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净土

山海@松

<p class="ql-block"> 最后一片净土</p><p class="ql-block"> 戴松根</p><p class="ql-block"> 亚丁,藏语意为向阳之地,在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中段。亚丁凭着独特的地貌、原生态风光,和地球上几近绝迹的纯粹,被世人称作“最后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之魂”,和“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这样一个去处,我将它视作当代“桃花源”,一个神妙的仙境。</p><p class="ql-block"> 一早来到亚丁景区。但见两座壁立翠峰,一左一右,像两扇半开的大门,把守着这个“桃花源仙境”的入口。</p><p class="ql-block"> 然而进得入口,此去“仙境”尚有五、六十公里。我等俗人,自然不会腾云驾雾,只好乘坐景区的游览车前往。车子“唰唰”行走,一会儿停在了洛绒牛场。再上去只能步行了。洛绒牛场海拔约2000米,距景区终点五色海十公里,而两地的海拔落差,却有2700米左右。所以一路上山,可以直观体验气候和植被的巨大差异。亚丁半天,却可以感受四季,这也是亚丁神奇的地方。</p><p class="ql-block"> 洛绒牛场是个极好的草原牧场。这里地势开阔平坦,天空碧蓝,翠绿的青草,象一张巨大的绿色绒毯覆盖于上。中间一道小河,由雪山和冰川消融汇聚而成的水流,淙淙流淌于中。众人兴冲冲下到河边,掬起浅尝一口,皆称清冽还带些甘甜。草原上,气候温和如春,空气湿润,各色植被长势旺盛。放眼望去,远远近近,白色的,黑色的牦牛,三三两两,或啃草,或缓行,皆悠闲自得。右首有低低的小山包,上面草木葱茏。一条以原木条架设的山道,沿着山脚,蜿蜒伸向前方未知处。远远可见,两座雪山,一高一低,白云缭绕于身,默然自处在前方。</p><p class="ql-block"> 顺木道向前。一路上,或草地,或沼泽,或水塘,或树林,都好像依然处在洪荒时代,呈现着一片原始的荒芜,看不到一点人为拨动雕琢的痕迹。偶尔向下一瞥,忽见木道下面草地上,几条灰褐色蛇,或盘曲躯体昂起三角头作挺立状,或屈曲细长的腰身缓慢游行着,偶尔还吐一下纤细的红信,毫不惧怕人类打扰。树林里一头黄色野獾,抬头看了看行人,旁若无人似的继续顾自溜达。空气中忽而传来几声“呱呱呱”的乌鸦叫,听起来森森然。但当地人却认为,鸦叫,是好事将临的兆头。</p><p class="ql-block"> 右边坡脚边有几处屋舍。草泥糊就的墙体,屋面以木棒搁就,上覆薄膜,再压上块泥。上前粗粗一量,竟然不超一人高。有路人指说,这是上世纪藏民的居舍,如今由政府资助,它的主人早已搬到山下新居享福去了。之所以还留着这个,只是作为一种历史陈迹,为后人留观而已。</p><p class="ql-block"> 进入一片柏树林。这里的每棵树,虽说早已脱了皮,树表溜滑发亮,而树干依然挺得笔直,蛮显精神。其细者盈尺,粗者合抱;高者七、八丈,矮者四、五丈。有人说,这些树,年长者已越千年,年少者至少也在五百岁以上。众人闻之,皆惊悚张目。</p><p class="ql-block"> 不知不觉,海拔渐渐升高。草地不见了,山坡上的植被也稀疏起来,最后就连稀稀拉拉的山草,也都没了踪迹。木道两边山坡上,全是灰黑色的山岩,和浅褐色的石屑。山上泄下一道道银白色流瀑,砸在石坡上“哧哧”作响,不断向山下肆意泄落着。</p><p class="ql-block"> 山,越来越陡,路,也越来越难走,有的地段两只脚根本不够用,得再加上两只手攀爬,才可以向上移动。气也喘得越加厉害。吃不消就歇一歇,所以路两边,或站,或坐,到处是歇息的人。有脸色苍白靠壁霍霍喘气者,有一屁股坐地双手托着下巴闭目养神者,有一手抓着栏杆歇息另一手还不忘低头把玩手机者。还有一些人,因为惧怕身体透支,或者担心“高反”伤身,干脆转头下山去了 。</p><p class="ql-block"> 得益于平时坚持爬山,我虽同样喘息得厉害,但依然可以跟得上一些年轻人的脚步。拐过前面一个陡弯,终于登上一侧的“舍身崖”。忽然间,视野豁然开朗。猛一抬头,赫然三座高峰矗立于前,比刚才看到的还多了一峰。仰望这三座高山,都身披皑皑白雪,有些山体上,还斜挂着青蓝色冰川。险峻巍峨的山峰,在不断飘过的灰蒙蒙的云雾里时隐时现,几只苍鹰,正张开巨大的翅膀,在山谷中乘风飘飞。</p><p class="ql-block"> 嗟夫,危乎高哉,天路之难,难于上青天!看这气势,才让我真正领悟,什么才是伟岸、高远、壮观这些词的真实涵义!</p><p class="ql-block"> 舍身崖,确非浪得虚名,崖上山势极为险峻,攀登难度明显大于折多山。奇美的景致,往往属于执着的攀缘者。看来此话没毛病。</p><p class="ql-block"> 身旁,一身红衣的女导游手指三座山峰,侃侃不绝地介绍着。这三座山,名叫“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东峰夏诺多吉峰和南峰央迈勇峰,海拔都是5900多米,北面的仙乃日峰海拔最高,为6032米。三座雪山呈品字型鼎立,藏传佛教称其为“日松贡布”。意为三怙主神山。</p><p class="ql-block"> 相传,三怙主神山原在云南蒙自。因沧海桑田温度上升,导致冰雪消融,雪山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佛祖便命这三位真神前往亚丁。真神极其不愿,但又不能违背佛旨,只好前来。同时询问佛祖什么时候可以离开。佛祖说:只要石开花、马生角,你们全身变黑、四周变为花地,便可以离去。这个传说,寓意生态环境破坏导致气温上升,冰雪融化后的山峰变成黑色的石头。提醒世人保护环境,避免对大自然过度开发。</p><p class="ql-block"> 在藏族同胞心中,这三座神山是慈悲、智慧和力量的化身。信佛者千里迢迢而来,日复一日对其膜拜祈求,都是为了求得现世好运和来世福贵。</p><p class="ql-block"> 牛奶海不远了。不巧的是,天上忽而飘起白雨,呼呼作响的山风,吹动密密麻麻的雨珠打在身上。在山脊上艰难行走的人们不敢撑伞,生怕被风带到险峻异常的山崖下面丢了小命,所以只好毫无遮挡地挨淋。</p><p class="ql-block"> 牛奶湖、五色海,果然是一对神山的宠儿。远远望去,这两个造山运动中形成的小凹陷,一高一低,手牵着手,依偎在三座雪峰的半腰上。</p><p class="ql-block"> 牛奶湖,湖水碧蓝澄澈,然而周边一圈却呈乳白色,好像一个牛奶酪制成的花环。而五色海却有新的神妙,这个海拔4700米的湖面,因气候和时序转换常常变幻着颜色。神山的宠儿,的确各具异秉,名不虚传。</p><p class="ql-block"> 依凭着挑战高海拔,挑战自身承受力极限的愿望,终于攀上此行的终点五色海。攀上山崖绝顶,仰望前方巍立的神山和悠悠青空,快意豪情驱使下,禁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嚎。顿时,胸中所有的郁结,随着身边轻轻飘过的云雾,消失得毫无踪影。躁动的心绪亦随之慢慢平复,一如脚下波平如镜的湖面。</p><p class="ql-block"> 我想,与广袤永恒的天地比,生命实在太渺小,太脆弱。然而,若将它融入天地之间,那么生命也必能借以得到永恒。</p><p class="ql-block"> 如此一想,释然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