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嫚的心情日记(4):这是我的国庆节

大嫚

<p class="ql-block">一早驱车返城,假期已过,路上不再拥堵。</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道路两旁的树木急速地向后退去,忽然觉得时间比这树木跑得还快,它不是长着脚,而是插着翅膀,它不是在走,而是在飞。这不,眨眼的工夫,七天的假期结束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我是喜欢秋天的,秋天会让人感受到那种在光阴的绸缎上慢慢织秀的静美。这个假期本打算去坝上赏秋,但有琐事牵绊,无法达成行程。据说坝上那“一片秋色”会让人痴迷到找不着北。前年夏天曾去过,满目苍翠,只有一眼望不到的绿,虽消暑热,但未免单调。</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先是看望母亲。母亲的状况虽稍显稳定,但依然消瘦得厉害,佝偻着的背上的脊骨似乎要穿透皮肤。看到我们,母亲自然是欢喜的,但却连一句囫囵的话都说不出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母亲的身体是从8月份开始每况愈下的,几日不见,母亲便衰老得变了模样。心里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预感,喉头被哽咽堵塞,欲哭无泪。朋友说:“人间最温暖的事儿,莫过于叫一声‘妈’,有人答应。” 这对于我来说,已是奢望,母亲不仅说话吃力,听力也几近丧失殆尽,看到你的嘴在动,她只是茫然地瞟着你,目光迷离。</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母亲的现状常让我心中生出无限悲凉,仿佛看到那个日子正张着血盆大口,试图将母亲吞噬掉。但我除了束手无策,一点办法都没有。老舍先生说<b>:“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儿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儿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b> 我是自私的,明知“活着”对母亲是种煎熬,但我还是祈愿母亲能活久些,再活久些……</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不能远游,只好在方圆100公里的范围内转悠。去了莱芜的九龙大峡谷,去了沂源的溶洞和日照的海边,看了山景,也吃了海鲜。</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个假日最能见证南方与北方气候的迥异,南方热得出奇,我们则冻得瑟瑟发抖。七天里差不多每天都是天色灰迷,秋雨霏霏。山间的云岚漫游在低空,湿漉漉的,扯一把能拧出水来。房前屋后,高悬在枝头的柿子在细雨中摇曳,像一盏盏小灯笼,喜庆着山里的村庄。金黄色的野菊花在沟边崖洼开得灿烂,一丛丛一簇簇,弥漫着特有的清香,空气都被熏染得馥郁起来。翠绿的爬山虎已染上了时间的颜色,红遍了路边的灰色石崖,再过些日子,叶子还会呈棕红色、铁锈色。记得桑格格在她的书里说过<b>:“绿的尽头是红,红的尽头是褐,而褐色的尽头是悠然坠下,回归大地。没有一种颜色的尽头是空无,总是有另一样生命的形态接替,所以,自然什么都不曾失去。”</b> 诚然如是。</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次短途旅行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国民的素养近几年在大幅度提升: 无论在山里还是在海边,虽游人如织,但秩序井然,并不见沸反盈天的喧哗场面;自助餐厅内杯盘狼藉的现象大有改观,人们将光盘行动落到了实处;沙滩上已看不到清洁工人随时随处捡拾垃圾的身影;路上的车辆各行其道,随意变道、穿插的情景已不多见……这让我对"文明是最好的风景"有了更切身的体会,这样的出行才能怡悦性情。</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一向不喜傻乎乎地摆拍,被不知情地“偷拍”了几张,腰腹虽稍显臃肿,但大长腿还在,下颌线还在,心下窃喜!</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得知好友沙沙与沁又趁假期相聚,不无醋意地说笑:“我的天呐,你俩又搞到一块去了!” 我已被邀约多次,无奈心有挂碍,总是脱不开身。心里一直期盼着这一愿景终会达成。</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玩美篇几年,最大的收获莫过于交了几个知心朋友,像珠儿老师,像沙沙,像沁,才华令人刮目,为人又真实坦诚。</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都说虚拟的世界没有真情,可我们虽未曾谋面,却能心意相通。在她们面前,你不用藏着掖着,乐了,你可以笑;烦了,你可以哭,无需顾忌什么。真正的朋友是一生的风景,不是加了好友的就是好友,不是在朋友圈的就是朋友,人生苦短,余生唯愿与让彼此舒服的人一起走过。</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谢谢亲们,有你们真好!愿我们一生一起走,相伴左右,无问西东。</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几天,还有一些细碎的小温柔,不经意地就成为了我回想起来时的心头暖流。</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有人在山上的景区昏厥,脸色煞白。她的家人急得团团转,大声吆喝着:“有谁带糖了吗?我爱人低血糖。” 大伙儿不约而同地翻起了包。有人从附近的饭店端来了糖水,有人掐着病人的人中,有人往病人的身下垫着衣物。看见她慢慢缓过气来,这些素昧平生的游人才松了口气。</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一辆越野车不小心陷入了泥泞中,司机小伙儿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急得他抓耳挠腮,冷汗直流。见此情景,十几位游人陆续赶来救援,先在车轮前铺上捡来的干枝条,然后齐心协力把车推出了泥坑。他们的身上满是车轮激起的泥点,却没人介意。司机小伙口中嗫嚅着感谢的话,不停地拱手叩谢。</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旅途中,高德地图的导航也一改往日不带感情色彩的指引,开始彰显人性化服务,尤其是模拟古力娜扎的奶声奶气的女音常让我忍俊不禁。诸如:前方有列车通过,稍等,和铁家伙硬碰硬,咱们可伤不起哦;前面事故多发地段,慢点开,不出事故,咱们才有更多故事呀;弯道啦,怎么开这么快?你以为是脑筋急转弯吗;注意哦,右边有车车并入,让让人家没什么大不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就是生活啊,或让人不胜唏嘘,或让人心生暖意,或让人……哈哈,一时不知如何收尾了?碰巧看到一公号上这样写:“节后第一天,分享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坏消息:苍天鸭!2021年的假期全!部!放!完!了!接下来是日复一日的上班、上学生活。好消息:还有85天,就放元旦假!一个全新的开始就要来了!”——就是它了!</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完稿于2021年10月8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