定,不是由所谓的个人崇拜主义说了算,好东西不论多久都是好东西,不好的东西说的再好还是个垃圾,地球上,不论多么牛逼的人和事也不可能受到百分之百的绝对好评和拥护。做好自己,同时尽己所能为他人、社会多做点善事、好事就行了!</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贵州遵义群友王志先生:</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关于田老师的这个论述:谈点我的想法,写字也属技术活,至于靠高度熟练才能达到自然美,这个要看求学者学习的思维和跟哪个老师学习,如果没有一个高明的老师用正确的方法指导,还重复高度熟练,就会越练越俗气,最后只能走入死胡同,俗不可耐,难以跳出因高度重复带来的积习,至于美不美,要看观赏者所站的角度去审视,有的人会认为田老师的字方方正正,规规矩矩就是美,但是从思变和书贵变化的视角去看他的字,是必会给人一种疲劳感,没有任何创变之法,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高度熟练带来的后果。写字要不要构思,如何构思,我认为肯定需要构思,因为一个有思想的创作者在书写时必须要有想法,还应有灵感的召唤,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啤性,书写时的心情、状态、精神等才能带给观者眼前一亮,久看不厌的好作品!</p>

<p class="ql-block">▶️安徽马鞍山群友吴前琪先生:</p><p class="ql-block">~~~~~~~~~~~~~~</p>

<p class="ql-block">①书法美的创造是有多种“途径”的!田蕴章所说的“高度熟练的产物”应该是“途径”之一,以这种途径创造书法美,属于感性创作,是高度熟练后,天赋与才情的自然流露。所以,须有特别的天赋与才情。苟非其人,则是扯淡。</p><p class="ql-block">②绝大多数的人是以理性的学习和理性的构思来创造书法美的!以这种途径去创作的人,主要是后天的学习,不论天赋和才情高低与否均可实现。即所谓“意在笔先”、“翰不虚动,下必有由”是也。也就是说,艺术的创造是有“方法、技巧、原理和套路”的。理性创作大概要分为两种:一种是高度熟练地掌握了“方法、技巧、原理和套路”的人,在创作的时候,完全可以不假思索,随手而出,却不失“套路”,“无意于佳乃佳耳”。颜真卿《祭姪稿》应属此类;另一种也是在“高度熟练地掌握了“方法、技巧、原理和套路”的基础上“边写边构思”,如同武术家于实战之中的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偶尔弄险,时出新意!事实是大多数人(尤其是当代,书法渐成纯艺术的时代)用的就是“边写边构思”的创作方法!否定这个事实,哈哈,那真是扯大淡了。</p>

<p class="ql-block">🌑2021年11月27日晚管季超发言:🎤</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一,本微群除了我和邓伟涛等约十一二位群友属于(非书法家)外,其余群友要么是具有一定水准的专业书法家,要么是正在从事书法培训工作。</p><p class="ql-block">今天只有十几位群友发了言,还有接近二十位书法家和书法培训教师尚未发言。</p><p class="ql-block">未发言者,均应是完全认同写字家田蕴章先生帖言观点者,是“田粉”,会一一录名。</p><p class="ql-block">明天,扩大发言范围,请所有书法家/书法培训教师都来参与,后续发言继续录入本篇。</p><p class="ql-block">二,在所有与书法有关联度的群友发言完毕之后,我也会有一段评点意见发表。</p><p class="ql-block">三,2022年元月1日,《友声》微群按此前预定,予以解散!</p><p class="ql-block">让我们共同珍惜最后的32天同聚一群交流讨论的缘份。</p><p class="ql-block">🌑✌自今日(2021年11月28日)起,除重庆市江津区微友罗学蓬先生、庞国祥先生两位先生的微信我保持互通外,本群所有群友的微信我已全部关闭!进入闭关读书期。</p><p class="ql-block">上周我新购2732元图书,这是大家己看到了书目单的。</p><p class="ql-block">年近花甲,光阴可贵。</p><p class="ql-block">向群内诸君求教,收获已是非常之多,管季超感念于心。</p><p class="ql-block">买了一堆新书,需要拔冗静看。微信一对一互动功能停用,也免除了对诸君的打扰,君定然欢欣。我也不再有扰友之愧!</p><p class="ql-block">有事垂告,拜请赐电召唤。</p><p class="ql-block">13971958105管季超恭聆</p>

<p class="ql-block">▶️🌑🎤在群内书法家/书法教师发言完毕之后,微群讨论话题发起人管季超作本次聚焦话题的小结:(待补)</p>

<p class="ql-block">▶️🌑聚焦话题讨论之(田论)出处:</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田蕴章再发飙:无视书法规则,另搞一套,我们只能称你是“异类”</p><p class="ql-block">《今日头条》原创2021-11-16 17:39·瀚林墨香</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众所周知,现在书坛所谓的艺术书法当道,书友叫苦连天。又由于创新派代表占据了体制要职,垄断话语权,所以传统书法家们大都敢怒不敢言。连作为中书协的孙晓云一发言,就遭到创新头头们群起攻之,其他无权无势的传统书法者,可想而知了。</p><p class="ql-block">但是有一人除外,那就是田蕴章。田蕴章在当今书坛铁面无情,可以用“横眉冷对千夫指”来形容。王镛肆无忌惮批评孙晓云“反对书法纯艺术”论是胡说八道,并直接质问孙晓云书法不是艺术是什么时,被田蕴章一把抢过话题:这个问题我来告诉你,书法是文化范畴,只是它可以具有艺术性,艺术只是书法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但是书法立根在书法规则中,法则是本,艺术是末,我们不能本末倒置,舍本逐末。</p><p class="ql-block">之前田蕴章也怒批王镛,认为王镛引领的流行书风,没有文化内涵,本质上是一种画术,并断言只是一阵风。事实证明,王镛书法多年来一直不被人接受。可以说,王镛在田蕴章面前,一直词穷理屈,从来占不到便宜。事实上从二人的言谈中,也处处体现出他们文化底蕴的差异。田蕴章引经据典,喜怒哀乐皆成文章,王镛说的都是自己揣度的观点,磕磕巴巴,杂乱无章。看似胸无丘壑,与普通老百姓说话没很大区别,看不出知识含量。</p><p class="ql-block">而又在近日,田蕴章在论及某草书大师时,话到深处,言辞渐渐变得犀利起来:“草书,主要是靠熟练,你写的时候都是下意识完成。只要你一边写一边想,还有人说我在创作,我脑子在构思,在艺术上要有什么样一个形象思维,你只要说这个,你就是外行!说你外行还是客气,说相声里有一句话,就是一个棒槌!”随后进一解释说:“写字就是在高度熟练当中靠着学识,靠着功力,靠着天赋自然而然地出现的那种美。这种美不是你临时想起来的,也不是你提前构思出来的,一笔一划都是长期用笔熟练的产物,说边写边构思的,那就是扯淡”。</p><p class="ql-block">而现在很多艺术家,不追求文化人品修养,不在平时用力,而只是在创作的时候,像美术设计师一样,一笔一画地摆弄。一心想着不要跟古人相似,要与众不同,把跟古人相似看成耻辱。于是把书法揉捏得面目全非后说这就是艺术。田蕴章认为,真正书法家,他们的书法是大同小异的,因为书法规则是一样的,所以外观上的差异并不是主要的,真正的书法质量体现在内在美,即神韵。完全不在于外观上的与众不同。</p><p class="ql-block">他最后说,每个书法者只要是真实地表达自己的心境,都会很自然地写出自己的个性。根本不用去考虑怎么写才有个性。其实,你越是这样想,越不能体现你的个性,体现出来的是“装”。那么你是否同意田蕴章这种说法呢?</p>

<p class="ql-block">▶️本篇同步上传公益服务教育文化类学术网站《教师之友网》www.jszywz.com并作总置顶!</p>

<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公益服务文化教育类学术网站~</p><p class="ql-block">《教师之友网》</p><p class="ql-block">www.jszywz.com</p><p class="ql-block">2008年3月10日创站</p><p class="ql-block">网站地图:</p><p class="ql-block">▶️网缘/版区</p><p class="ql-block">🌹 迎宾</p><p class="ql-block">文化江津</p><p class="ql-block">▶️汉语/版块</p><p class="ql-block">语文教育动态信息</p><p class="ql-block">语文教育理论前沿</p><p class="ql-block">语言学与汉语教学</p><p class="ql-block">语文教学艺术研究</p><p class="ql-block">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研究</p><p class="ql-block">@时代的语文教育</p><p class="ql-block">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资讯库</p><p class="ql-block">大学语文:课程/教材/教法</p><p class="ql-block">青少儿口语表达</p><p class="ql-block">少数民族地区双语教学研究专区</p><p class="ql-block">全国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年会</p><p class="ql-block">管季超作文教学法~公益服务专区</p><p class="ql-block">▶️专题/版块</p><p class="ql-block">人文读库/人物网刊</p><p class="ql-block">校长网刊/校园文化实务/校本课程开发</p><p class="ql-block">班主任顾问</p><p class="ql-block">名师品牌传播</p><p class="ql-block">民办中小学发展动态</p><p class="ql-block">编辑热线</p><p class="ql-block">国外及台港澳地区教育情报</p><p class="ql-block">管季超工作室~动态</p><p class="ql-block">▶️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学联盟秘书处/版块</p><p class="ql-block">联盟成员交流专区</p><p class="ql-block">▶️跨界/版块</p><p class="ql-block">跨学科</p><p class="ql-block">教育样态</p><p class="ql-block">▶️艺境/版块</p><p class="ql-block">中小学艺术教育动态</p><p class="ql-block">画院@展馆观察</p><p class="ql-block">▶️文苑/版块</p><p class="ql-block">文艺评论集刊</p><p class="ql-block">当代诗潮</p><p class="ql-block">小说读库</p><p class="ql-block">散文家沙龙</p><p class="ql-block">陈材信/胡成佳作品选</p><p class="ql-block">文化动态/姓氏文化</p><p class="ql-block">至2021/4/18,本站共存帖132076帖。</p><p class="ql-block">▶️为保障网站学术品质,本站己关闭自由注册功能。</p><p class="ql-block">本站收稿邮箱:xnjyw123@163.com</p><p class="ql-block">本站保留对来稿(弃而不用/删改)的权利。</p><p class="ql-block">所有来稿,均须附作者实名/单位/联系电话,以便作核实。</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教师之友网》创站者/管理者</p><p class="ql-block">管季超</p><p class="ql-block">拜告知诸友</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鸣谢:</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重庆市江津区书协主席涂军先生应约题微群群名。</p><p class="ql-block">▶️《青少年书法报》社副社长李强(妙染)先生应约题“友声江州”。</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