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霜“叶”红于二月花(下)

巴山异人

<p class="ql-block">4 </p><p class="ql-block">在叶挺住处十字交叉路口,有一个小茶馆。小茶馆的主人叫陈学清,人称陈老二,佃农出身,靠租着黄姓地主的房子居住。陈老二与叶挺年龄相仿,为人谦和厚道,来店喝茶的人络绎不绝,且大多数都是穷苦人。久而久之,小茶馆就成了乡亲们聚会聊天的汇聚地。</p><p class="ql-block">叶挺也经常去陈老二小茶馆喝茶,每天至少一次,一喝就是两三个小时。叶挺每日来小茶馆喝茶的举动,让便衣特务们极其紧张,生怕叶挺趁喝茶的机会逃走。特务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就兵分多路在茶馆房前屋后盯梢,有的还甚至扮成茶客,坐在叶挺邻桌。</p><p class="ql-block">陈老二也是个机灵之人,每当便衣特务进入茶馆,他就有意将便衣特务安排在屋角用布帘隔着的雅座里去,还免费泡上一壶热茶供特务们享用。久而久之,监护看管叶挺就成了一份美差,令其他的便衣特务趋之若鹜。</p><p class="ql-block">叶挺每次一到茶馆,就主动与其他茶客围坐一起,点上一壶热茶,然后天南海北地与其他茶客侃了起来,但大多数谈论的都是群众的生产生活情况,但他也不忘趁机宣讲抗战革命道理。渐渐地,这些土家族农民茶客的思想觉悟就慢慢提高了。日子长了,叶挺和陈老二也成了好朋友、好知己。</p><p class="ql-block">叶挺主动帮助陈老二烧水、泡茶、卖茶、招呼客人,让茶客们感到特别亲切,诙谐地称叶挺为“半老板”。叶挺的光顾让小茶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很多外地客人也慕名而来,这给便衣特务们的监视增加了极大难度,特别是在茶客高峰期,便衣特务们就如临大敌,生怕有个什么闪失。</p><p class="ql-block">一天,茶馆门前突然跪着一个乞丐,乞求老板给点零钱和茶水。见乞丐又脏又臭,有的茶客捂鼻起身而走,有的茶客呵斥赶他撵他,有的茶客对他吐口水吐唾沫,有的茶客用棍棒敲他打他。门口的便衣特务知道后,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乞丐背上。</p><p class="ql-block">叶挺听到门口的嘈杂声,忙走了出来制止了眼前的混乱场面。叶挺将乞丐叫到身边询问,才得知乞丐家里很穷,但又好吃懒做,只能出来靠乞讨度日。叶挺当即教育他,让乞丐痛哭流涕,决定痛改前非。乞丐临走时,叶挺还给乞丐一些零花钱。此后,乞丐在家辛勤劳动,生活越过越好,还专程来后山湾拜谢叶挺。</p><p class="ql-block">叶挺的夫人李秀文也和叶挺一样,善于和土家群众打交道、结友谊。李秀文刚来后山湾时,人生地不熟,又听不懂恩施的方言方音方语,加上她自己文弱娴静、矜持自重,很少与周围群众谈话,至多就点头晗笑而已。叶挺知道妻子的心境心态后,耐心关心和开导妻子,鼓励她多与土家乡亲们接触。</p><p class="ql-block">李秀文听了叶挺的开导,生活态度有了极大转变。她不但自己练习书写毛笔字,还主动登门拜访左邻右舍,只要哪家有困难,她都会多问一问、多听一听,多为需要帮助的乡亲们做点事。据贺大姐回忆,李秀文对周围的邻居都赠送过衣物和食物,不仅李秀文自己亲自送,有时还叫女儿小扬眉送去。</p><p class="ql-block">李秀文还有一门独门手艺绣花,她不仅耐心教贺大姐绣花,还将自己的针线工具送给贺大姐,贺大姐用绣出来的成品卖钱,换来了油盐酱醋茶等日常生活用品,不断改善了家境和生活水平。当时,后山湾不少土家族妇女也有自己的绝技,如做猫猫鞋。李秀文一见猫猫鞋,就爱不释手,决心要学会自己做。</p><p class="ql-block">李秀文主动拜土家族妇女为师,从鞋子剪样、下料、纳底、粘绑、绣花、上鞋,每一个步骤她都潜心研学,一针一线都领会个中技巧。聪明灵巧的她做出的猫猫鞋,居然与土家族妇女别无二致。她在后山湾怀阿九的时候,不仅亲自为阿九制作了小衣小裤,还精心为阿九做了一双别致的猫猫鞋。</p><p class="ql-block">叶挺的女儿叶扬眉,沿袭了母亲李秀文的良好基因,自小就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品质优良。她不仅勤奋学习,还经常与周围的土家孩子玩耍,给他们讲故事,叫他们识字写字。当她看见贺大姐家将麦子、荞子等杂粮混合着吃时,十分好奇,就向父亲要这种食物。</p><p class="ql-block">叶挺只好让扬眉用自家的大米与邻居家粜换麦子和荞子。在粜换时,扬眉总是给出比麦子、荞子多几倍的大米。青黄不接的灾荒年,隔壁贺三姐家断粮了,只能靠又苦又涩的苦荞充饥,但小孩子就是不吃,还大哭大闹。小扬眉知道后,立即送去了十多斤大米。</p><p class="ql-block">小扬眉还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对地主深恶痛绝。她在贺大姐家玩时,见贺大姐闲着无事,就邀贺大姐玩“斗地主”的游戏。贺大姐一听说斗地主,当即吓得直打哆嗦,连忙说:“不,不,不,我们这里不敢斗地主,斗地主后,他们要来找我们麻烦的。”</p><p class="ql-block">一听到贺大姐急促的喊声,叶挺才跑出来给扬眉讲清了道理。说后山湾与他们老家不一样,不能随便说斗地主,这样会害了乡亲们。只有等到条件成熟后,乡亲们自然会斗掉地主的。现在跟乡亲们玩斗地主游戏,地主会找乡亲们麻烦的。父亲的一席话,让扬眉如梦初醒,她连忙点头,连连向贺大姐道歉说对不起。</p>

<p class="ql-block">5</p><p class="ql-block">陈老二和叶挺的亲密,也给陈老二引来了麻烦,甚至带来了皮肉之苦。一天清晨,陈老二扛着锄头到庄稼地干活,正好碰上做完早操的叶挺,两人不约而同地谈开了,并相谈甚欢,却被两个便衣特务盯上,以为二人在密谋什么不法勾当。</p><p class="ql-block">第二天清晨,叶挺起床准备去散步,听到贺三姐和邻居在小声议论,还不时向西门河桥上张望,露出惊恐神色。叶挺忙走过去询问,你们在说什么呀?你们在望什么呀?贺三姐小声说,陈老二被国民党特务打了,用麻袋装着丢在了西门河桥上,还有士兵把守着。叶挺追问原委,原来是因为自己,忙向西门河桥上跑去。</p><p class="ql-block">叶挺气喘吁吁地跑到西门河石桥上,正欲解救陈老二,却被两个看守的士兵用枪拦住了。叶挺气愤至极,啪地就扇了士兵一个响亮的耳光。那个士兵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强力争辩:“你打我也没用,我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叶挺也不理会那个士兵,掉头就向省政府大院跑去。</p><p class="ql-block">叶挺在省政府大院大闹一场,愤怒指责国民党无故乱抓人、乱打人、迫害人。当班官员被叶挺问得哑口无言,随即向上司汇报情况。过了几天,特务们没有抓到任何把柄,又慑于叶挺的威望,就只好不情愿地将陈老二放回家里。</p><p class="ql-block">后来才得知,陈老二被抓后,和盘托出说出了与叶挺谈话的内容,无非是与天气、气候、庄稼有关的事情。但特务们不死心,就对陈老二执行了火烧屁股、猴儿抱桩、灌喝辣子水等酷刑,把陈老二折磨得死去活来。</p><p class="ql-block">叶挺大闹省政府大院,直到傍晚明月升起才回来,可急坏了夫人李秀文和女儿叶扬眉。当叶挺高大魁梧的身影在李秀文面前出现时,李秀文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就扑到在叶挺怀里。</p><p class="ql-block">陈老二放回家后,叶挺亲自看望了他,慰问了他,还给他送去了米、肉等生活必需品,令陈老二一家感激涕零。</p><p class="ql-block">一天早上,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年轻人来到叶挺的住处,向正在小平房门口休息的刘贵金问道:“你们这需要人做工吗?”刘贵金忙去告诉叶挺。叶挺见年轻人只有十六七岁年纪,忙将年轻人叫到自己家里。</p><p class="ql-block">经询问,年轻人名叫张文华,四川人,因家乡闹旱灾,全家人饿死,他只好流浪在外靠做短工、乞讨为生。叶挺见孩子可怜,随即与夫人商量,将张文华收为义子。张文华留下后,叶挺和夫人待他视若己出,让张文华从此有了一个温暖的家。</p><p class="ql-block">离叶挺住处不远的风吹垭山下,有一片荒坡,荒坡上有一片开阔地,是大地主、省参议员李德和家的祖坟地。李德和是远近闻名的土皇帝,穷凶极恶,称霸一方,让穷人望而生畏。阳春三月,叶挺带着张文华一起,背着背杈、扛着锄头、拿着镰刀,在荒坡上开着荒。</p><p class="ql-block">得知叶挺开挖李德和家坟地,乡亲们好心劝说着叶挺父子,但叶挺越干越有劲,越开越开心。李德和知道后,气势汹汹地带着一帮狗腿子来到风吹垭。见祖坟被夷为平地,李德和肺都气炸了,忙指使狗腿子欲捆绑叶挺父子。</p><p class="ql-block">当得知挖坟的人是省政府主席陈诚的“好朋友”叶挺将军时,李德和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连忙说误会误会,只好无可奈何地带着狗腿子下山去了。经过一段时间开垦,叶挺终于在李德和的祖坟上种上了玉米、麦子、荞子、黄瓜、豆角、白菜和菠菜等,还饲养了猪、兔、鸡、鸭、羊等家禽家畜。</p><p class="ql-block">随着张文华的到来,叶挺家的日子过得更紧巴更拮据了。叶挺除了白天开垦种地外,夜晚还得跟着乡亲们学做豆腐、生豆芽、做米糕、做红薯干,靠卖这些东西赚点微薄资金,换取急需的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张文华不仅从中学到了很多加工技术,还学会了做生意的技巧,后山湾一带的农民都喜欢张文华的米糕,大家都称他为米糕小老板。</p><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叶挺在恩施两年多时间里,特别是在后山湾的小平房里,发生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叶挺虽深陷囹圄,但他却平淡如秋水,将恩施软禁的日子看作世外桃源的田园生活。转眼到了1945年8月,中国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叶挺却接到了要把他转移到重庆的通知。</p><p class="ql-block">叶挺走时念念不忘乡亲们,他将家资家什全部分给了周围的老百姓,将挖锄、碗柜、米柜、豆芽缸、肥皂、棉花等送给了贺三姐;将碗筷、棉被和衣服送给了贺大姐;将椅子、桌子送给陈老二;将锄头、背篓、撮箕、镰刀送给了刘贵金……</p><p class="ql-block">叶挺离开恩施那天,后山湾的父老乡亲一大早就等在公路两旁,等候着见叶挺父子最后一面。当押解汽车开过来后,乡亲们只能站在离押解汽车很远的地方,含泪向叶挺将军挥手道别。1946年4月8日,叶挺携带夫人李秀文、女儿叶扬眉、幼子阿九从重庆飞往延安,准备参加整军会议。</p><p class="ql-block">不幸的是,飞机途径山西黑茶山时,飞机严重失事,叶挺一家四口和同机的王若飞、秦邦宪、邓发等人,全部不幸遇难。得知叶挺一家遇难,后山湾的乡亲们悲痛万分,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起来。至今,那里的乡亲们还念念不忘叶挺将军的好。〔2021年8月13日写于宣恩贡水河畔〕</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