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岁婴儿,由于疫情原因,经历了与亲人分离的煎熬

水果阿兰

<p class="ql-block">2020年刚刚敲响新年的钟声,可怕的新冠疫情便夹带着冰冷的飓风横扫世界各个角落。毫无思想准备的人们,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开启了做好防护疫情的准备工作。</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中国大地上被冰雪覆盖,而位于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澳大利亚,正处在炎炎夏日中。那里处处充满了鸟语花香,仿佛疫情与它们没有丝毫的关系,人们自如地出入国境。</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无奈地分离</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快要到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了。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凯文,才半周岁,要随父母回到中国看望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并一起度过他的第一个中国年。</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伴随飞机的轰鸣声,安全降落在中国的广州。还不懂事的凯文,先随父母逗留在广州游玩。对眼前的一切感到陌生又新鲜,这是哪里?到处都是人,还挺热闹。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从大人们的脸上体会到了一种兴奋之情。他坐在妈妈怀中的婴儿腰凳跟着手舞足蹈。</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骑在爸爸的肩上,躺在妈妈的怀里,凯文被幸福包围着,每到一处景点,他的两只眼睛都不够用,眼前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充满了新奇,潜意识中明白都是祖国最美的地方。</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短暂的广州之行一结束,凯文又登上了飞往苏州的航班,来到外公外婆家。还没有到一岁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天灾?苏州的风土人情,苏州的小桥流水,苏州的迷人风景都只停留在小凯文的视线中。</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迅速在世界蔓延,中国的传统佳节也被笼罩在灰暗的疫情之中,各种封城消息不胫而走,谁都没有心情过节。</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已经订好回国的机票,行程不能改变,澳大利亚方面传来不好的消息,那边也出现疫情,规定从几月几号开始,只准澳大利亚国本土人员入境,中国人不得进入澳大利亚。凯文的外公外婆都是中国国籍,她们本打算跟女儿女婿一起前往澳洲,帮助他们带孩子,虽然早已取得澳洲签证,但是这一不准中国人入境的规定,阻止了凯文外公外婆的澳洲之行,也改变了凯文与爸爸妈妈的回程计划。</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凯文因为在澳大利亚出生,根据澳方规定,在那里出生的小孩都属于澳洲国籍,所以小小的凯文没有选择加入其他国籍的权利。</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接下来,凯文一家面对的问题是,他如果随父母一同前往澳大利亚,父母就有一方没法工作,因为不到一岁的凯文还需要大人的照顾和陪伴,本来说好的外公外婆一起过去,把凯文带到上幼儿园就回国,可是现行的澳大利亚政策不准中国人入境。无奈之下,凯文的爸爸妈妈只能忍痛将小凯文放在了外公外婆家,在国内由他们来照顾。</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还没有断奶的凯文被妈妈狠心将奶断掉,不会说话的凯文喝不到妈妈的母乳,天天嗷嗷地叫,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妈妈坐上回澳大利亚的飞机,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悲伤,那神情,谁看到都会留下同情的眼泪。</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你以为凯文的爸爸妈妈心里会好受吗?妈妈上飞机前,眼睛早已哭肿,抱着孩子亲了又亲,不舍得松手,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呀!</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可怕的疫情,无情的澳洲入境政策,让小小的凯文不得不离开父母,呆在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家。</p>

<p class="ql-block"><b>异乡的牵挂</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爸爸妈妈回到澳洲后,天天与凯文视屏通话,还不到一周岁的凯文,傻傻地望着视屏中的爸爸妈妈逗他笑,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天天出现在触摸不到真人的视屏中,慢慢地对爸爸妈妈没有了再次见到的兴趣,小小年纪中只有外公、外婆还有爷爷、奶奶的印象。</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一回到澳洲,爸爸妈妈的公司分别决定员工都可以在家里办公,凯文的妈妈(持澳洲绿卡)别提多后悔没有把凯文接出来。思念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天天以泪洗面,发视频,孩子又不懂事,没法与她交流,急得她每每都对着视频大哭,哭红了双眼也是无济于事。</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外婆刚刚做完一个大手术,身体还没有恢复,照看小凯文的艰巨任务便落在了外公的肩上。他既要照顾卧床养病的老伴儿,还要给凯文热奶换尿布,60岁的老人,没有享受一天退休时光的乐趣,完完全全被家务缠身。尤其是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这是何等的艰难?</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终于熬过了寒冷的冬天,我国的疫情状况有所好转,凯文外婆的身体慢慢恢复,能下地走路,能带着凯文出门遛弯,外公肩上的担子稍微减轻。</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凯文也学会走路,会叫外公外婆,会说简单的词汇,会叫爸爸妈妈了,可是,爸爸妈妈在哪呢?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对爸爸妈妈的印象非常模糊。</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内,爸爸妈妈照样都出现在视屏中,而凯文见到他们,马上把头扭开,甚至于把外公的手机关掉。</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他这是怎么了?是跟爸爸妈妈赌气,走时没有带他一起走?还是感觉他们像一个陌生人?第一个感觉应该不会有,因为爸爸妈妈走的时候,他还不到一岁,妈妈的印象比较模糊,第二种感觉有可能。他的心里的认知只有外公外婆是他最亲近的人。小孩子就是这样,在他们的认知世界中,谁离着他越近,谁就是最亲的亲人。</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小孩子的精神世界,大人们不是很清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身边缺少母爱和父爱的凯文,内心是孤独的。尽管每天无忧无虑,到了一岁多,会说话,会叫爸爸妈妈时,他仿佛张不开口,只会叫外公外婆。对着视屏中的爸爸妈妈,用手指着、点着,摸不着,更是没法体会到父母的切肤之爱,里面的爸爸妈妈是假的。</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时间在慢慢流淌,不知不觉,大半年就过去了。远在大洋彼岸那端的澳大利亚,爸爸妈妈忍受着思念家乡,挂念孩子的内心痛苦的煎熬。孩子一天天长大,却不能留在身边扶他学走路,不能教他第一声叫爸爸妈妈。这样的事情,任何做父母的都不愿意遇见,没有办法,凯文一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这也是情势所迫,谁也是不愿意的。</p>

<p class="ql-block"><b>爷爷奶奶继续接力照顾</b></p><p class="ql-block"><b><span class="ql-cursor"></span></b></p><p class="ql-block">凯文的外公外婆太辛苦了,要知道照顾一个才几个月的婴儿,有多么的困难。首先喂奶,换尿布,作为一个将近60岁的外公,一切从头学起,外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有的家务和照顾外孙的艰巨任务都落在外公的肩上。</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从笨手笨脚地学着给外孙喂奶、洗尿布,哄睡觉,到熟练摸透照顾小孩子的一些规律,磕磕绊绊地把小外孙带到一岁半,会说话,会走路,外公真是辛苦。爷爷奶奶把家安顿好,也马上从北京飞到苏州,将小孙孙接到身边继续照顾。</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来到北京的凯文,已经一岁半,会走路,会说简单的词汇,爷爷奶奶像捧个宝似的细心呵护。</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北方的天气比较干燥,不像南方那般潮湿。来到北京没过几天,凯文就开始上火,伴有小许发热表现,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就是水土不服,这下爷爷奶奶就放心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长相虎头虎脑的小凯文,适应能力特别强,也非常懂事,从来不哭不闹,非常听话,也不惹爷爷奶奶生气。</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为了让小小的他多看看世界,多长点见识。爷爷奶奶把北京所有的公园基本都带他转遍了。北海、景山、天安门、中山公园、天坛、颐和园、圆明园......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甚至于八达岭长城都带他去过。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些地方的风土人情,人文历史和历史典故,但是在他小小的年纪中,却大开眼界,增长了见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又是一年过去,凯文又增长了一岁。终于传来妈妈可以回来接他的消息。但是下飞机后,要接受去宾馆隔离14天和在家继续隔离7天的防疫要求。那也是高兴的事情。母子终于要见面了,凯文的妈妈跟爷爷奶奶说要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见到儿子。于是爷爷奶奶不得不在凯文妈妈回到苏州家的前两天,将凯文送回苏州外公外婆的家中。</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6月10日,凯文的妈妈刚一下飞机,就被拉去当地宾馆隔离,这是咱们国家防疫措施的要求,当然要遵守。不光是咱们国家这样要求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尽在家乡咫尺,却不能见到日思夜想的儿子,她忍受着隔离期间思念儿子的煎熬。</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漫长的14天,终于在期盼中一分一秒地度过,回到家,也第一眼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两岁半了,儿子已经长高,长大,会说话。</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缺失了这段成长期间的陪伴,当妈妈的心里五味杂陈。她紧紧地搂住儿子,泣不成声,凯文见到既亲切又有点陌生的妈妈,不知如何是好,用手轻轻地抚摸妈妈的脸颊,将自己的脸贴近妈妈,这就是我的妈妈。</p>

<p class="ql-block"><b>回程路漫漫</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没用多长时间就跟妈妈熟了,毕竟是血缘关系,是妈妈的亲生儿子。此次回国,打算接凯文回澳洲,买的是往返机票,回程应该9月21日。因为凯文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如果再不回去,恐怕外语和很多要学的东西都跟不上,所以凯文的妈妈很着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凯文特别可爱,也聪明,看着大人们玩手机,自己也学会了,知道那个按键是做什么的。一次淘气,被妈妈罚站,外公拍下了他被罚站的一幕。他拿起外公的手机,把被罚站的照片发给爷爷奶奶,并注明:我被罚站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他认识很多字,都是爷爷奶奶在北京时候教给他的。呵呵,还学会了告状,但是离着那么远,爷爷奶奶也爱莫能助呀,只得安慰他要听妈妈的话,听外公外婆的话。</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两个月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离回国的时间越来越近。突然,澳洲方面传来消息说,那边疫情严重,飞往澳洲的航班取消。就是说,凯文和妈妈暂时回不去了,他们的回程飞机已经停飞。</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疫情闹得,打乱了整个世界的一切秩序。</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其实对咱们中国人来说,回不回澳洲真的无所谓,因为祖国越来越强盛,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面对动荡不安的世界,哪里也不如中国好。可是,话说回来了,凯文母子俩回不了澳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凯文的爸爸不能回到中国,一家三口不能团聚,这可就是家中的大事呀。</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个疫情闹得,让多少家庭承受分离之苦,凯文的例子,就是千万个家庭遇到这一困境的缩影。何时能团圆,现在是未知数。</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文中图片均为今日头条官方免费提供,谢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