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相杨幺起义》百三五(伏广晨著)

画家伏广晨

<p class="ql-block">百三五:韩世忠赏月金山寺</p><p class="ql-block">    金兀术逃生黄天荡</p>

<p class="ql-block">  再说兀术不熟悉水路,一时之间杀败了,便将船只收入港中,实指望可以靠岸,好从旱路上逃生!哪里晓得这黄天荡乃是一条死水,无路可通。</p><p class="ql-block">  兀术便对哈迷蚩言道:“军师有何计策可以逃脱。”</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如今情况紧急,恐怕只有向左监军完颜昌求救了。”兀术便派人悄悄给完颜昌送去一封书信,请他派兵前来接应。</p><p class="ql-block">  金朝左监军完颜昌为了接应兀术大军渡江,派遣部将移剌古率领大军从天长关南下。</p><p class="ql-block">  移剌古大军围攻扬州,被宋朝守军击退。</p><p class="ql-block">  移剌古便率领残部沿江而转,进攻真州,因为被宋军水师所阻,仍然无法接应兀术大军北上。</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看见兀术带着败兵退到黄天荡去了,不觉大喜过望,举手对着天空言道:“圣上真乃洪福齐天!今日合该兀术气数已尽!我只需要把江口堵住,此贼怎么能够出来?不用数日,番奴粮草殆尽,必然饿死,从此以后便可以高枕无忧了!”即忙传令,命令二公子韩彦直同众将严密把守黄天荡口。</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回到营寨,梁红玉亲自出来迎接。诸将俱都前来献功。苏德生擒了兀术的女婿龙虎大王。霍武斩了番将何黑闼的首级。其余一众兵将,有的夺了番兵的船只军器,有的擒了番兵番卒。杀敌立功的不计其数。</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命令军政司仔细为众将记录了功劳。又命人从后营拖出黄柄奴来,将他与龙虎大王一起斩首,连同何黑闼的首级,一齐挂在桅杆之上示众。</p><p class="ql-block">  这时候正赶上八月中旬,一轮圆月好似玉盘挂在中天之上,月色明亮,银光铺地。岳飞看见那些大小战船排成一字长蛇阵,足有十里远近。灯球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昼。三军将士欢声如雷。</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因为得了大胜,心中十分欢喜,又感叹夫人登上桅杆击鼓的一段义气,忽然要与梁夫人夜游金山赏月,要登到塔顶上去望一望金营的气色。</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立即传令,安排了两席上好的美酒佳肴,要与夫人夜上金山去观赏月色。又将羊羔美酒赐给二位公子与各营的将官,吩咐他们轮番巡守江口。</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换上了锦衣玉带,自己坐了一只大船,带着数只兵船向金山进发。梁红玉换了一身鲜艳的衣服,陪着韩元帅,趁着水光月色,一起来到金山。</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夫妇二人徐徐走上山来。早有一个山僧出来迎接,带着他们进了方丈,用泉水温了一壶香茶,捧上两个翠绿色的茶盏,言道:“家师特意交代,今天夜里有二位贵客要来,特意嘱咐我用上好的龙团胜雪招待二位。这茶还是当面苏学士所赠,家师珍藏几十年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喝了一口,果然舌口生香,顿时神清气爽,便放下茶盏问道:“道悦禅师现在哪里?”</p><p class="ql-block">  山僧禀道:“三日前已经前往五台山云游去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夫妇喝完香茶。韩世忠吩咐将酒席移到妙高台上,同夫人一起上台对坐,一边赏月,一边饮酒。</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在月下一望,只见金营一片漆黑,灯火全无,宋营的战船上灯球火把密布,很是欢喜,言道:“此时此景,为夫觉得倒是很有当年曹操在赤壁横槊赋诗的气魄。”</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反而不是很开心,颦眉长叹一声言道:“将军不可因为一时小胜,而忘了大敌!我想兀术智勇双全,今日若是不能擒获,他日必然成为后患。万一再被他逃去了,必定会来复仇。到那时南北相争,烽烟再起,还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将军不但劳而无功,反而有纵敌逃脱之罪,为圣上留下无限忧愁,为百姓留下无穷祸患。怎么可以游山玩水,因为一时快乐冷了军心,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闻听夫人言语,更加敬服,言道:“夫人所见,可谓万全之策。但兀术已经进入死地,再也没有生还之理。只须等待数日,番奴粮草殆尽,我应当活捉了他,以报二帝流落北国之仇。”说罢,举起大杯,一连饮了数杯。</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喝得兴起,拔出宝剑翩翩起舞,即兴吟颂了一首《满江红》词:</p><p class="ql-block">  万里长江,淘不尽,壮怀秋色。漫说道,秦宫汉帐,瑶台银阙。长剑倚天氛雾外,宝弓挂日烟尘侧。向星辰,拍袖整乾坤,难消歇。</p><p class="ql-block">  龙虎啸,风云泣。千古恨,凭谁说。对山河耿耿,泪沾襟血。汴水夜吹羌笛管,鸾舆步老辽阳月。把唾壶敲碎,问蟾蜍,圆何缺?</p><p class="ql-block">  吟罢,又舞了一回,与梁红玉再整备一番酒席,百般欢喜,十分尽兴。看看天色早已经是五更时分,韩世忠传令同夫人下山回营。</p><p class="ql-block">  再说兀术大败之后,剩下的不到二万人马,还有四百来号战船。自从败入黄天荡后,不知路径,派人四处探听路途。</p><p class="ql-block">  过了半夜,派出去的人带了两只渔船到回来,船里只有一个渔翁。兀术和颜悦色地对渔翁言道:“我乃是金邦国的四太子。只因兵败到了此处,不知道出路,已经被困在这里四十八天了。劳烦你指引一二,我必定要重重谢你!”</p><p class="ql-block">  那个渔翁言道:“我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非常了解这里的情况。这里叫做黄天荡,河面虽然很大,却是一条死港。只有一条进路,并无第二条出路。”</p><p class="ql-block">  兀术闻听此言,方才知道错走了死路,心中十分惊慌。兀术重赏了渔翁,与军师哈迷蚩、众王子、元帅、平章等人商议道:“如今韩南蛮守住江面,又没有别的路可以出去,这可如何是好!”</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如今事态危急,狼主暂且写一封书信与他讲和,务必要许诺给他一份丰厚的礼物。看那韩南蛮肯还是不肯,回来再作商议。”</p><p class="ql-block">  兀术依从哈迷蚩的计策,连忙写好一封书信,差遣小番送往韩元帅寨中。旗牌官禀报韩元帅。韩世忠传令唤他进来。</p><p class="ql-block">  小番进帐,跪下叩头,呈上书札,左右接过来,送到韩元帅桌案前面。</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拆开书信观看,只见上边写道:我邦情愿求和,以后永不侵犯大宋国土。顺便向韩元帅进贡三百匹名马,只想从韩元帅手里买一条生路回去。</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看罢,哈哈大笑,言道:“兀术番奴,你把本帅当成什么人了!”当即写了回书,命人将小番的耳朵和鼻子割掉,放他回去。</p><p class="ql-block">  小番忍着疼痛,乘船回去,将情况禀报兀术,并将书信呈上。兀术与哈迷蚩商议,无计可施,只得下令拼死冲杀出去,以图侥幸逃脱。</p><p class="ql-block">  次日清早,兀术一声令下,众番兵摇旗呐喊,驾船杀奔江口而来。</p><p class="ql-block">  再说韩世忠将小番割去耳朵鼻子放回去,料想兀术必然前来夺路,早已下令命各位将官用心把守,言道:“倘若番兵出来,不许交战,只用过炮雷石和强弓硬弩将他们打回去!番兵不能靠近,自然只有退回去了。”众将领令去了,将江口围得油泼不进,水泄不通。</p><p class="ql-block">  兀术带领众将冲杀出来,只见出口把守得如同铁桶一般,又有火炮弩箭一齐射来,料想不能冲出。兀术传令停住了船,派遣一个番官上前说道:“四太子请韩元帅上前搭话。”</p><p class="ql-block">  军士报入寨中。韩世忠传令,把战船分作左右两营,将中军大营船放开,船头上弩弓炮箭排列数层,以防暗算。韩世忠坐中间,左边站着长子韩尚德,右边立着幼子韩彦直,两边排列着长枪利斧的甲士,十分雄壮。兀术也分开战船,独坐一只大楼船,左右也是番兵番将,离韩元帅的船约有二百步。两下俱各抛住船脚。</p><p class="ql-block">  兀术在船头上脱帽跪下,使人传话,告道:“中国与金国本来是一家,宋朝皇上和大金国主犹如兄弟。由于江南贼寇生发,我故起兵南来欲讨凶徒,不料却冒犯了元帅虎威!今日孤家对天盟誓,从今以后,和好如初,永无侵犯,乞求韩元帅放我回国!”</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也派传事官回答道:“你家久已背盟,掳走我朝二帝,占领我朝疆土。除非送还我二帝,退还我朝汴京,方才可以讲和。否则,请与本帅决一死战!”说罢,便传令转船。</p><p class="ql-block">  兀术看见韩世忠不肯讲和,又不能冲出江口,只得退回黄天荡,心中万分忧闷,对军师哈迷蚩言道:“我军屡战屡败,人人恐惧。如今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岂不要死于此地了!”</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事态已经很危急了,狼主不如派人四处张挂榜文,若是有能解救这次危难的,赏给他千两黄金。或许有能人出现也说不准。”兀术依从他的计策,命人写出许多招募贤人的榜文四处张贴。</p><p class="ql-block">  不到一日,便有小番进来禀报,言道:“有个秀才求见,说是有条计策能解救狼主逃出重围。”兀术连忙叫人请他进来相见。</p><p class="ql-block">  秀才走进帐来,兀术连忙离开座位迎接,言道:“先生快请上坐,不知先生尊姓大名,哪里人士?”</p><p class="ql-block">  秀才言道:“小人夜观天象,料定狼主气数未尽,如今两国交兵,小人姓名实在不方便透漏。”</p><p class="ql-block">  兀术言道:“既然如此,某家也不为难你。某家被韩南蛮困在此处,无路可走,既无救兵,又无粮草。万望先生救我!”</p><p class="ql-block">  秀才言道:“若论行兵打仗,小生确实不能。若是想要逃出这黄天荡,有什么为难的!”</p><p class="ql-block">  兀术大喜过望,言道:“先生有何妙计,可以帮助某家逃出黄天荡?某家若是能脱身回归本国,不光有千两黄金相赠,还应当与先生共同享受荣华富贵!”</p><p class="ql-block">  秀才伸出两个指头,言道:“从这里往北十余里路就是老鹳河,从前曾经有河道可以通过,如今天长日久,被淤泥塞住。狼主为何不命令军士掘开淤泥,引来秦淮水的灌河?这样可以直接到达通往建康的大路!”</p><p class="ql-block">  兀术闻听此言大喜过望,命令左右抬来许多金帛锦缎送给秀才。秀才坚决推辞,不肯接受,告别兀术飘然而去。兀术当即传下号令,叫人连夜掘开泥沙引水灌河。</p><p class="ql-block">  这二三万番兵都想逃命,便一齐动手,只一夜工夫,掘开三十余里,将水道通到老鹳河中。兀术下令番兵把战船抛弃了,大队人马上岸,径直往建康而去。</p><p class="ql-block">  正是:</p><p class="ql-block">  两番败厄黄天荡,一夕渠成走建康。</p><p class="ql-block">  岂是书生多妙策,只缘天意佑金邦!</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的水军在江口守到十来日,看见金兵没有丝毫动静,也不见半点烟火,便上前探听虚实。这才晓得兀术已经漏网脱逃了,慌忙禀报韩元帅。</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气得暴跳如雷,突然想起道悦禅师的锦囊偈语,言道:“罢了罢了!不料道悦和尚的锦囊偈语每句话的头一个字连起来就是老鹳河走这四个字。果然是天机已定,这个番奴命不该绝呀。”</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言道:“虽然是天意,也是因为将军骄傲疏忽,不算无罪!”</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心中愤愤不平,传令大军一齐起行,前往汉阳江口驻扎,并率领军马对兀术围追堵截,大军沿着长江往西进发,到建康以北的江中把守,继续阻止金军渡江。韩世忠向高宗上表自劾,等待圣上降罪。按下不表。</p><p class="ql-block">  再说兀术突围无望,便对哈迷蚩言道:“上次采纳了你的计策,逃出了黄天荡,如今韩南蛮步步紧逼,有何良策可以退敌?”</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狼主何不依照上次的计策,张贴榜文,悬赏重金,料想必定有人前来揭榜。”</p><p class="ql-block">  兀术便叫人四处张贴榜文,愿意出重金征求打破宋军海船的计策。</p><p class="ql-block">  过了不久,小番来报:“启禀狼主,有一个渔夫打扮的人揭了榜文。”</p><p class="ql-block">  兀术亲自迎接那人入帐,言道:“先生快请上座。不知先生是哪里人士,尊姓大名!”</p><p class="ql-block">  那人言道:“小人乃是福建人氏,免贵姓王,只因自幼生长在水边,多年来以打渔为业,常从这条江上往来,对这一代情况颇为熟悉。”</p><p class="ql-block">  兀术言道:“某家被宋兵困在江南,粮草供应不上,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如何能够过江,还请先生教我。我的军中有的是金银财宝,绫罗锦缎,必有重谢,绝不食言。”</p><p class="ql-block">  那人言道:“想要绕过宋军并不难,狼主为何不叫在建康西南方的白鹭洲开掘新河?”</p><p class="ql-block">  兀术大喜过望,言道:“这个主意确实不错。不过,我们北方的船只体量太小,经受不起风浪。我军的战斗力也远远不如宋军,一旦被宋军追上,还是不能逃脱险境。这便如何是好?”</p><p class="ql-block">  那人言道:“狼主可以叫人在舟中填土,上面铺上平板,以防止轻舟在风浪中颠簸。也可以避免了宋军用铁钩子钩船。同时在轻舟两侧设置船桨,多多增加水手的数量,以便加快行船速度,便于机动灵活地与宋军作战。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切记有风时不要出战,风停后方可出战。并多多准备火箭,两军对阵的时候,便用火箭猛射宋军的船篷。如此行事,狼主必可大获全胜。”</p><p class="ql-block">  兀术大喜过望,吩咐重赏了那人。又叫人连夜赶制火箭,并命兵士在建康西南的白鹭洲开掘新河,乘着韩世忠大军不备,便率领船队迂回到宋军上游去了。</p><p class="ql-block">  二十五日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天上一丝风也没有,宋军的海船体量庞大,难以行进。</p><p class="ql-block">  兀术抓住机会,用轻舟运载善于射箭的兵士,靠近了宋军船队。</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急忙派遣统制孙世询、严永吉等人出战。</p><p class="ql-block">  金军用火箭射燃了宋军的船篷,孙世询、严永吉等人战死,金军乘势追杀了七十余里。</p><p class="ql-block">  正在危急时刻,一个和尚带着许多轻舟前来接应。韩世忠大喜过望,带领兵马退回瓜步。</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命令兵马扎下水寨,请那个和尚进帐,问道:“请问高僧仙乡何处?怎么称呼?”</p><p class="ql-block">  和尚言道:“小僧名唤普伦,本是长芦县崇福禅院的僧人,向来崇敬韩元帅赤心忠心,为国为民。今日得知韩元帅与金兵交战失利,便率领乡民一千余人前来接应。”</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谢过普伦,言道:“百姓有愿意从军的,可以跟随本帅。不愿意从军的,依旧回归乡里。”乡民们听了纷纷响应。普伦寒暄一阵,起身告辞,依旧回到长芦去了。</p><p class="ql-block">  正是:</p><p class="ql-block">  僧家无事最幽闲,近对青松远对山。</p><p class="ql-block">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p>

<p class="ql-block">作者:伏广晨,字子卿,笔名墨灵、飞帆,号九龙居士、伏龙先生、龙图阁主人,当代知名画家、作家、古典主义诗人、辞赋家、童话作家、雕塑家、篆刻家、学者、星探、电影编剧。清代宫廷画家伏琳曾孙,百岁老画仙晏济元弟子,道教全真龙门派二十八代弟子,嵩山少林寺俗家弟子,宫廷描金龙凤画法传承人,现代彩墨龙凤奠基者之一,新生代画龙第一人,当代五大画龙名家之一,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美术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华人华侨艺术家协会会员、海峡两岸书画家协会会员、首都书画院会员、赤都书画院副院长、中央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和签约艺术家、嵩山少林书画院副院长。2014年在人民大会堂获金奖,并被授予最具潜力书画家称号。2016年被评为最具潜力书画艺术家称号。2017年中国邮政和中国集邮网联合发行了翰墨丹青耀中华――当代名家伏广晨系列邮票。辞赋代表作有《龙赋》、《凤赋》、《榜书赋》 等。神魔小说代表作有《万仙图》、《封神传》、《玉狐媚》等。历史小说代表作有《五代十国英雄传》、《吴越英烈传》、《钟相杨幺起义》、《契丹王朝》等。武侠小说代表作有《血溅五台山》、《草原飞鹰》、《少林十八家拳法传奇》等。现代小说代表作有《荒村》、《孽缘》、《魔城》等。青春文学代表作有《隔壁班的女孩》、《花季》、《别让学习耽误了早恋》等。人物传记代表作有《我的曾祖伏琳》、《我的师父晏济元》、《我的师伯张大千》等。诗歌代表作有古体诗集《桃花诗》、《百龙诗》、《百花诗》、《咏史诗一百首》、《论画诗一百首》、《伏广晨题画诗精选》,现代诗集《夜半鲤鱼来上滩》,爱情诗集《相思扣》、《月儿姐》,儿童诗集《小蜗牛》等。散文集代表作有《阳光录》、《渝行散记》、《三生石》等。故事集代表作有《赤峰地区传说故事集》、《中国道教故事集》、《小朋友喜欢的365个科学家》、《小朋友喜欢的365个艺术家》、《献给直销界的365个故事》等。国画作品代表作有《百龙献宝图》、《百凤朝阳图》、《五十六神龙图》、《千古奇书山海经》(插图本)、《中国一百名山》、《世界一百名山》、《星空系列》、《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