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酒言酒事之八“一根筋”敬酒

巴山异人

<p class="ql-block">“一根筋”是老家对性格执拗、不懂变通,善于一条道走到黑的“死脑筋”的一种俗称。坚持与执着,本是人的一种良好的优秀品质,但坚持执着过度就是执拗、呆板、死板,执拗、呆板、死板过度就是“死脑筋”,这种人往往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做事往往只一味埋头拉车,不注重抬头看路,亦有一点傻逼、哈脓包的味道。对于这种“死脑筋”的人,乡亲们都说是警察的裤子格外一条筋,所以平常就形象地称之为“一根筋”。</p><p class="ql-block">年轻人耿岩就是一个“一根筋”的典型代表。耿岩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他的老家小地名叫大岩坡,大岩坡有很多岩石,几乎成块成片成岭,就连庄稼和树木都是长在石缝里、岩缝间。土家族乡亲们称岩石为岩(ái)头或岩(ái)脑壳,觉得通俗易懂又格外形象,所以大岩坡大伙儿就喊的大岩(ái)坡,但有时也将认死理“一根筋”的人称为岩(ái)板板、岩(ái)脑壳。</p><p class="ql-block">耿岩出生后,父亲为了好喂好养,就将他的名字取得有点随意、随便和随俗,只因周边岩石多,父亲就干脆给他取名为岩,希望他长大后身体能像石头一样结实壮实。耿岩从小就表现出一股倔劲和犟劲,一旦他认准看准的事,是谁也劝说不听,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他的父亲母亲就常叫他犟牛儿、犟拐拐。说到底,这就是“一根筋”的症状和表现。</p><p class="ql-block">犯错误、干坏事是小孩子常有的事,耿岩也不例外。但每次犯错后,父亲都会用一根细竹条打他的屁股,其实父亲也并非真的舍得打他,无非就是想让他能主动告饶认个错低个头,可算路不依算路来,耿岩就是不按父亲的意志意愿为转移,也不按父亲所想的套路出牌。</p><p class="ql-block">在父亲打他的时候,他既不认错,也不哭泣,就连一滴眼泪也没有,还硬挺挺站在那里任由父亲抽打,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副坚贞不屈、誓死不屈的样子。母亲看不过去,又担心父亲将孩子打坏打伤,赶忙走过来拉扯他保护他。但耿岩根本不领情,他将右臂一拐,右手一扬,便将母亲一把推开,还有意无意横了母亲几眼,意思是你拦个什干涉个啥?</p>

<p class="ql-block">母亲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心底不禁纳闷,这孩子怎么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一点好歹都不识呢?尽管如此,由于母爱天性使然,母亲还是再次走近他,去拉扯他劝说他呵护他,但还是再次被他挡了回来拐了回来,他还再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p><p class="ql-block">见耿岩油滴不进水泼不进,一副铜墙铁壁的模样,父亲只好罢手停止了抽打。待将耿岩裤子一扒下,父亲母亲都流下了心酸的眼泪,只见耿岩屁股上布满了血印,个别血印还渗出了血珠。不容分说,母亲连忙给他擦了消炎药和止痛药。母亲一边擦药一边嗔怪道:“你是岩(ái)脑壳啊?就不知道告个饶啊?!”即便耿岩疼得直打哆嗦,但他仍然不喊一声、不叫一声、不吭一声,更不告饶一声。</p><p class="ql-block">耿岩虽然脾气倔强,但从小不怕吃苦、不怕劳累,常常主动帮助父亲母亲干田间的农活和家里的家务活。或许是遗传了父亲母亲勤劳朴实的基因,在父亲母亲的日常熏陶和教导下,他从小就是一个持家顾家置家的好能手好帮手。</p><p class="ql-block">一晃,耿岩就十八岁了,出落成了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子,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头,身体壮实得像父亲饲养的那头耕牛,他的两条大腿粗壮结实而有力,手臂也是肌肉爆满,平时喜欢留着寸头,也算是村里年轻小伙子中的一枝花。但美中不足的是,就是学习成绩并不拔尖,即便高中也只上了县内的一所职校。</p><p class="ql-block">父亲虽不嗜酒,但很爱喝酒,家里的窗台上、柜子里,摆满了大缸小缸泡好的木瓜酒、草莓酒、刺梨酒、猕猴桃酒等,每次午餐和晚餐都得喝上一小杯,以解除整天的劳累困苦之乏。受父亲的影响,耿岩也开始学着喝起酒来。开始,耿岩并不敢大喝猛喝,只敢小试牛刀,从喝上一小口学起,到喝上一小杯,再到一大杯,最后到一大碗,经历了一个从少到多从弱到强的循序渐进过程。</p>

<p class="ql-block">学会了喝酒,就得学会敬酒。敬酒可是一门很深奥很玄妙的学问,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既要找到敬酒的合理理由,这个理由要让被敬酒者觉得在理有理非喝不可,又要敬酒者嘴皮子顺溜,将合理的理由顺顺溜溜地表达出来,同时还要找到敬酒的恰当时间,时间不对亦是枉然,这酒就有可能倒不出去敬不下来。</p><p class="ql-block">只有各种条件具备了,你敬酒才能轻轻松松、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而又恰到好处。否则,你敬酒本来是一种礼节礼貌和一份好心诚心,就有可能适得其反,好心办成坏事,甚至会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让对方心生不悦不快不畅。</p><p class="ql-block">敬酒者首先还得用实力说话,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和主导权。如果自己一口就醉一杯就倒,还何谈敬酒?那就只有靠边站看别人喝酒的分。耿岩喝酒的实力首当其冲,即便一杯他也可以不吃任何东西,咕咚咕咚一口见底,他喝酒的速度和架势,曾吓倒村里很多和他一同饮酒的同龄抛客和二货。</p><p class="ql-block">但这些二货和抛客脑瓜子却比耿岩灵活,几个鬼脑壳凑在一起相互挤眉弄眼眼睛一眨,各种怪胎就会孕育出来生产出来,他们要将耿岩作为主攻对象。他们首先七嘴八舌将耿岩吹捧了一番,把他喝酒的能力和实力抬到了极高处,将他喝酒的海量直吹上了九霄云外。</p><p class="ql-block">如有可能,即便吹到月球火星上去,他们也在所不辞。直吹得耿岩心花怒放、两眼冒光、满心欢悦,但他哪里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陷阱。正在耿岩满心欢悦之时,大家话锋一转,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这些抛客和二货们要玩车轮战术,每人要敬耿岩一口。耿岩自恃喝酒实力雄厚,觉得不在话下,是小意思小 case,也不作多想细想,更没有防备心理,便一口应允下来。</p>

<p class="ql-block">大家虽然说的是敬一口,但并没有说是敬一小口还是敬一大口,每个人在敬他之时就玩了一个小纠葛,几乎都倒了半杯,并且都要求他“感情深,一口闷”。中间的空隙也不让耿岩有喘息的机会,更不让他有吃菜的时间,而是一个接一个,一杯接一杯,直喝得他喉咙发痒、腹内翻滚、两眼冒星、脚筋打转,可谓一人难敌四汉、好汉难打双拳,更何况他们还有五六人。</p><p class="ql-block">即便如此,大家也并没有想就此罢手放他一马的意思,第二个鬼点子便在抛客和二货中即刻应运而生。他们说,土家人讲究个一礼还一搭,我们都敬你了,你可得敬我门每个人才是。此时,耿岩有点傻眼懵逼了,但拗不过大家的劝说纠缠和戴高帽子,他还是豪爽地端起了酒壶走到了每个人的面前。等他这一圈打下来,立马就来了个现场直播,呕吐不止,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p><p class="ql-block">耿岩在部队待了十多年,等他转业回到地方已是三十多岁了,但他“一根筋”的个性并没有丝毫改变。相反,他过于豪爽过于耿直过于执拗的个性而是与日俱增了。回到地方,战友们经常聚会聚餐,聚会聚餐就免不了少不了喝酒敬酒。战友们也都熟知耿岩的豪爽性格和雄厚的酒力,常常借题不是找他的乐子,就是找亏让他吃。</p><p class="ql-block">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其中一个战友,平常就喜欢占点小便宜,心机特别重,虽然那天并不是他的生日,但他以庆生为由,叫上十多个战友到州城一个比较豪华的餐馆聚餐,表面以庆祝自己生日,但内心里却打着小九九。</p><p class="ql-block">这个战友假装豪爽大气,全部点的是高档菜肴,其气派不亚于一个大老板,大家心情高兴喝得也尽兴,耿岩也主动给大家一再敬酒,几番推杯换盏之后,一个个陆陆续续都歪倒在餐桌上。这个战友本来酒力也比较强大,虽然喝得不少,但还没有到倒下去的地步,相反其意识还比较清醒。</p>

<p class="ql-block">他扫了全场一眼,见时机已到,便也一头栽倒在桌下假装酩酊大醉起来。耿岩眼见大家都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他还在那里傻逼逼乐呵呵地自言自语,你们还敢跟老子拼酒,老子喝不死你们!其实他的牛逼话,很多人都趴着听得真真切切。耿岩是一个注重战友感情的人,他见大伙儿都没有醒来,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先撤,只好陪在那里等他们醒来。</p><p class="ql-block">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服务员来催促买单,见仅有耿岩一人清醒,便扭住他一人不放。耿岩看在战友情谊的份上,也就跟随服务员去将五千多元的单买了,等他返回来再想照顾大家时,见大家一个个都像吃了醒酒药,除了几个人是真醉外,其余的都不约而同地醒了过来。特别是看见请客的战友格外清醒,耿岩此时才明白,自己去买单是吃了一个大大的闷亏。</p><p class="ql-block">别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但耿岩却不以为然。待他参加工作后,单位一把手见他喝酒能力雄厚,又见他对自己忠心耿耿,就常常带他出去陪客陪领导喝酒。耿岩见领导将他当兄弟一样对待,不禁受宠若惊,一再发誓要忠心忠诚于领导。</p><p class="ql-block">尽管耿岩喝酒实力响当当,是领导的得力助手,能为领导排忧解难,但领导也渐渐发现,耿岩也有很多个性上的坏毛病。耿岩每次陪领导出去喝酒,不管是领导请客人吃饭,还是别人请领导吃饭,耿岩总是认死理,心里只有自己单位领导一个人,他第一次举杯不是给别人敬酒,始终必先给自己领导先敬,这让客人大大扫兴,很是不悦不爽。</p><p class="ql-block">有的说他不讲规矩,有的说他不懂礼貌,有的说他只认单位领导,但耿岩仍然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根本不当回事。碰到下次陪领导出去喝酒时,还是屋檐水滴在现窝窝,没有一丝改变。耿岩的领导刚开始听到别人议论时,也不以为然,还浅薄地认为这是耿岩对自己赤胆忠心。</p>

<p class="ql-block">但时间久了,也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不少领导和客人,领导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领导还专门将耿岩叫到自己办公室,谆谆教导了他一番。等领导下次带他出去陪客时,耿岩仍是涛声依旧,依然如昨。</p><p class="ql-block">突然有一天,耿岩领导的领导打来电话,对耿岩领导训斥道,你单位那个耿什么的小子是什么东西啊?!他给我敬酒是欺负我年老啊还是侮辱我不胜酒力啊?被领导不明不白一顿训斥,耿岩的领导也气不打一处来,忙把耿岩叫到了办公室。</p><p class="ql-block">耿岩的领导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给耿岩劈头盖脸来了一顿训斥,还说自己看走了眼认错了人。待耿岩的领导气消了一大半,两人才慢慢回忆起那日陪那领导喝酒时的情景。原来,那领导酒力确实不咋地,耿岩为了陪领导的领导喝尽兴,就主动凑上去觍着脸给那领导敬酒。</p><p class="ql-block">见有年轻人来敬酒,那领导本来还很高兴很有兴致和雅致,哪知道耿岩一倒就是一满杯,当时那领导的脸色陡然一沉,但不好当场发作,就任凭这小子摆布将杯中的酒“一口闷”了。见领导一口清了,耿岩和耿岩的领导还暗自纳闷,为何今天领导这么爽快这么干脆呢?那曾想竟酿下了大祸。</p><p class="ql-block">过了几个月,耿岩的领导想提拔一下耿岩,但提议首先在那领导那里就被彻底否决,原因是耿岩目无领导、妄自尊大。后来,每当领导再喊他去陪客人喝酒时,耿岩都是战战兢兢、小心谨慎,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甚至还想,他的“一根筋”病有没有一种特效药来医治?后来他明白,都是喝酒惹的祸,戒酒才是神丹妙药,才是硬道理。<span style="color:rgb(57, 181, 74);">〔2021年11月4日写于宣恩贡水河畔〕</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