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莫干山

龙在天

山路很长<br>修篁万竿擎起十月清凉<br>清风和鸟鸣此起彼伏<br>我将莫干山和一缕炊烟<br>在心口摁了又摁

所有的思念<br>刚好是雨滴敲窗的声音<br>远处迷蒙的山峦<br>像苕溪河的波浪<br>一波又一波朝我赶过来

你说<br>你将我的耳朵藏进了山谷<br>藏在那<br>就能听见满谷的鸟鸣<br>——在那<br>小草绿了一遍又一遍

你说<br>你将我的呼吸藏进了森林<br>藏在那<br>你就可以用你的呼吸轻轻覆盖我<br>——在那<br>莫干山和流岚醉过千百回

你说<br>你将我的心脏藏进了干将手中铁锤<br>藏在那<br>就能千锤百炼<br>——在那<br>剑池的碧水将历史和尘埃洗了一遍又一遍

你说<br>你将我的眼睛藏进了苕溪河<br>藏在那<br>就能清澈、奔腾不息<br>——在那<br>有千里杨柳岸清风明月

你说<br>你将我的思念藏进了山脚下的小村庄<br>藏在那<br>就能在鸟鸣中醒来在炊烟里回家<br>——在那<br>母亲的乳汁铭刻着每个游子的姓氏

许多年过去了<br>你早已掏空了我<br>于是,所有远方成为诗中的你

策划:龙在天<div>撰文:柏 来</div><div>摄影:龙在天</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