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憾大尖山

渔村孤舟

<p class="ql-block">  世界是一本缤纷多彩的百科全书书,不旅行的人永远只自赏到了其中的一页。只要你跨出那一页,走进五彩斑斓的世界,你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会遇见最真实的自己。<span style="font-size:18px;">你的心灵,你的境界就会有不同的升华!</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2021年11月13日,我们一行十多人去龙沙乡(现为赤溪镇一个社区)“游山玩水”去。</span></p>

<p class="ql-block">  龙沙乡位于苍南县城东南端25公里,大渔湾腹地,东临东海,南连中墩、赤溪,西靠昌禅、藻溪,北接括山、大渔。龙沙西北部系甲鼎山山脉,向东北延伸到龙沙为大尖山,海拔为554米,是龙沙境内最高峰。</p><p class="ql-block"> 境内有沙坡、石塘二条溪流各自单独入海。沙坡溪全长10.45公里,发源于昌禅的高垟山,水流经龙沙抛网山水库至沙坡注入东海。今天我们原计划沿着沙坡溪溯流而上,看看溪边风光。</p>

<p class="ql-block">  秋冬之交的沙坡溪风景如画,溪水清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据说溪里有许多田蟹(学名:大闸蟹),我们也发现溪底有田蟹的蜕壳…</p><p class="ql-block"> 我们抬头往溪上游一看,发现高耸入云的大尖山,于是我们决定去登大尖山。</p>

<p class="ql-block">  虽是秋冬之交,但枫叶🍁只略有紅意,还未到观赏红叶最佳时机。</p>

<p class="ql-block">  大尖山如鹤立鸡群,傲然屹立,立即吸引我们的脚步。我们穿过沙坡溪,沿盘山公路,向大尖山出发。</p>

<p class="ql-block">  看到这高大的榕树,简易的秋千,成群的山羊,悦耳动听的鸟鸣,你是否有一种心灵被净化的感觉,好像进入田园仙境!</p>

<p class="ql-block">  路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不仅增添了凉意,也增加了登山的难度。这里要介绍一下我们的“资深小驴友”,乳名“元宝”,虽然只有四岁,在我们这个队伍里也算是“资深驴友”了,在几次“出驴”过程中,他表现出一种霸气侧漏与不服输的劲头!假以时日,他的体魄、他克服困难的勇气,他的见地知识都会远超他同年的小朋友。</p>

<p class="ql-block"> 谁说农民没文化?农民中也有许多“老学究”,就这三个字,可能难倒一大片“文化人”。</p>

<p class="ql-block">  风慢慢变大了,雨越来越细越密了,虽说“斜风细雨不须归”,但登山的路越来越滑了,有时走一步退两步。因为还有女同志及小孩同行,能否登上大尖山顶,还是未知数!我突然想起一位不知名的打油诗,就是此时我们的真实写照!</p><p class="ql-block">细雨绕山行,山色烟雨中,</p><p class="ql-block">半山有歇客,上下两难中。</p><p class="ql-block">壮士暮年行,暮年细雨中,</p><p class="ql-block">步履成跬步,左右两难中。</p><p class="ql-block">步缓心绪浓,心绪细雨中,</p><p class="ql-block">烟雨迷山路,七上八下中。</p><p class="ql-block">险峰溢美景,美景细雨中,</p><p class="ql-block">此景成追忆,梦牵伴终生。</p>

<p class="ql-block">  由于雨水关系,清澈见底的山水,变成了乳白色。此时此刻,我们会想起一个词“大地母亲”,是大地母亲用那甘甜的乳汁,哺育着祖国山山水水!</p>

<p class="ql-block">  雨☔️没有停止的迹象,我们几个决定返回龙沙,虽然留有缺憾,也算是残缺之美。“野战部队”转业的H.ai驴友提出自己一个人去完成登顶任务,以弥补我们的缺憾!以下都是H.ai驴友登顶时发来的照片与录像。这是H.ai发来的在登顶过程中的真实感想:“一个人漫步在山中,顶着濛濛细水,踏着软软山土,呼吸山野的芬香。心里充满着挑战巅峰的喜悦!”</p>

<p class="ql-block">  这次因雨没有登顶,大家心里都有一种缺憾,吃饭时听H.ai介绍登顶过程,登顶景色,登顶感受,再看看所拍照片,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也算是小小的弥补。期待下次再来大尖山!</p>

<p class="ql-block">  我特别喜欢雨后的空气,带着丝丝飘香的泥土的气息。深深吸一口气从心底感到一阵清爽,此刻我的灵魂如同被雨洗刷了心灵,已明净的一尘不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