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绝.汲黯(汉)——读史点记(《纲鉴易知录》之一一三)

水之流

<p class="ql-block"> 负命知轻重,</p><p class="ql-block"> 言极谏直迎。</p><p class="ql-block"> 不容性情定,</p><p class="ql-block"> 社稷之臣评。</p><p class="ql-block"> (“汲黯”:汲黯字长孺——?至前122,濮阳——今河南濮阳人,西汉名臣,景帝时任太子洗马,武帝时历任谒者、东海太守、主爵都尉列九卿、淮阳太守,因敢于直谏被汉武帝誉为“社稷之臣”。桑叔文:“楚有子玉,文公为之侧席;汉有汲黯,当朝为之正色。”相关轶事典故有后来居上、门可罗雀等)</p><p class="ql-block"> (“负命知轻重”:当初,汲黯担任谒者,以威严而被人敬畏。东越人互相攻击,武帝派汲黯前往东越察看,汲黯还没到东越就回来报告:“东越人互相攻击,他们的习俗本来就是这样,不值得烦劳天子的使臣。”河内郡——治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发生火灾,大火蔓延烧了一千多家的房屋。武帝派汲黯前往察看,回来后向武帝报告:“普通百姓失火,房屋毗连,蔓延焚烧,不值得陛下忧虑。我路过河南郡,贫穷的人遭受水灾、旱灾有一万多家,有的甚至父亲吃儿子、儿子吃父亲,我慎重地趁着方便,凭着所持的符节,命令河南郡官员开仓向百姓分发粮食,以救济灾民。我请求归还符节,甘受假托天子命令的处分。”武帝认为他很贤良,就免除了处分)</p><p class="ql-block"> (“言极谏直迎”:因汲黯多次极言劝谏,不适合留在皇帝身边做官,就调他到东海郡——治郯城县今山东郯城北做太守;汲黯喜好清静无为,选择郡丞和能干的书吏放开任用,不苛求细微小节且经常生病每天躺在寝室中不出来;过了一年多,东海郡就太平安定了,武帝建元六年即前135秋八月被任命为主爵都尉。武帝对汲黯敬畏、礼遇有加,大将军卫青入宫侍候武帝就坐在床边看他,丞相公孙弘进见武帝有时也不戴冠,汲黯进见武帝不戴冠则不敢接见;武帝曾经坐在武账中,汲黯走上前去面奏公事,当时武帝没戴冠远远地看到汲黯立即躲入帐中,派人传话批准所奏之事。元狩三年即前120秋季,在渥洼水——在今甘肃安西县境中获得神马,当时武帝正准备设立乐府,于是就以它为题材谱成歌曲,汲黯则说:“凡是君主制作乐章,对上要继承祖宗的传统,对下要起到教化百姓的作用。现在陛下获得‘神马’,又作诗谱歌,在宗庙里演奏,先帝、百姓难道能听懂唱的是什么音乐吗?”武帝没有说话但不大高兴。武帝招纳士大夫,经常感到不满足;但他的性格非常严肃苛刻,尽管是平素所喜爱和信赖的人,如果稍稍违犯了一点法令就审讯处死;汲黯规劝他:“陛下不辞辛劳地招纳天下贤士,还没有全部把他们的才能发挥出来,你就把他们杀掉。拿有限的士大夫,让你没完没了地任意去杀害,我很担心天下贤才将会杀尽,到时谁和陛下来共同治理国家呢?”武帝说:“哪个时代没有贤才,怕的是人们不能去识别他们。况且所谓人才,就像有用的器具一样,如果有才干而又不肯全部施展出来,就和没有才干的人完全一样,不杀掉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汲黯说:“我虽然不能用语言来说服陛下,但内心还是认为陛下不对。希望陛下从今以后能改掉这种做法,不要认为我愚蠢而且不懂道理。”过了很久以后,终于免除了连坐的法令)</p><p class="ql-block"> (“不容性情定”、“社稷之臣评”:汲黯性情倨傲,缺少礼数客套,当面指摘对方,不能容忍别人的过失。建元六年武帝正在选征文学濡者,常常爱说我想怎样怎样;汲黯对武帝说:“陛下内心藏着许多私欲,而在外表去装出一副施行仁义的样子,怎么想要效法尧、舜的政治呢?”武帝听了大怒,停止朝见,回到内宫对左右官吏说:“汲黯的愚直也太过分了!”;一些大臣也责怪汲黯,汲黯说:“天子设置三公九卿等辅佐官吏,难道是要他们阿谀奉承,迎合上意,使君主陷于不合正道的地步吗?况且我已身居公卿,纵然爱惜自己的身体,那损害国家的利益又怎么办?”汲黯身体多病,多次向武帝请假,仍未痊愈;庄助又替他向武帝请假,武帝问道:“汲黯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呀?”庄助说:“让汲黯任职当官,没有超越常人的地方,至于轮到他辅佐年少的君主,却能沉着坚定地守护已定的事业,招诱他也不会来,驱赶他也不会走,即使有人自认为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力,也不能改变他的志向。”武帝说道:“对!古时有所谓与国家共患难的社稷之臣。说到汲黯,近似他们了。”公孙弘用麻布做被子,一顿饭不摆设两种肉菜;汲黯说:“公孙弘居三公之位,朝廷赏赐的俸禄很多,他装出一副穷相,是骗人的。”武帝询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有这回事,我确实是伪装欺骗,想以此沽名钓誉。而且没有汲黯的忠直,陛下怎么能听到这些话呢?”武帝认为其谦让,越发厚待他;公孙弘外表宽厚内藏心机,凡是曾经得罪过他的人不分关系远近过后总要报复,因汲黯常常当面触犯公孙弘,公孙弘想找机会杀他,于是当上丞相之后就向武帝建议:“右内史——即右扶风治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管界中居住很多公卿大夫、皇亲宗族,难以治理,不是素有威望的大臣不能胜任。请调汲黯做右内史。”武帝听从了他的建议。元朔三年即前126秋季,任命张汤为廷尉;张汤为人多有欺诈,玩弄聪明来对付别人,汲黯多次在武帝面前质问、责备他:“你身为正卿,在上不能褒扬先帝的功业,在下不能抑制天下人的邪心,使国家安定,人民富足,使监狱空虚没有犯罪之人,为什么却只知道把皇帝定的法令胡乱更改。”汲黯经常和张汤争辩,张汤言词动听,常在条文上求深、小节上过细,汲黯则亢直峻厉、高谈阔论,不能屈服张汤,非常愤慨地骂道:“天下之人说刀笔吏不可以让他们做公卿大臣,果真如此。如果按照张汤讲的行事,将使天下人叠足不敢迈步,眼睛也不敢正眼看了。”元狩五年即前118春三月,有很多地方百姓盗铸钱币楚国尤其严重,于是征召汲黯任淮阳太守;汲黯流着泪对武帝说:“我常常怀着报效您的犬马之心,因为病得很重,不能出任淮阳郡守。我希望担任中郎,出入于宫禁,拾遗补缺,这是我的一点希望。”武帝说:“你是瞧不起淮阳吗?我不久就调你回来。只是淮阳的官吏百姓关系不够谐调,我只是借助你的威望,你可以躺在床上治理淮阳。”汲黯告辞以后去见大行李息说:“我被放逐到郡里,不能参与朝廷的议政了。”后来武帝让汲黯享受诸侯相的待遇在淮阳居住直至去世)</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注:图片摘自网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