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来了!我也回来了】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这种小花,在我们屯儿叫“扫帚梅”。在喜马拉雅山上她们叫“格桑花”,也叫“格桑梅朵”。她们是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的花。她们象征着一切希望和幸福美好和吉祥。</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春天太勇敢不是我,夏天太孤单也不是我,喜欢秋天的才是我。最好的季节,最好的阳光,最好的你们。喜欢秋天的人,都经历过千山万水又峰回路转。冬是孤独,夏是离别,春是两者之间的桥梁。惟独秋,渗透所有的季节。光阴之美,不舍昼夜。等风来,等花再开。</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这是月潭镇的一个我们不知道名字的村庄,吸引了很多疫情之下憋出了内伤的人们。此组照片是我的脑残粉我大侄女拍摄。我老头坐在车里嗑瓜子,笑着看着我和大侄女一起玩儿。大侄女粉我到什么程度呢?她的手机里存的都是我的照片,我对于她,是神一样存在的大姑!</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因病申请离开教学一线,申请了两年,今年八月新学期终获批准,转为行政岗,去工会做干事。因为不能与大家共同战斗在一线我很愧疚。而且痛哭了一场。原来自已是舞台上的主角,现在转为幕后了。很失落的感觉。内心无比感激学校对工作三十多年的身体不好的老教师的关心与照顾。</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现在,我不用脑子里飞速地想:今天谁没来上学,为什么?谁的饭盒没带?这孩子为什么不吃蔬菜?他咋不吃木耳呢?是不是过敏?谁和谁会不会打起来?小Sei一抑郁就自己藏起来,这次他又藏在哪个洗手间里了?是南楼还是北楼?我得兵分几路去找?谁的家长说孩子衣服丢了,我得让他去哪找?动线是什么?昨天和今天有哪个家长拜托我什么事了,我完成了处理了吗?作业还有谁没改?一会儿去班要强调的是哪几个字?香港的港为什么总少一横?满意的满明明是左右结构为什么非要写成上下结构?还有什么作业没批?明天讲什么,该二次备课了吧?去趟洗手间?还是憋着吧,忙完手头的事儿再去!喝茶?没有时间泡!喝口水得了!一会儿上早自习了,一会儿上间操了,一会儿科任课送队了,一会儿吃午饭了,一会儿午读了,一会儿又要科任课送队了,一会儿送放学队了,谁的家长为什么不及时来接孩子?一会儿又课后托管班了……33年,我天天如此。</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或者更多的结。结,也是劫。因为这个结,才有了草木皆兵中的风吹草动;才有了破釜沉舟的哭天抢地;才有了平凡世界里的英雄梦想。你可以没有梦想,但不能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你可以长相平凡丢到人群里就被淹没,但不能随波逐流成为没有个性的复制品;你可以被压力逼迫得痛哭一百次,但哭完记得笑一千次给它看。</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愉快的一上午:做饭做家务跟老头子贫嘴;愤怒的一中午:因为他要出去一会儿办点急事不能陪我在阳光正好的时候拍照,先是怒吼接着跳脚儿撒泼哭鼻子,就差满地打滚儿了,他出去后,我六次怒刷他的银行卡买些有的没的;还算满意的傍晚:他办完事情马上回家立即帮我赶在太阳落山前拍了照,又陪我去亲戚家吃晚饭。脾气好的老头子,谢谢你包容我的爆脾气!我今天真是作得有点儿过分了!更年期妇女太可怕了!</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我还边拍照边说我哭的稀里哗啦眼睛是不是肿了,他说是。我说你必须给我找角度拍出不肿的样子。给我拍好看了,要保证出片率!照片,还算满意!都是原图,借了夕阳的光儿,它淡化了了我脸上皱纹。最后我说:“老头儿,这段时间你败跟我一样滴!嗷!我今天是有点过分,你可败当真啊!”他默默地,他说不出。</b></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b></p><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0px;">拍摄器材:苹果12,pro,max</b></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