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的公公婆婆

驱虎豹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第一次去婆婆家,是去婆婆家定亲,第一眼看到的两个画面是:在宽大的院子里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而且漂亮的妇女,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另一个画面则是,一个个头矮小,弯着腰,手里拿着一只已经杀好鸡的小老头,从院子东面来到院子前面的水井旁边。</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当我知道这就是我未来的公公婆婆时,我惊讶极了:公公因为常年做着力所不能及的农活,腰是佝偻着的,就算勉强直起身子,也不过有165cm左右,由于长期操劳非常显老,当时50出头,就像是70多岁了。而婆婆却是身材高大漂亮,接近170cm,显得很年轻,她穿着一件蓝色衣服,就像是四十左右岁的年轻妇女,他们的反差太大了,让人不相信他们是两口子。</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我们结婚后,以前我未曾参与的生活从他们或者别人的讲述中慢慢了解了。</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我的公公是下放知青,在县城上学,回到农村根本不会做农活,加上身材矮小,没有力气,所以在农村过得很是艰辛不容易,真的是把腰都累弯了。婆婆是地道的农村人,但公公婆婆在相濡以沫的生活中,感情日笃。公公虽然做农活不行,但从不偷懒耍滑,他非常有担当,有责任心,婆婆对识文断字、多才多艺的公公充满崇拜和爱慕,公公对婆婆也满是欣赏,因为婆婆虽然没上几天学,但心灵手巧,有一手做豆腐的手艺,卖豆腐时,能一口说出几两黄豆换几两豆腐,几斤几两的豆腐是多少钱,都是心算出来的。婆婆还会做衣服,特别是会做盘扣,如菊花盘扣,梅花盘扣,金鱼盘扣,一字扣,波形扣等等。老两口在互相崇拜欣赏中恩爱和睦地过了一辈子。</b></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有几件事是我结婚后亲自参与的,有一次院子里晒着半干的花生,满满一院子,公公找老友玩了,刚才还是红红大太阳的天气,忽然阴了起来,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婆婆冒雨在院子里收花生,嘴里骂着:“老东西不知跑哪去了——”正骂着,公公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回家,赶紧也开始收花生,可能是冒雨收花生的公公形象太狼狈好笑,婆婆一边笑着骂公公,一边哈哈大笑地看着一些没来得及收的花生随着水流漂到院外,老两口没有生气,没有埋怨,没有对骂,就这样哈哈大笑着看着花生漂走。</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看到这一幕,我想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别人家,估计就算没有一场家庭战争,至少也要互相埋怨几句,但公公婆婆,在对待他们能力范围之外,无能为力的事情上,采取了宽容豁达、顺其自然的态度,我喜欢他们家这种宽松祥和的氛围。</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公公婆婆生了三个儿子,为了供养三个儿子上学,公公婆婆夜里从来没有睡一个完整的觉,都是夜里两三点起床推磨磨豆浆,烧火做豆腐,然后再一大早去卖豆腐。特别是在农村春种秋收的时候,平时舍不得花钱的老百姓都会花钱买算是营养品的豆腐。那时,公公婆婆就更忙更累了,他们一天早晚各做一次豆腐,豆子都要靠推磨磨出来,都要夜里两三点起床推磨,别人休息时间他们做豆腐,还要兼顾地里的活计,其中的劳累和艰辛可以想象。</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农村的唯一娱乐活动——放电影,公公婆婆从没有去看过,都是在推磨做豆腐,到现在我家孩子爸爸还会想起小时候弟兄三个推磨的情景,感叹那时虽然一贫如洗,辛劳疲惫但团结一心的日子,想起父母为了生计辛苦劳作,就会哽咽难言。这种半夜起床推磨的日子直到三儿子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河南荥阳柴油机配电厂生产的家用万能粉碎机的广告而结束,公公费了好大的周折,通过火车托运,粉碎机托运到连云港火车站,然后公公雇车把机器拉回家,从此公公婆婆再也不用半夜起来推磨了。</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公公婆婆很重视孩子的教育,大儿子头脑灵活,他们把他送到县城上中学,给他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一角两角、一元两元凑出来的,看着这些钱,就知道这钱是怎样辛苦攒出来的,让人心酸。二儿子脑瓜反应慢,小学时就年年“蹲窝”——留级,最后和小三岁的弟弟成为同班同学。</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因为公公是下放知青,当时有政策,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可以继承他的城镇户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拥有一个城镇户口是多么令人羡慕,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这意味着从此可以“吃公家饭”了,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在土里刨食了。</b></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三个儿子,这个户口给谁呢?一贯当家做主的婆婆决定给二儿子,她给三个儿子开会,希望头脑聪明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努力学习,能够在学业上有所成,凭自己的本领跳出农门。可能城镇户口的好处太诱人,二儿子没有推辞谦让,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个安排,老大和老三也没有吵闹争抢,默默地接受了。就这样二儿子在八十年代就成为城里人。</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老大在县城中学毕业后,并没有考上大学,家里安排他做邮局的临时工——邮递员,最终大儿子靠着自己努力转正成为邮局正式职工,同时好消息传来,三儿子在农村的联中考上了中技,九十年代的中技,含金量很高,一点也不亚于现在的大学,考上了意味着有了工作,有了城镇户口。</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三个儿子都跳出农门,都拥有自己的小家庭,公公婆婆可以松一口气了。可幸福的日子过了几年,公公操劳过度的身体出了问题,2020年,在我儿子高考的前几天,终于撑不住了,住进了医院,医生说他的病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至少有10年以上的积累,真是积劳成疾。</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三个儿子倾心尽力在医院服侍照顾。但公公是一个从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身体稍有好转就坚持出院了,大家都认为公公没有大问题。儿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之后,得知他最小的孙子也考上大学后,公公总会在老友们面前炫耀一番,与有荣焉的感觉。但公公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在第三次住院后,带着对儿孙的不舍永远离开了。</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公公一生与人为善,从不愿麻烦别人,人生最后一程,没有麻烦孩子们多久,我家孩子爸爸每每说起这个都会难过不已,哽咽得说不下去。</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但公公临走前,很多家务事没有处理好,留下一堆污糟事给老妻和儿子们,一家人分崩离析,再没有过去的团结一心,这也许是公公一生最大的败笔吧!</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 22px;">今天,慢慢进入中老年的我们,唯有用感恩的心孝敬婆婆,让她辛劳一辈子的身心得到温暖慰籍,做儿女的要团结同心,如旧时一样,给我们的孩子做出榜样。愿老唐家子孙后代蒸蒸日上,家家美满,和乐!</b></p>

<p class="ql-block">作者:王君</p><p class="ql-block">华文原创微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