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合肥II柘皋镇的老街印象

pp曹(坚持原创)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柘皋这两个字如果不加注拼音,会有很多人不认识或读错音,因为是生僻字,除地名专属外,如今的社交往来中很少能够用到它,所以它给人以神秘又古老的感觉。</p><p class="ql-block">本篇就和诸位美友唠唠“柘皋”,它准确的读音是:zhè. gāo,是时下省会合肥治下巢湖市的一个乡镇地名,东去合肥约46公里的柘皋镇。这个镇很有来头,据传西周初期就有文字可考,春秋时期鲁哀公与吴夫差会盟于此,史称“会吴城”,不过那个时候,它的名字更难认,称“橐tuó皋” gāo,再往前推,它还有一个更更难认的名字叫“矤shè叴qiú”,如果想要把这名字掰扯清楚,只能请出国学大师陈寅恪了。</p><p class="ql-block">随着日月轮回、沧海桑田,南宋时定称柘皋,至清末已发展成为安徽三大重镇之一。</p><p class="ql-block">新中国成立,1957年设柘皋镇,2004年确定为副县级建制综合改革试点镇,牛的很!</p><p class="ql-block">柘皋镇不光是资格老、级别高,更牛气是它张扬的个性:</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一是地理位置太重要。</b>地处吴楚交汇要冲,南北商旅枢纽、江淮军事要地,古代黄河、长江两大流域文化融合的最前沿;</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二是人文传说很丰富。</b>会吴城、柘皋战、遇难(玉兰)桥、晒书墩、听书港、洗砚池等,这些传奇故事网上都能搜索到,这里不再赘述;</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三是金融活动特活跃。</b>标志事件是1870年清廷名臣李鸿章家族在柘皋镇开办的“天下第一铺”的李氏当铺总号,原有营业面积5000多平方米,在当时,它就象一只金融大蜘蛛,将触角伸向江淮大地、大江南北,把持安徽经济发展命脉数十年,几乎可与山西票号并驾,为全国所知;</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四是早茶小吃盖美味。</b>世人都知道广东人喜欢吃早茶,都羡慕广州人的慢生活,殊不知柘皋的早茶不论品种或形式一点都不弱于广州人,特别是柘皋“四大件”(凉拌干丝、响铃锅巴、鸡蛋锅贴、炒面皮)更是响声在外。这个镇子规模中等的早点铺每天早茶营业额将近2万元,对一座镇子来说这是怎样的概念?我是深有体会的,逛柘皋如果不吃早餐,中午可能就要饿肚子,柘皋的饭店中午多数是打烊的。</p><p class="ql-block">柘皋镇不光只有这四点,最让人流连忘返的还有3000年变迁及古街和古街承载的古趣。</p><p class="ql-block">网络上写柘皋游记的文章累牍成车,旅游摄影作品也是美轮美奂,感觉容易写的、容易摄的都让别人抢先写完摄完,轮到我时却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入手才合适,就稀里糊涂凑篇文字算是柘皋打卡记录吧。</p><p class="ql-block">为了刺激消费,拉动经济,促进旅游,国家从1999年开始实施“十一黄金周”休假制度,鼓励国民吃喝玩乐游,“十一出家旅游、春节回家团圆”已成为民众生活常态方式之一,这里面的政治学文、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太显著了。</p><p class="ql-block">疫情原因,今年“十一黄金周”我只与家人在合肥周边转,先逛庐州坊、再逛庐州贡院、今天又逛柘皋古镇,花钱不多,开心就行!</p>

<b></b>

<p class="ql-block">古镇就是古镇,柘皋居民素来讲政治,且爱恨分明,有啥说啥,敢于表达,爱党就说岀来,憎美就贴出来,直白地很,我喜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