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師叔、左老師,We are Family~

勤快的大熊貓

<p class="ql-block">  第一次跟着左老师学心理学全息是2019年的6月份,日期我还记得:2019.6.24。7月初去了趟南京,在南京自由行期间给老熊猫买了条南京当地的丝绸围巾。后来老熊猫让我把这条围巾送给左老师,一开始老熊猫只让我自己去左老师的工作室进行咨询。结果有一天,也就是2019.8.19,我们这对熊猫母子一起来到左老师的工作室。当时左老师单独给老熊猫进行心理咨询,我在外面最南面的房间摆沙盘。自己内心是怎么想的就怎么摆,丝毫不掩饰。做最真实的自己。</p>

<p class="ql-block">  这也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所以这张照片我一直保留到现在。老熊猫的咨询结束之后,我向左老师、老熊猫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并向她俩讲了我摆这个沙盘的感受,当时老熊猫也被这个沙盘震撼了。</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第一次见到王师叔是在11月底的最后一个周一,当时我正在和左老师进行咨询。然后有一个穿着深蓝灰色呢子大衣的大叔来到工作室,找左老师要个什么东西,具体要什么东西我也记不清了😓。然后他走了,咨询继续。我问左老师:“左老师,刚才那位大叔是谁?”左老师回答:“哦,那是我丈夫。”我点点头:“哦,原来是师叔啊。我以为他也是来做心理咨询的呢。”</p><p class="ql-block"> 2019.12月中旬,汪锦青老师(也是左老师的师父)到烟台芝罘区汽车总站的全季酒店举办心理学全息的工作坊,左老师建议我去参加,一开始我对这件事是抗拒的。后来还是硬着头皮去参加了,说句实话,我不去参加的话,那才叫真正的后悔。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汪老师,感觉他说话很幽默、很逗。听他老人家的课只会越听越兴奋,没有丝毫困意。第一天晚上,汪老师叫暂停,让我们休息一会的时候。我这是第一次和王师叔交流、接触,我们俩还互相加了微信,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很亲和、没有半点架子、说话的语气柔和。我和王师叔说了这样一句话:“王师叔,我觉得你和我爹相比。你比他强。”王师叔说:“哈哈哈,别这么说,你爹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你亲爹。”在2019年过完十月一国庆长假的第一个周一,在我咨询完我们父子俩之间的问题之后,左老师让我打了个电话给老爹。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通话,但是我也能感受到老爹的爱,感觉身体发热。现在品一下王师叔的这句话,感觉真是这么回事。</p><p class="ql-block"> 和王师叔、左老师的感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尤其和左老师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咨询师、被咨询者的关系。现在相处起来就像一家人一样,不仅如此,再进化,胜似一家人。不仅和他俩,和浸泡在心理学全息蜜汁当中的同修们一样,We are Family~相亲相爱的一家人。</p><p class="ql-block"> 写到这,感觉身体热乎乎的。感受这股能量,接着写吧。</p><p class="ql-block"> 现在老熊猫也把左老师的办公室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天天往那跑。我下班回家问老熊猫:“你这是天天去工作室哈?”老熊猫哈哈笑着,朝我扭了两段大秧歌(东北的特色之一):“是啊,我要努力提高自己,当你找了母熊猫之后我要当个慈祥的好婆婆。到时候我们3个一起修全息,好好修吧,学海无涯。”我说:“是啊,你天天去吧。那边确实是个蜜罐子,甜着呢。”</p><p class="ql-block"> 王师叔也为我的工作和终身大事着想。今年的3月1日。给我找了一份幼儿教师的工作,虽然干到7月中旬就不干了。但是也让我明白了如何当一个合格的Father,把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当成自己的Baby一样对待。然后他准备给我介绍一个在烟台山医院新园区当护士的母熊猫,1991年属羊的。这让我很感动,不过我觉得自己的收入配不上对方。最后还是被我委婉拒绝了。王铎大哥说:“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p><p class="ql-block"> 前天,我去王师叔的新湖财富公司(烟台市芝罘区环山路96号的第一国际大厦17楼)我决定去投奔他了。去填了入职申请表,又见到了第一次见面的老朋友孙哥(孙增涛,1981年的)左老师也建议我在这好好干。我前天到王师叔办公室的时候,王师叔也说,这边的工作很轻松。和我在一起战斗的同志们都是那天在环海路那边,一起去了解新湖财富的同志们。当时是由慕经理主讲的。</p><p class="ql-block"> 这就是胜似一家人,写到这浑身发热,不过不是发烧,哈哈哈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