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距离 ‖ 连载小说四十二

馨洁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图:青慈</b></p><p class="ql-block"><b>文:馨洁</b></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自己有了光芒,才配得上追逐的星星</b></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有时候人的心情会像死寂般清静,柳若汐最不喜欢提这个“死”字,但是,此刻的她看着夜浩轩和白玉尘都因为她而受害时,她的心也随着他们而去,变得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知觉,没有灵魂。</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希望还这么跟你们一起,还可以认识遇到你们,但是,但是……两行泪从她的脸上落下,那无声无息的哭泣,或许是只有她最悲伤无助时才可以这样吧。她被苏曼迪用绳索吊着,此刻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哭着哭着,她突然笑了,那笑是悲伤的,亦或是更惊怵的。都说人悲伤到极致是没有感觉的,或许她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这样,像一个木偶,了无生趣。</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叫嚣着:“哈哈,柳若汐,我就喜欢看你这样,生无可恋的感觉,好刺激,也好兴奋了。不会有任何的好事都轮到你头上,总得让别人过一下十五,初一都让你过了,还不允许别人过个十五?哈哈哈,柳若汐,其实我很恨你,从认识你的那天起就恨!”</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为什么?”柳若汐似乎有了一点知觉。</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因为你该恨,你就是那个狐狸精,让所有男人都围着你转,你以为你是谁?哈哈,天上的仙女吗?你也配?”</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柳若汐又开始无声无息,她突然觉得苏曼迪好可怜,可怜到她不愿意去搭理她,又开始转到她的悲痛里。</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看着她那样子,以为是对她不屑一顾,她又开始被激怒,像一只发了疯的狮子,怒吼,“去,把她给我放下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绳索开始下降,落地,柳若汐就那么被捆着趴在地上,长发被撒落,透出一份凄美,清纯的脸蛋上,有一份自信和骄傲,虽然眼睛里藏着悲伤,但这些都不足以掩饰她的倔强。</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慢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鞭子,就那么狠狠地朝柳若汐身上打过去,一下,两下,三四下,越打越不是自己,越打越疯狂,感觉像打在沙漠上,没有硬度,感觉像打在棉花上,没有声音。柳若汐自始至终都没有吭一声,或许她在找那个疼痛点,让她足够悲伤后的清醒,或许她在替这两个男人来惩罚自己,胳膊上,身上,一道道,一行行的血迹,让人知道这是真实的。</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柳若汐,看你还会坚持多久?”</p><p class="ql-block"> 就在她突然想让苏曼迪惩罚自己,来抵消自己的负罪感时,她突然清醒了,一个心底的声音响起“柳若汐,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自暴自弃,你要让苏曼迪为她做得事情付出代价,让她为她自己做错的事情买单。”</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她突然笑了,那笑如罂粟般灿烂迷人,连周围所有绑架她的人都看傻了,看呆了,从来没有见过一种笑,会让人舍不得眨眼睛,从来没见过一种纯净,如婴儿般干净,这笑是浸入心脾的舒适感,苏曼迪也愣神了,就连周围看着的刀疤脸和梁瀚宇眼睛珠子都被瞪得溜圆。</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楞了一下,回过神来,朝刀疤脸踢了一脚,梁瀚宇也清醒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我觉得你好可怜,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虚荣,让嫉妒心把你带得很远,连最起码的善良都没有了。对于一个人来讲,连自己最起码的原则和底线都失去了,你做一个人还有什么意义?”</p><p class="ql-block"> “啪”,一个巴掌声打到柳若汐的脸上,她的嘴角开始渗出血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柳若汐又继续笑着说:“一个女人一生都没有被一个男人更用心地爱过,的确很可悲。哈哈!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那是幸福感爆棚的,那是快乐的,那是内心的丰盈的,是你就是我的生命,我就是你的灵魂,是身心合一,精神同频共鸣的,高山流水的相许,情投意合的默契,是无以言表的快乐。正如席慕蓉所说,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p><p class="ql-block"> 像徐志摩说:相遇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所有相遇,皆是天意,不能预测,无法更改。可正因着这些遇见,让世间溢满了温暖。”哈哈,你就连这温暖也没有得到过,你每天就生活在一个冰窖里,因为你心中从来都没有爱,因为你根本不会爱,或者说你根本没有爱的能力。一个人没有爱的能力,生活是悲催的,因为她根本没见过阳光,根本没有温暖,也根本不配拥有幸福。心中只有自己,自私自利,心中也不会滋生出爱。所以,苏曼迪,你真得好可怜!</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只会在男人之间留恋,你这个贱货,今天我非得让人知道你有多贱!哈哈哈!”一种地狱里恶魔般的笑声,苏曼迪转头,看着周围的一群流哈喇子的男人们,说:“你们不是没尝过这样的小青菜吗?今天你们就一起尝尝,反正夜浩轩和白玉尘已经死了,你们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哈哈!”</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你以为我会怕吗?哈哈!你真是笑话了。你以为占有身体就会被人歧视吗?你错了,这只不过是一身臭皮囊,没有了也就没有了,但是你精神上的独立和富足,那才是我所愿,你真是太小看我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柳若汐,都这样了,你还嘴硬,那就你自己享受吧!哈哈!”说着苏曼迪转身离去,就在这一瞬间,画风突变,只见两个身上带伤的男人,把这周围的人全部给撂倒,一排排,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嘴里还叫着“疼死老子了,谁他妈地打老子!”</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夜浩轩看着柳若汐,满脸的心疼,说:“若汐,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跑过去,抱起她。</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白玉尘看了一眼说:“夜,带若汐走。”</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苏曼迪看到眼前两个男人,嘴巴张大,像塞了一个鸡蛋,只见白玉尘冷眼看了她一眼“自己有了光芒,才配得上追逐的星星!”</p><p class="ql-block"> 留下一脸茫然的苏曼迪!她的所有的希望和美好,在白玉尘说她的这一句话里全部瓦解……</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