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曙光照耀贡水河

巴山异人

<p class="ql-block">清朝同治年间,时任宣恩县知县张金澜之弟张金圻作诗云:“宣恩城在万山中,环城惟见山重重。”将宣恩“山重重”“重重山”的崇山峻岭景象描写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众所周知,宣恩位于鄂西南边陲,境内峰峦起伏,沟壑纵横,大巴山脉绵延西北,武陵山脉纵横东南,贡水北注八百里清江,酉水南汇八百里洞庭,素有八山半水分半田之称。</p><p class="ql-block">宣恩,既是一块红色热土,也是一块革命圣地。早在元朝末年,就有农民起义军转战宣恩南北,明末还有李自成农民起义和晚清太平天国起义军反对白莲教的斗争。</p><p class="ql-block">大革命时期,有在武汉求学的宣恩籍匡超然、段炳麟等进步学生,加入中国共产党党组织,舍身投入革命洪流,将革命火种播撒在宣恩。土地革命时期,宣恩成为湘鄂西和湘鄂川两大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先后两次建立县苏维埃政权,曾打响了板栗园、芭蕉坨两大战役。</p><p class="ql-block">抗日战争时期,宣恩人民为救亡图存,在城市、乡村和学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为抗日前线募兵筹饷、捐粮捐款。高罗初中学生罢课事件,曾遭到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兼湖北省政府主席陈诚的强烈镇压,被载入宣恩党史史册。</p><p class="ql-block">解放战争时期,宣恩人民紧密配合解放军,击败反动团防,消灭乡保武装,与龟缩在县城的国民党残部和西逃的两股国民党敌军展开激烈战斗,取得决定性胜利,宣恩得到彻底解放。全县人民欢欣鼓舞,一抹曙光照耀在宽阔清澈的贡水河面上。</p>

<p class="ql-block">1</p><p class="ql-block">“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低沉地向全日本进行广播,发表《终战诏书》,接受中、美、英三国政府首脑联合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决定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同盟国的胜利宣告结束。同年9月,日本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主甲板上,举行投降签字仪式,随后在南京递交投降书。日本投降,是抗日战争取得完全胜利的重要标志。</p><p class="ql-block">那时,宣恩人民也和全国人民一样,满怀喜悦庆祝着抗战胜利。他们在酉水源头、贡水河畔、高山之巅、深山河谷燃放炮仗,跳着十样锦“耍耍”,打着滚龙莲湘,击打着猴儿鼓,舞着花灯、龙灯和狮子灯,打着三棒鼓,唱着高山腔,其喜庆欢乐气氛与过年别无二样。</p><p class="ql-block">正当全国人民为赶走日本侵略者欢天喜地的时候,蒋介石极其反动政府孤注一掷,妄图独吞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公然悍然挑起国共内战。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重兵围攻以鄂豫边宣化店为中心的中原解放区,正式挑起全面内战。宣恩人民紧跟共产党,开始了消灭国民党旧政权、翻身求解放的革命斗争。</p><p class="ql-block">1947年3月,张才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江南游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李人林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带领江南游击纵队在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打着游击。为打破敌军的重兵包围,迷惑和调动敌军,他们避实击虚,伺机捕捉战机,兵分两路,在湘鄂川黔边界兜着大圈子,让敌军晕头转向,摸不着头脑,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感觉。</p><p class="ql-block">3月上旬,李人林率第一支队400余人,决定走西路向西南进发,途经湖南桑植及湖北鹤峰、建始、恩施、宣恩、咸丰、来凤。难以琢磨的是,队伍却突然逆袭抵向东南,经来凤越湘鄂边界,进入了龙山、永顺、沅陵地界。</p><p class="ql-block">与此同时,张才千率1200余人走东路,从湖南石门进入湖北,途经鹤峰、五峰、恩施、宣恩、来凤,进入湖南龙山、桑植、大庸,最终在沅陵与李人林队伍会师。江南游击纵队在途经宣恩境内时,开展了一系列游击活动,被写入了宣恩辉煌历史史册,让宣恩人民世代相传。</p><p class="ql-block">李人林率一支队经恩施石灰窑、宣恩椿木营,直插棕溪、观音坪、荆竹溪等地,在荆竹溪击溃了反动地方武装朱和阶部。继而,转战药铺、洗马坪、狮子关、芭蕉坨、卧犀坪等地,在卧犀坪摧毁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碉堡,歼灭乡保武装一处,然后继续转战咸丰。</p><p class="ql-block">张才千率四支队,经恩施、宣恩、高罗、李家河等地,在高罗摧毁碉堡一座,杀掉敌探两人,在李家河干坝有力打击了土豪劣绅,后转战来凤。江南游击纵队的英勇战斗行为,极大地震慑了国民党宣恩县长和自卫大队,他们躲的躲、藏的藏、逃的逃、遁的遁,都慌慌张张地隐匿得不知去向。</p><p class="ql-block">全县人民兴高采烈,他们挥舞着小红旗,排着长蛇般的队伍,怀着对当年红军的深情厚谊,大声高呼:“红军回来了!红军回来了!贺龙军长又回来了!贺龙军长又回来了!”老百姓自发地拿出糯米糍粑、水荞粑粑,端出土鸡蛋、包谷酒,捧出油茶汤、甜酒水,劝红军战士品尝。有的甚至杀猪宰羊,推豆腐、煨庖汤,用土、苗、侗家最高礼仪款待感恩红军战士。</p><p class="ql-block">江南游击纵队的到来,给宣恩老区人民带来了无限喜悦和希望,他们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全面解放宣恩信心百倍,势在必得。</p>

<p class="ql-block">2</p><p class="ql-block">1949年9月,毛泽东主席发出“解放大西南”的命令。为歼灭盘踞在湖北西南部恩施地区和长阳县、五峰县的国民党宋希濂部,解放湖北全境,当年11月2日,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野战军的四个军在湖北省军区独立第一师、第二师的配合下,沿宜都、枝江、宜昌、秭归一线渡过长江,全面打响了解放鄂西南的战役。</p><p class="ql-block">解放军一路气势长虹,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势攻城夺隘,横扫敌军。11月4日,攻克巴东娃娃寨,歼敌124军一个团,敌人向恩施方向溃逃。11月6日,在恩施龙凤坝击溃该敌223师警卫营,一部分敌军沿公路向咸丰逃窜,一部分敌军经宣恩万寨向宣恩县城逃窜。11月5日,不费吹灰之力就解放了建始;11月7日,又大获全胜解放了恩施。</p><p class="ql-block">7日下午,湖北省军区独立第二师四团连夜经万寨、板场开始向宣恩县城方向运动。军区命令继续追赶逃敌,并由湖北军区独立二师四团和八团负责解放宣恩县城的任务,四野五十军给予密切配合。</p><p class="ql-block">湖北军区独立二师四团团长汪立进,是一个高大威猛、老道干练的干将。他命令以第一营为主,调二营四连参加,组成一个加强营为前卫。前卫营在恩施城仅仅休息几个钟头,立即向宣恩挺进,穿插羊肠小道,11月8日凌晨,到达宣恩椒园东南方向离县城几华里地方,占据了该制高点。</p><p class="ql-block">11月9日,我军迅速占领了宣恩县城西面、北面、东面等几个制高点,对城内国民党敌军形成“包饺子”之势,另三个排、一个机枪连,以钳形方式有效卡住了西角敌人的退路。下午,前卫营侦查到,在宣恩县城及其附近,驻扎有逃窜而至的敌124军60师两个团极其师部,另有地方武装力量,共计三千余人。</p><p class="ql-block">解放宣恩县城的战斗,11月10日凌晨四点打响。一营一连从正面进攻,其他连排从两侧山梁向县城合围,迫使敌人龟缩到贡水河的河滩上。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河滩上无船无舟,此时的敌军,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只有乖乖举手投降的分,少部分敌军苟延残喘,向城南雷打树方向逃之夭夭。</p><p class="ql-block">战斗打响仅用三个小时,独立二师四团共俘获敌副师长兼参谋长一名、正副团长三名、营以下官兵一千二百余人,缴获92步兵炮、山炮、重型迫击炮、60迫击炮近三十门,各类枪支近千支,子弹四万余发,还有通信器材、骡马、医药箱等军用物资。在打扫战场时,县保安大队有五十余人向我军自动缴械投降。</p><p class="ql-block">同时,湖北省军区独一师奉军区解放咸丰县的命令,从宣恩椒园连夜奔赴咸丰卡黄粱时,与正在西逃的国民党宋希濂残部相遇,独一师一阵穷追猛打,敌军节节败退,在晓关龙桥湾一带设置重兵防守,妄图阻挡我军追击。但独一师与敌军激战两个小时,残敌惨败,宣告宣恩西部战斗结束,宣恩县城解放。1949年11月11日,宣恩县人民政府成立。</p><p class="ql-block">独二师四团在县城宿营一日,就向咸丰开拔,与独二师八团会合,阻击逃敌79军98师、199师和15军169师。这些逃敌是在宜昌败退后,从长阳资丘经五峰、鹤峰、沙道沟、高罗、麻阳寨、上洞坪、咸丰,欲企图逃亡四川。此时,独二师11团二营已进驻宣恩县城维持秩序,收审看管俘虏;四野50军从宜昌经巴东野三关、建始、恩施进入宣恩,驻扎在椒园至晓关公路沿线。</p>

<p class="ql-block">3</p><p class="ql-block">独二师四团直接开往咸丰老寨(今杨泗坝)住下,协同其他部队在马河坝、铜厂、忠堡等地阻击敌人,该团一、二、三营的六个连和团部机炮连,于13日下午在铜厂与敌人交火,经过一个钟头的交战,歼敌先头部队两个团约七百余人。</p><p class="ql-block">敌军边打边退,我军边打边追,一路紧追不舍。在追至宣恩麻阳寨时,见敌一部正从对面山脚向上爬,欲向高罗逃窜。我军立即架起迫击炮,连发数炮,敌军也还击数炮。当我军追到高罗街对面山坡下坡处,敌军正处在街对面坝子上,我军瞅准时机,再次架起迫击炮连发数炮。</p><p class="ql-block">敌军如惊弓之鸟,惶恐不安,维图活命,如野鸭般四处逃窜,但已溃不成军,不战即轻松被擒。独二师四团仅在此处,就俘敌五百多人。还有一些敌人向沙道沟撤退,独二师四团继续追击,与该师八团一同追到沙道沟,迅速与敌方交火,但敌方不堪一击,在此又俘敌几百人。</p><p class="ql-block">八团留在此处收审看管俘虏,四团乘胜追击。傍晚,我军冲过河岸,在桃子岔宿营,次日凌晨,又追至沙道沟布袋溪地带,沿途俘敌一千余人。追到雪落寨,敌军大部分已消灭殆尽。在鹤峰分水岭下面继续与敌交战,大获全胜,消灭敌79军军部,歼敌三百多人。即使18日上午解放鹤峰县城,逃到这里的敌军仅剩三百来人,但也被我军全部消灭。</p><p class="ql-block">从咸丰铜厂到鹤峰县城,大约三百华里,但在这仅仅的三百华里距离里,我军就俘敌79军199师参谋长肖树均、98师师长黄粱;15军169师师长冯心斋,以及官兵七千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炮弹、子弹和其他军用物资。</p><p class="ql-block">在宣恩解放前夕,其地方反动武装朱冠军部,即绥靖十六旅47团第一常备营,共500多人枪,早已龟缩在宣恩长潭河中沟、银石板一带,他们企图凭借深山峡谷、险隘要塞的有利地形,与我军长期周旋,伺机卷土重来。</p><p class="ql-block">11月19日,独二师四团的两个营奉命,从鹤峰县城急行军返回宣恩,在县城驻扎一晚,21日就即刻到达长潭河驻下。在此之前,县人民政府就写信派人送与朱冠军劝降,但朱冠军一直犹豫不决,企图顽抗到底。</p><p class="ql-block">鉴于此,待我军进驻长潭河街上,先后向后河山上朱冠军所部盘踞地,发了几十炮迫击炮,迫击炮声震耳欲聋,给朱冠军不小的震慑。随即,又写信派老百姓送去再次劝降。朱冠军见大军压境,也大势已去,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再怎么负隅顽抗也无力回天。迫于无奈,朱冠军只好选择缴械投诚。</p><p class="ql-block">11月23日下午,朱冠军带领其残部在长潭河街上向我军投诚。他们列成长队,双手举着武器,头全部耷拉着,有的还摇着投诚白旗,大声喊话:“别开枪!别开枪!我们投降!”生怕自己即刻就见了阎王。我军也派遣两个班在街头接受朱部投诚,指战员们还出面迎接表示欢迎。</p><p class="ql-block">独二师四团从长潭河开回县城宿营后,又奉命开往来凤县,在来凤县过了1950年的元旦节,才开回恩施军分区。</p><p class="ql-block">为彻底消灭宋希濂残部,我军兵分两路追击逃敌,一路向南向高罗追击,一路向西向晓关追击。盘踞在五峰县和鹤峰县近四个军的宋希濂残部,在向宣恩南部和西南部逃窜时,被我军独一师、独二师截住,11月14日将敌军数万人包围在沙道沟、高罗、麻阳寨等地区。11月15日至11月19日,经过大小十余次战斗,歼敌三个军四个师残部一万三千二百余人。至此,鄂西南战役取得全面胜利,宣恩全境解放,宣恩迎来了一抹新的曙光。</p>

<p class="ql-block">4</p><p class="ql-block">1949年11月11日。时令虽已是严冬,但宣恩全县人民并未感到丝丝寒意。清晨,朝霞满天,山间薄雾及早退去,金色的曙光从山间照下来,让人倍感温暖,就连贡水河的河水也格外欢快,格外动听,格外清澈,哗哗的流水声,似乎是为刚解放的山城谱写的一曲欢乐颂。</p><p class="ql-block">这天,在宣恩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湖北省军区独立二师十一团政治处主任夏夔,带领二营全体指战员和中共湖北省委施南工作队五中队部分队员,经恩施进驻到刚刚解放的宣恩县城。</p><p class="ql-block">刚解放的宣恩县城百废待举,任何工作都得从零做起。夏夔等300余人进驻宣恩县城后,在县城犄角旮旯张贴布告,宣告宣恩县人民政府成立,夏夔任县长,并命令原国民党各级政府机关、学校、团体及县乡武装,迅速向人民政府报告登记,接受人民政府接管。</p><p class="ql-block">11月14日,中共宣恩县委成立,夏夔任县委副书记。在夏夔主持下,召开了宣恩县解放后的中共宣恩县委第一次会议。11月19日,宣恩全境解放,县委、县政府着手废除了国民党旧政权的十三个乡政府,到1950年2月,就相继建立了五个区党委、区人民政府,国民党旧政权被彻底瓦解。</p><p class="ql-block">从此,宣恩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康庄大道,开始谱写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新篇章,这是宣恩建县200多年来最重要的历史性转变和辉煌时刻。</p><p class="ql-block">如今,宣恩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得到显著提高,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大幅提升。但幸福是奋斗来的,持续发展仍任重而道远,需矢志不渝、击鼓催征、砥砺前行,才能紧跟民族复兴的时代步伐。〔2021年8月11日写于宣恩贡水河畔〕</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