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背后者》第十一章:致命诈骗1

<p class="ql-block">小张死了。没有葬礼,火化那天只有他的父母和我。当火葬场的白烟升起时,小张的父亲边抹眼泪边恶狠狠地说:太丢人了!</p><p class="ql-block">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p><p class="ql-block">小张是我们辅导机构的科学老师,精瘦精瘦的,戴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平时沉静内敛,与人为善,总是以老好人的形象示人。起初,我很少和他交流,只是见面时打个招呼就那么过去了。让我和他增进关系的,还是因为一件事情。</p><p class="ql-block">那段时间,我们辅导机构效益不错,校长决定扩大校区规模。新校区装修好后,我希望搬到一个有窗户的教室。结果,那个王八蛋校长不让我搬,还是让我呆在四面都是墙的教室。我和他理论,说我有幽闭恐惧症,但是校长冷哼一声就不言语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p><p class="ql-block">就在我郁闷的那段时间,小张主动找到我,说愿意和我交换教室。我起初不相信,以为他只是客套客套。可是看到他开始整理东西,我相信了,这是个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呀!从那以后,我对他充满了好感,我们也逐渐成为了好朋友。</p><p class="ql-block">就在两个月前,小张突然变了。他看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畏畏缩缩的,感觉他心神不宁。我有点担心,就主动找他问问情况,他都把我搪塞过去,然后一个人沉浸在焦虑当中。终于有一次,他主动来找我,问我有没有收到什么短信,我说完“没有”后,他长舒一口气,然后一个人继续沉浸在焦虑当中。</p><p class="ql-block">那段时间,他变得更瘦了,黑眼圈整整黑了一圈。我实在于心不忍,下班的时候把他截到教室里,逼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刚开始还编借口,说最近失眠,可是编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信了。最后,他突然失声大哭,眼泪顺着手指缝流出来,看着让人心疼。</p><p class="ql-block">等他哭完,学校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我递给他一张面巾纸,他擦了眼泪,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发呆。又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开口了,第一句就是:我被敲诈了!</p><p class="ql-block">我松了一口气,说: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报警不就完了嘛,大不了回老家躲躲。</p><p class="ql-block">小张的眼泪又来了,边哭边说:没那么简单!如果报警,我就身败名裂了!</p><p class="ql-block">我满脸的疑问,说:到底怎么回事?</p><p class="ql-block">小张抽泣着说:你能替我保密吗?</p><p class="ql-block">我急得半死,喊道:这不是废话嘛!</p><p class="ql-block">小张看看我,说:事已至此,我就没什么隐瞒的了。我是同志,就是同性恋!</p><p class="ql-block">我突然一惊,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乎这个?这和你被敲诈有什么关系?</p><p class="ql-block">小张继续说:你听我说,上个星期,我的QQ上突然有人加我。我看头像是个帅哥,就同意添加好友了。起初,我只是想随便聊聊,可是聊着聊着,那个人问我要不要看他的直播,九点后会有大尺度的表演。我当时没把持好自己,就问那个人在哪里能看到。那个人就让我到浏览器上下载一个叫“花火”的软件,然后又给我发了一个邀请码,说只有邀请码才能进去。</p><p class="ql-block">我说:你同意了?你是傻吗?这明显是骗子呀!</p><p class="ql-block">小张的眼泪再次泉涌出来,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就同意了。当时就以为是普通的直播,最多刷刷小礼物什么的,我哪知道这是个骗局!</p><p class="ql-block">听到这里,我脑海浮现出小区门口张贴的防诈骗宣传,我本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遥远”的别人身上,没想到身边就有一位。我看着单纯的小张,真想骂骂他,可是怒火刚上来,又憋了回去。毕竟,他现在太可怜了。</p><p class="ql-block">我说:你继续说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