稔子的回忆

深海

文章作者:深海(吴兴华)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小时候野生稔子经常被我当作零食吃,这些来自大自然的馈赠,弥补了我们农村小孩的缺憾。童年的记忆,就像一首无词的歌谣,回想在每个绵长的旧日子里,真叫人念念不忘。<br> 山稔也叫石榴子,属于桃金娘科矮小常绿灌木,是一种多生于南方的野果,味道甘甜可口。各地叫法不同,我们本地人叫稔子。虽然离开家乡几十年,但家乡的味道依然留在记忆里。每年春夏之交,稔子树就开花,它的花粉嫩似桃,很漂亮。但好像又没有桃花那么妖艳,多了份朴质感。稔子花每朵五个花辨,每片花瓣仅有手指般大,盛开时的花瓣均匀铺开,露出里面的红色花柱及黄色的花蕊。也有紫红色的、淡白色的、粉红色的。香气很淡,但盛开时节,山上稔花似海,簇簇相拥,争奇斗艳,绚丽多彩,宛如一幅美不胜收的乡村风景画。稔子是一边开花,一边结果,它的果实先是青色,很小一个个。先青而黄,然后慢慢变红变大,到七八月份,稔子成熟,颜色变紫。漫步山间,一丛丛的山稔树上硕果累累,圆嘟嘟的。紫黑色的稔果最好吃,浅紫红色的果实也可以吃,但有点涩,吃多了容易引起便秘。<br> 端午节前后,一般会下一两场雨。山上的稔子花开,灿若红霞。几阵微风,几番细雨,漫山遍野被搓洗成苍山如黛、原野如毯。粉白色的稔花开满了山坡,还有数不清的各种野花竞相开放。我和小伙伴一边放牛一边采各种各样的野花玩,唯独舍不得摘稔子花,因为期待着它快点长成果实,让我们美美地享受。<br> 每到七八月,家乡连绵的山坡上杨梅、牛甘果、稔子等各种野果树相继结果。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稔果成了乡亲们最好的水果。那红红黑黑的稔子挂满枝头,山风徐徐吹来,晃动着胖乎乎的脸,散发着淡淡的香。忙于农活的大人们也不时挤出时间来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馈赠。男女老少齐上阵,山岗上到处都是人,摘的摘,吃的吃,个个嘴唇,舌头,手指,都被染上了艳丽的紫红色。在过去那个缺少粮食的年代,稔子更是一种充饥的美果。<br> 摘稔子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学校放暑假后,正是农忙季节了,大人们忙于农活,小孩子要给生产队放牛。我们将牛赶到山上后,让牛群悠然自得地吃草,就跑去摘稔果吃。那时山上的稔果漫山遍野都是,夏季雨水特别多,下雨过后,太阳一晒,稔果熟得乌黑乌黑的,非常甜。我们吃完一个又一个,根本停不下来。吃到肚皮实在撑不下时,就四脚朝天躺在山坡草坪上休息一会,再摘些放进口袋拿回家给家人分享。小伙伴们喜欢比赛看谁摘的多,反正满山的稔子也不愁会摘完。<br> 听老人说,大雾天去山上摘稔子才好吃。因为大雾前一天都会有大太阳,把稔子晒得又紫又黑。水分一干一湿,这样的稔子吃起来又香又甜。摘稔子是快乐的,因为又得吃又得玩,但有时也会遇到麻烦。在稔子树中,有时会碰上黄蜂窝。一旦碰到它,十有八九会被蜇上,连旁边的小伙伴也一起遭罪,痛得哇哇叫。那时我和小伙伴们身上经常是被蜂蜇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黄蜂有好几种,蜂窝结在稔子树上的黄蜂最小,被蜇到后半小时疼痛就会消失。那些在地里打洞做窝的地王蜂,个头有指头般大,被蜇上会痛得发热发冷的,三两天还会痛,有时不得不去医院打针止痛才解决问题。<br> 在外工作后,偶尔回家乡也碰不上季节,很难吃上新鲜的稔果。每到这个季节,我就到超市买两瓶美味的稔子酒品尝,一解对家乡味道的思念。稔子酒是用采摘来的稔果经过三蒸三晒后,按照比例加入枸杞、红枣、冰糖和米酒,泡制三个月左右,就可以做成果酒了。稔子酒属于优质果酒,颜色深红,可溶性固形物含量高,酸甜适度,果香浓郁,甘醇香甜。酒精度数低,有补血安神、滋补肝肾等作用,男女老少都可饮用。<br> 现在,家乡的山种上了大量的速生桉树,野生稔子树越来越少了。即使有少量稔子树,结出的果实味道也远远不如从前。每次回家乡,我都会到山坡上走走,虽然童年的生活已经遥远,但回忆起来却倍感亲切。我一遍遍地深情回想,一次次地忘情追忆,童年的欢声笑语,童年的轻盈脚步不时在脑海的天空里弥漫,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又闻到吃稔果淡淡的青香。<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