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之旅(邹晚娥原创)

zz

<p class="ql-block">今年8月份,我在西安,疫情突袭,我不得不再次踏上旅途。</p><p class="ql-block">于是我决定,去拉萨,去看看老朋友,还有n年前的老房东。心动就行动。在朋友的资助下,买了8/6早晨的机票,8/6号9点就到达了拉萨贡嘎机场,转巴士,顺利到达拉萨市的布达拉宫脚下。只见长长的队伍,戴着口罩,依次向布达拉宫进发,我兴奋不已,蹦跳着,欢呼着,一边打电话叫朋友做好饭等着我,行李也不多,我就刷了个小电驴一路唱着,偶尔停下拍拍就这样来到了朋友的店。</p><p class="ql-block">7号,8号,我都是刷了小电驴在寻找房东家,问了好几个派出所户籍办,都无果。时隔19年,拉萨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前的脏,乱,如今干净整洁,从前的2车道,如今变成了8车道,到处商铺林立,一片繁华景象,我找到了自己当年的店铺位置,就是没找到老房东的家,些许的遗憾。真的想再看看他们,当年那个女孩和他男朋友懵懵懂懂地来到拉萨,住到了老房东的家,口袋没钱了,老房东不但没问房租,还请吃饭,还主动借给生活费,不是亲人胜亲人。他叫次仁古桑,是公安局退休人员,老干部老党员,当年的地址是拉萨市夺底路52号,女儿叫普赤,现在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我找了整整两天,小电驴刷了好几百元。</p><p class="ql-block">在拉萨的这几天,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一位老啊妈,那是我到拉萨的第二天,我出来吃早餐,她和朋友住同一小区,她身着藏袍,手摇着小经筒,走在我前面,看她虽然走得有点蹒跚,但每一步都苍劲有力,我不由得跟上她,惊呆了,她竟有几分神似我的妈妈,倍感亲切,于是一起走着攀谈着,得知她今年90岁,比妈妈大三岁,她也很高兴地和我合影,真是个热情的老啊妈。最后一次是8号早晨,我们手拉手一起走了好长一段路,她的手好温暖好像妈妈的手,她应该是去大昭寺转经,而我是去寻找房东家,她还有一个老姐妹一起,我们手拉着手一直走到公交车站,突然她变魔术般把她手上的2颗奶酪转移到我的手心,我马上转移回去,她执意要给我,盛情难却,然后道别,她上了车,她一直向我挥手,我目送她,直到看不见了。然后,我把奶酪送到嘴里,感觉那奶酪是那么的香,那么的甜。</p><p class="ql-block">由于拉萨消费实在太高,朋友实在太忙,我实在清贫,于是我买了9号到成都的火车票,准备离开了,有缘再见。</p><p class="ql-block">行李太重,非常感谢拉萨三个警察叔叔,应该是乘警,一直帮忙提着护送到车厢。欣赏美景,还是要坐火车。一路拍着,欣赏着车窗外的高原,圣洁的雪山,金色的阳光,绿幽幽的草地,成群的牦牛,慢慢变为黑点的羊群,一片金黄的沙滩,来到拉萨,心灵得以洗涤,升华,又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p><p class="ql-block">随着火车徐徐前行,我竟出现了高反,有点头晕,鼻血突然流了出来,问旁边的大哥拿纸,好热心的大哥比我还紧张,马上从他口袋里掏出纸来问我够不够,不够他再拿。</p><p class="ql-block">从拉萨到西安这段坐得很满,和我坐一起的是我们湖南株洲的一小伙,他高反严重,难受时还得跑去餐厅输氧气,我们互相照顾,轮流地在座位上睡一会。</p><p class="ql-block">到了西安,很多人下车了,换了辆列车,这辆列车是没有手机充电的。上的人不是那么的多,火车上空的座位就多了起来,于是我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株洲小伙,自己去找了个可以睡的位置。火车上人大多友善,我对面的大哥把充电宝借我充了电,得知他是成都税务局去拉萨出差的,他们有一群老哥们,其中一个年近七旬,娶了个20多岁的娇妻,还生了个娇儿,,由娇妻在拉萨带着上幼儿园。我站在他的角度为他们勇敢的爱情点赞,并祝福他们。他的朋友一直不太理解他们的事,我和他聊着,他高兴着,对他朋友说:“你看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