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九寨沟(2)九寨水色

东成西就

<p class="ql-block">“九寨归来不看水”。九寨沟的水名不虚传!</p><p class="ql-block">我想说,我一定会看水的,一定要再来看九寨沟的水!</p><p class="ql-block">九寨沟的水色彩变幻莫测!大约是因了水底的各色石头,水边各色的山,水面变幻莫测的风吹起的变幻莫测的波,与水对映的一样变幻莫测的云和天……使得九寨沟不同的海子有着不同的色彩,同一个海子在不同的角度看过去也看不到相同的色彩!我只是匆匆走过,因想,不同的时间来九寨沟,必然也会看到不同的色彩!</p><p class="ql-block">那怎么会看得够呢?!</p><p class="ql-block">看不够,看不够的!</p>

<p class="ql-block">我们的第一站是花海。拍照位一位难求!拥挤间听到有人感叹:“啧啧,比8.8之前的花海差的太多了!那时多漂亮啊”!我真心替这位曾经来过花海的人惋惜!他白来了!大自然的景色,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比较的。各处是各处的美,各时是各时的美,即便是寸草不生,也有荒芜的美;即便是滴水不存,那也有苍凉的美啊!更何况眼前这如梦如幻的花海,为什么要比8.8这个痛楚的时刻呢?8.8.是九寨沟的伤和痛,是人类的伤和痛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复了伤痛修复了美景,太值得赞美与庆贺了!</p>

<p class="ql-block">只有花30块钱,才能以最快速度站到海子边拍照,那就花吧。我在想,我要是自己来,我得找一个地方在这儿坐一天!但是环顾四周的人墙,感觉这只能是个梦想😔</p>

<p class="ql-block">我们坐在花海边的台阶上吃过自带的午餐,沿着栈道寻向珍珠滩瀑布。</p>

<p class="ql-block">水底沉着一些树木。树木不是该漂起来的吗?那是因为当年它倒下入水后没有及时漂走也没有被捞出,慢慢的表面积存了矿物质被“钙化”而密度增大,便永远沉积了。</p><p class="ql-block">啊,千年之后,还能看出它是树吗?</p>

<p class="ql-block">加米的老父亲已近80,这哪里有耄耋老人的迹象呢?我们一路气喘吁吁的紧追着健步如飞的老人家,最后我不得不说“你们先走,在珍珠滩瀑布等我”。倒是我更有老人家的范儿了!</p>

<p class="ql-block">还没到珍珠滩呢,已经是飞珠溅玉了!我是真心不想往前走啊!每一步都美不胜收!但是栈道就这么窄,你不动就会塞步!只好安抚自己:前边更美,走吧走吧!</p>

<p class="ql-block">果真是更美!恕我在本篇不放珍珠滩瀑布,它将在下一篇:九寨飞瀑。</p>

<p class="ql-block">看过珍珠滩瀑布,我们恋恋不舍的往镜海走去。</p>

<p class="ql-block">去镜海的途中遇见。它是在2017.8.8与相互支撑了千万年的山体剥离滚落到溪流中的,它会在溪水中平躺千万年吗?</p>

<p class="ql-block">镜海到了,果然清平如镜!</p>

<p class="ql-block">微波荡漾,揉碎了镜海所有的镜像。</p>

<p class="ql-block">恋恋不舍的离开镜海,我们乘车到了诺日朗中心站,换乘去长海方向。</p>

<p class="ql-block">必须穿过买小商品的商城,才能走到换乘的站台。可能是刚走了一趟车?人不多。</p>

<p class="ql-block">对面的站台。</p>

<p class="ql-block">雾蒙蒙的长海,碧绿碧绿的长海,静悄悄的长海!</p><p class="ql-block">长海海拔3101米,是九寨沟海拔最高、湖水最深、面积和库容最大的海子。</p><p class="ql-block">长海是远古冰川的儿子,它没有出水口,靠冰碛物阻塞成湖,长海的南边冰川雪峰上的积雪是长海的水源,所以当地藏民称长海为“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p><p class="ql-block">长海又是九寨沟所有海子的母亲,因为长海没有出水口,只能依靠蒸发和地下暗河把水排出,而这些地下河道正是其它海子水源的重要补给。</p>

<p class="ql-block">这时雨突然大了起来!由这里到五彩池需要步行800多米,有上有下全是坡道台阶。为了不影响大家的速度也为了不要累着自己,我决定和加米分手,牺牲五彩池,从长海直接乘车去诺日朗瀑布等他们。</p><p class="ql-block">正所谓懒人自有懒人福!车一般情况在长海不上客人,要跟乘务员说明去诺日朗。为交流方便我等候在前门,向乘务员说明“我想跟车回诺日朗中心站”,乘务员却说:“这趟车去五彩池”!我喊出声来:“太好了!谢谢”!赶紧给加米打电话发语音,她却没有回复,我知道,他们已经出发了。我只能自叹弗如啊!</p>

<p class="ql-block">五彩池真是惊艳啊!</p>

<p class="ql-block">人太多了,我沿着栈道随着人流往前走,只要有空隙,我便挤到栏杆旁拍张照片。</p>

<p class="ql-block">每一个地方的色彩都是不同的。</p>

<p class="ql-block">待走到五彩池的另一个端点,池中倒影忽然清晰了!着急的人们也都已从之前(照片中有的那个口)的一个出口离开了,这里竟没人!哈,真好!我驻足于此,放眼望去,自知不可久留,但总可以多看几眼吧!</p>

<p class="ql-block">恰在此时,有两位端着相机的小伙儿像我一样离开了人群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你看对吧?别看没太阳,但光线仍是这个方向,美吧?</p><p class="ql-block">哦,原来是光线的缘故。我赶紧上前请求为我拍照。其中一位向刚才说话的那位说到:师傅你为阿姨拍吧!</p><p class="ql-block">哈,你们是师徒?</p><p class="ql-block">阿姨别听他的!他懒,我为您拍。</p><p class="ql-block">他很认真的调整位置角度,为我拍了多张。小伙子,谢谢啦!</p>

<p class="ql-block">这是加米一家也到了,我们汇合一起乘车去诺日朗瀑布。</p>

<p class="ql-block">诺日朗瀑布就像挂在山脚下的水帘,直泻沟底,我们则是站在瀑布的腰间,水雾蒙蒙,不知道是下雨还是飞瀑溅珠?震耳欲聋,则肯定是诺日朗瀑布的轰鸣。诺日朗瀑布的细节,也将在下一篇章:九寨飞瀑。</p>

<p class="ql-block">从诺日朗瀑布再次乘车,我们来到犀牛海。犀牛海很开阔,碧绿的水,倒映着两边的山还有山间缠绕的云雾,又别是一番景象。这里的人少了很多。</p>

<p class="ql-block">由于往后的几个点都只是相隔三五百米,我们放弃了乘车,沿着栈道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感叹我们决策的正确性,如果偷懒乘车,那要错过多少美景啊!</p>

<p class="ql-block">老虎海没有听到虎啸却看到了老虎!你看这云的倒影,像老虎吗?</p>

<p class="ql-block">山戴帽</p>

<p class="ql-block">在这里果然听到了低沉的虎啸。但树正瀑布由于还有400米的台阶,而雨这时突然大了起来,正当犹豫不定的时候,车来了,我们便急急的上了车放弃了树正瀑布。</p>

<p class="ql-block">火花海</p>

<p class="ql-block">路过盆景池。</p>

<p class="ql-block">双龙海,像不像两条龙?</p>

<p class="ql-block">在5.40我们乘车回到了出入口。人真的不多了。</p>

<p class="ql-block">水是九寨沟的魂,半天走完全程,太粗糙了!一定得再来!最少得走两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