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东方宝石”朱鹮,雨中游光雾山

刘建凌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10月16日的行程是早上在汉中市洋县观看被誉为“东方宝石”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朱鹮,下午游“中国红叶第一山”——光雾山。</p><p class="ql-block"> 15日傍晚,我们由荆紫关古镇驱车200余公里到达汉中市洋县,入住梨园农庄酒店。最后的彩云和袁莉选择的这家酒店设施比较高档,餐食口味不错,性价比比较高。</p><p class="ql-block"> 朱鹮生态园离梨园农家酒店只有2公里车程,车行几分钟即到达。这个生态园是集保护救治、人工孵化、科研、观赏等功能为一体的场所,里面建有一座占地的1000多平方米,高100多米的网笼,里面饲养着300多只朱鹮。讲解员说,这些被救治的朱鹮或人工孵化饲养的朱鹮,经过一段时间网笼模拟野外生存喂养后,便陆续放归大自然。</p><p class="ql-block"> 今年是朱鹮重新发现40周年。40年间,自陕西洋县发现7只朱鹮繁衍至5000多只。它们从洋县壮大,飞越秦岭,飞向全国,走向世界。</p><p class="ql-block"> 讲解员介绍说, 自1981年起,为了呵护朱鹮,洋县人民种地耕田,不用农药、化肥,庄稼相应减产,一直延续至今。洋县的优美山林河川、村落稻田为朱鹮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它们在村落附近的山林中筑巢,在水田和湿地、河流中觅食。历经40年的漫长保护,洋县积累的绿色生态存量释放出强劲经济增量,全县有机农产品认证达15大类81种,产值11亿元,品牌价值达70亿元。</p><p class="ql-block"> 2007年之前,生态园一带没有一只朱鹮,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如今这儿共有朱鹮320多只,其中野生的有240多只。</p><p class="ql-block"> 朱鹮曾广泛分布于中国东部、日本、俄罗斯、朝鲜等地。进入20世纪之后,随着生态环境恶化等,朱鹮越来越少。1975年,朝鲜半岛最后一只朱鹮消失;1981年,日本野生朱鹮绝迹。</p><p class="ql-block"> 朱鹮也一度被认为在我国已经灭绝,直到1981年,陕西省洋县野外发现了4只朱鹮成鸟、3只幼鸟,轰动全球。在生态园路边立了一个碑,上面写有“朱鹮发现地,1981.洋县”。路过时,我赶紧停车下去拍了一张照片。</p><p class="ql-block"> 唐代张籍在《乐府杂曲·鼓吹曲辞·朱鹭》写道:“翩翩兮朱鹭,来泛春塘栖绿树。羽毛如翦色如染,远飞欲下双翅敛。避人引子入深堑,动处水纹开滟滟。谁知豪家网尔躯,不如饮啄江海隅。”可见朱鹮性情孤僻。其常在高大树木上栖息和筑巢,附近得有水田、沼泽可供觅食。主要食物有泥鳅、黄鳝、蛙、蝌蚪、蜗牛等,偶尔还吃一些芹菜、稻米等植物性的食物。</p><p class="ql-block"> 我们在离开生态园后,打算在附近看看野生的朱鹮。顾平建议去金沙湖。我看了一下地图,金沙湖在我们去光雾山的路上,属于顺路探访。于是大家驱车前往金沙湖。但是,金沙湖只是一个风景区,没有朱鹮生存的环境。我们便在金沙湖大牌坊下拍了一张“全家福”。</p><p class="ql-block"> 在当地人的建议下,我们前往谢村镇(也是顺道)碰运气。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谢村路边的稻田里,我们前后见到了20多只朱鹮。由于,稍一靠近,朱鹮就飞走了。我没带单反,用小米11拍了十几张。同行的徐劭松警官用单反拍给了我三四张。发在下面供大家一阅。</p><p class="ql-block"> 离开谢村不久便上京昆高速,再驱车150余公里便到达四川北部巴中市的光雾山景区。</p><p class="ql-block"> 到达光雾山游客中心上方的“秦关”大门停车场时,四处都是云雾,细雨绵绵,寒冷入骨。看着这模样,大家心中凉了半截,开玩笑说:光雾山,光雾山,光是雾的山。甚至打算不进景区了。</p><p class="ql-block"> 由于,巴蜀雄鹰在南京时就在南京巴中商会美女秘书长何总的帮助下,与景区协调好了,给我们每人免去90元门票。我们商量了一下,为了不薄商会的面子,还是进去看看。于是,买了60元/人的观光车票,36人正好一辆大巴车。</p><p class="ql-block"> 光雾山景区环境幽静,风光怡人。这里既有峨眉的青秀又有华山的险峻,既有武陵源的灵怪又有青城的青幽;集秀、幽、险、怪于一体,极具观赏价值。光雾山位于我国喀斯特地貌带上。这里有秀丽多姿的岩溶峰丛、千奇百怪的石林、狭窄幽深的峡谷、规模宏大的绝壁、蜿蜒曲折的溪流、旖旎多姿的瀑布、含烟凝碧的池潭、层林尽染色彩斑驳的米仓山红叶;这里有粗犷豪放的巴人文化、古老璀灿的历史古迹、众多的三国文化古迹以及可歌可泣的红色文化。</p><p class="ql-block"> 驾驶员是汉中人,挺热情,第一站就将我们送到“天然画廊”。这是一条山道,全长不到两公里,树木高大,树种繁多,色彩丰富,美不胜收。</p><p class="ql-block"> 在兰沟换乘点换车后前往黑熊沟。沟口的介绍文字显示,这里常有黑熊出没,故名“黑熊沟”。</p><p class="ql-block">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将一条彩沟打得又湿又亮。</p><p class="ql-block"> 沟里的树叶比沟外红得早,色彩十分丰富。沟里阻石众多,水流跌宕湍急,是拍水的好地方。我用手机一路走一路拍,短短两公里的路程走了两个多小时,直到馨月在群里通知景区最后一班摆渡大巴是5:30时,我们才急急忙忙往外赶。可是到了兰沟换乘点,上车后,大巴驾驶员一定要我们等车上人坐满后才开车。结果我们十几个人等了近一个小时,在一群四川人的强烈遣责下,驾驶员才悻悻然开车送我们出去。</p><p class="ql-block"> 就在这时,住宿出现了意外情况。原来,最后的彩云她们订的是景区内的一家宾馆,就在兰沟换乘点附近。由于第二天(10月18日)要在景区大门口举办光雾山红叶节开幕式,所以,所有的车都不能进景区,宾馆无法搞定。这样住宿就出了问题。其一是已交1000元定金;其二是红叶节期间,住宿十分紧张。我接到馨月的电话后,请巴蜀雄鹰再以巴中商会的名义找景区领导帮忙。雄鹰电话打过去后,对方很帮忙,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在明天早上8点前离开景区,不能影响红叶节开幕式。就这样,把这个不可能解决难题解决了(因为摆渡大巴车驾驶员听到我们打电话时就说,红叶节期间,想把车开进景区是根本不可能的)。</p><p class="ql-block"> 今天早晨(18日)起床时,山头上传来轰隆隆的雷声,不久就下起了大冰雹,冰雹过后是大雨。早餐之后,雨渐停,我们基本上按时离开了光雾山景区。</p><p class="ql-block"> 下一站是甘南迭部县。</p>

<p class="ql-block">生态园内的朱鹮雕塑</p>

<p class="ql-block">以朱鹮为题材的大型歌舞广告</p>

<p class="ql-block">九辆车在路边一字排开</p>

<p class="ql-block">朱鹮飞舞</p>

<p class="ql-block">徐劭松摄</p>

<p class="ql-block">徐劭松摄</p>

<p class="ql-block">徐劭松摄</p>

<p class="ql-block">两个名人认养的朱鹮已经放归自然</p>

<p class="ql-block">朱鹮在吃稻田里的鳝鱼</p>

<p class="ql-block">朱鹮在树上栖息</p>

<p class="ql-block">朱鹮终生一夫一妻,十分思爱</p>

<p class="ql-block">36人的全家福</p>

<p class="ql-block">陕西和四川交界处的“秦关”门</p>

<p class="ql-block">光雾山赋</p>

<p class="ql-block">光雾山停车场附近的铜车马雕塑</p>

<p class="ql-block">中国红叶第一山</p>

<p class="ql-block">红军雕塑</p>

<p class="ql-block">天然画廊</p>

<p class="ql-block">树根盘错</p>

<p class="ql-block">兵哥哥和馨月</p>

<p class="ql-block">兰沟换乘站的帐篷</p>

<p class="ql-block">以下是黑熊沟景色,主要是拍水。器材:本人的小米11</p>

<p class="ql-block">与下图是相同拍摄点,对比一下</p>

<p class="ql-block">与下图对比一下</p>

<p class="ql-block">与下图两种色调,对比一下</p>

<p class="ql-block">与下图对比</p>

<p class="ql-block">下午出黑熊沟时天空透亮了</p>

<p class="ql-block">下面是18日早晨的片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