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有呼吸,文章才能鲜活

汐止水

<p class="ql-block">开始画画后,就鲜少写作,每日早晚安倒是没有落下,不过,都是用的以前的一些素材。又或许,是写作遇上了瓶颈,才开始画画的,好像腻歪了那些随笔散文、心情日记,自古以来伟大的作品,从来是颠沛流离、悲欢离合,硕大的时代背景,鲜明的人物风格,曲折离奇的故事,发人深省的思考。</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谁会关心一个小人物的生活呢?谁会把光阴浪费在一个小人物的碎碎念里呢?谁会在意一个小人物笔触下的岁月呢?</b></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2, 126, 251);">我每一次停笔,都是因为找不到写作的意义了,一遍遍质疑初心,一遍遍重回故里,生活就这样迂回前行。</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好在,每一次停驻,都是暂且,我知道,不管隔多久,我都还是会重拾笔墨。就像小时候抓阄,恰好抓了一瓶墨水,一盒火柴。<b>生命中一定有一些与生俱来的东西,在冥冥中指引你,一点点靠近,一步步前行。</b></p>

<p class="ql-block">十年前,我还在写爱情小说,那个时候,想把生命中求而不得的好比爱情、好比冒险,都在创作的过程中一一呈现。但我不是个好的写手,我眼里只有男女主,其他的角色轻描淡写得甚至没有性格。<b>读了《红楼梦》,大抵是再也不敢落笔“故事”,曹雪芹对笔下人物的悲悯与观照,让人叹服。</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十年后,我落笔散文,虽然被人耻笑“只懂风花雪月”“写散文没有任何意义”,却还是固执己见,<b>我想把自己遇见的人间美好诉诸笔下,或如画风景,或温暖小事,或诗词经文,或平淡生活。没有人在意小人物的生活,但我觉得他们也值得被记录。人间值得,因为他有爱,有温暖。</b>《小妇人》里一句“记录下来,便有意义了”,它适时拯救了我的迷茫与焦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风花雪月”里浮浮沉沉,嘴角总溢满微笑。</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是从哪一刻开始又迷茫了呢?</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应该是被束缚住脚步,不能远行,不能见山河辽阔时吧。<span style="color:rgb(22, 126, 251);">笔下的一切都在重复,心境在重复,文字也在重复,我受不了写无意义的东西,浪费来读我文字的人宝贵的时间;我厌倦了以文笔的美好掩盖思维的枯竭,如果美好却空洞,那与谎言无异。</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生命应该是鲜活的,文字亦然。每个人执笔都有他的初衷,落笔都有他的风韵,成文都有他的信仰。</b>与其逼迫自己咬文嚼字,拾荒从前,不如暂且搁笔,暂时休憩。<b>心灵需要喘息,心境方得澄明,文字才有呼吸,文章才能鲜活。不论我是在记录还是唠叨,它都还是有灵魂的。</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大抵,是我迷茫许久以来,落笔最得心应手的一次,毕竟,文章本天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