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麓书院国学讲座随记之一

九天揽月

<p>随着我们中华民族的全面觉醒,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优秀的传统价值观。在中华大地上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在以岳麓书院为主的国学经典讲座,为弘扬我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优秀传统价值观的讲座勃然兴起。在以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岳麓书院国学研究传播中心,岳麓书院历史系,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发展基金,大成国学基金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力邀全国各地研究国学的知名学者,研究中国历史的教授专家等来岳麓书院,宣讲国学经典。为更多的国人了解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了解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优秀的传统价值观。禅经释义。为爱好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的国学爱好者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历史史观。</p>

<p>岳麓书院讲坛之专题会讲第二十期,有邀请于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凯老师,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於梅舫教授,以及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仲民教授,讲述,历史,思想,人物,多元视野中的学术史。首先开场的是由岳麓书院主持人,介绍第一个开讲的老师是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凯,主讲,历史,思想,人物,多元视野中的学术史。当主持人在介绍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凯的时候。特意介绍了张凯老师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听到这样的介绍,这时的张凯教授则面露得意之色,呜呼哀哉。在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优秀的传统价值观之中就有,师者,布道,授业,解惑也。我们中华民族古代制度又曰,学而居位,曰士。辟土殖谷,曰农。作巧成器,曰工。通财鬻货,曰商。士,农,工,商。士为四民之首。士人既是知识份子,又肩负着教化世人的神圣使命。当洋邪教传入中国,毒害国人的思想,戕害国人的生命。并将我们中华民族传承了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优秀的传统价值观打倒和毁灭,用洋人自己都不认可的那一套什么它洋祖宗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等洋垃圾思想和洋垃圾文化价值观。给我们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洗脑,百姓信仰和加入,是因为百姓愚暋,易惑难解。而你作为四民之首,自己未惑。却堂而皇之的站在这传承了上千年的神圣国学殿堂上,为自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马列子孙,而洋洋得意。这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等无耻之徒,又何以教化世人?这正如欧阳修说冯道,这冯道本是出生于五代十国时期,历经五朝八个皇帝,不论怎样改朝换代,它都身处宰辅之位屹立不倒,并著有“长乐老叙”于是欧阳修说冯道,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礼仪,治人之大法,廉耻,治人之大节。为人臣者和为人民者,不知礼义廉耻。天下岂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这真是,马列来了无华夏,共产来了无中华。于是乎,这马克思主义去中国化理论在中国盛行,这不认祖宗认马列做一个坚定的马列子孙,却是光荣的,正义的、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它们并大肆宣扬它洋爷爷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这不神舟十二号飞船进入太空了吗?马克思主义不仅陆地上行,马克思主义还可以太空行,马克思主义还可以大海上行。这一众马克思主义去中国化理论的马列子孙,一旦举起右手宣誓忠于它洋祖宗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走入仕途后,这些马列子孙就把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变成了马克思主义去中国化理论在中国横行。如最近的原望城县委书记王武亮,它就是马克思主义去中国化理论在中国横行的忠实履行者。酒后驾驶却还暴打交警,说老子是县委书记,老子怕谁?这种用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变成马克思主义去中国化理论在中国横行的马列子孙比比皆是。而且自从马克思来到我们中华民族这块土地上以后,马克思从来就没有说过真话,马克思不仅满口谎言,而且马克思还采用高压手段,残酷镇压,把我们中华民族也打压成了一个说假话的民族。不过有一点要肯定的是,张凯教授口才一流,思路清晰,反应敏捷。这是很多的教授所不能及的地方。只是功利心使然,使其堕入洋教。</p>

<p>接下来,接着给我们讲授历史,思想,人物,多元视野中的学术史的是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於梅舫老师,他给我的最大印象是,於梅舫教授一直在嗫嚅着,讲述着盲人摸象的故事,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听,也不知道它讲到了哪里,不知道这盲人摸象已经是摸到了左腿上,还是摸到了右腿上,也不知道是左右还是前后,抑或是已经摸到了后腿上了,这盲人摸象一直在继续着,总之使我一头雾水。正如於梅舫老师所说的,盲人摸象,难窥全貌。也许这於梅舫教授是,腹有韩非之才,口有韩非之拙。毕竟这博士生导师的名衔又不是买来的。我相信於梅舫老师肯定是通过勤学苦练百折不挠考出来的。只是于韩非一般口拙而已。</p>

<p>而因为河南水灾的缘故,这一次邀请的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张仲民教授,因为他是河南开封人,因为买不到高铁票,没有亲临现场。所以他只能通过现场视频来阐述,关于他对中国历史的一些自己的看法罢了。因为他没有亲临现场,而在电视视频里,口叙又比较快,所以我的思绪就开了小差。没有聚精会神的专注去听。</p>

<p>听完讲座,在回去的路上,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岳麓书院进入大门的第一个建筑,“赫曦台”古贤圣人选择一个这么环境优美的地方教书育人,真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好地方。</p>

<p>回到家后,继续捧读我的封建迷信和封建礼教书记,汉书。班固在撰写汉书天文志的时候,说古人把天空分为十二星辰,二十八宿。所以又曰,在天垂象,在地成形,在天分星,在地分野,在国分界。此图是一十二星次对应黄道一十二宫。而我们生活的地方,对应天上的星辰在翼,轸之间。南阳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翼十二度,长沙入轸十六度,零凌入轸十一度。桂阳入轸六度,武陵入轸十度。而汉书天文志是把地理分野分为三百六十五度,只有黄道。而明史天文志却把地理分野为三百六十度,有赤道和黄道之分。而前人的勘测有误,所以地理的分野度数就不一样了。</p>

<p>而我们在看古人之分野图的时候,从这张图就可以看出的是,翼和轸是荆州之分野,南阳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翼十二度,长沙入轸十六度,零凌入轸十一度。桂阳人轸六度,武陵入轸十度。而从王勃写的滕王阁序,我们从中就看到,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开篇短短十六个字,就缪误百出,翼的分野在南阳郡,轸的分野在长沙国,地接衡庐,从文家市到井冈山这一条山脉叫罗霄山脉。庐山山脉和衡山山脉之间横亘着一条罗霄山脉。这地接衡庐是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块的。从这我们就可以看出,王勃是既不知天空分星也不知地理分野,他却还怀才不遇,一字之差,失之千里。如果要他王勃去事君,把这样的文章呈现给皇上是不是有欺君之嫌?因为朝廷有主管天象的司天监,还有主管山川地理的工部,六部之一。所以王勃这点墨水,只能是骗豫章郡洪都都尉或当地富人一杯酒喝矣。在西汉以前,这天文志和地理志就已经把天空十二星次和二十八星宿划分得清清楚楚。长沙在轸,豫章在斗。平常我们在仰望星空的时候,斗杓在北,斗首在南的时候比较多,而斗首从两广地区一直到涵盖至越南的九真,交趾,日南等广泛地区。这是斗在地的分野。古人为什么要把天空分为十二星次和二十八宿呢!这是为配合先民对占星术的要求。把每一个星区匹配到相应的地理区域上,在这个星空出现的日月星辰的变化,对应所在地理区域的祸福吉凶。如日食则君王失德,月食则是佞臣为祸。如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的天象活动,从朔至晦都有详细记载。某一日有孛星现于东井八度,或者东井六度云云。如汉元帝永光四年,夏六月甲戍,孝宣园东闕灾,戊寅晦,日有蚀之等不一而足。又曰,荧惑守心,帝王薨,抑或是嫡,庶争嗣弑君殁。荧惑乱行,兵连祸结等。</p>

<p>这是十二星次对应到相应的地理区域的分野图,十二星次,依次是,星纪,析木,大火,寿星,玄枵,诹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鹑尾在楚,所以湖南的分野在鹑尾。二十八星宿对应的地理位置是,角,亢,氐。郑,兖州。房,心,宋,豫州。尾,箕。燕,幽州。斗,牵牛,须女。吴,越,扬州。虚,危,齐,青州。营室,东璧,卫,并州。圭,娄,胃。鲁,徐州。昴,毕,赵,冀州。觜,参,魏,益州。东井,舆鬼,秦,雍州。柳,七星,张。周,三辅。翼,轸,楚,荆州。古人又通过观察天体运行的规律,创造了十天干,又根据岁星所运行的轨迹,创造了十二地支。今年岁星在丑宫,所以今年叫辛丑年。再通过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两两相乘,得出六十一甲子。古人又设置日晷,把太阳光照射在日晷刻度上的长短,精确计算出二十四节气。春分,夏至,立秋,冬至。再把天,地,人。分为三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刚与柔。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于是这古贤圣人在造字的时候,就把这天,地,人三杰造在一个王字上,三横一竖谓之王,参通者为王。意思就是说,只要你把这天,地,人三界的事物全部都领悟过来了,你这个人就可以王天下了。古人再通过天体有规律的运行所产生的种种怪异现象,对应于天人感应上。当某星空天象呈异,而在相对应的地理分野上发生了某一件大事,兵乱,喜事,抑或是祸事等巧合的事情,于是古人就把这种巧合的事情记载下来,于是就按照天体运行中所产生的规律。应用于占星术和看相算命等规律之说。那么在上一个甲子的某年,某月,某日,某刻。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星空发生了星象变异,而在相对应的地理区域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人们已经记载上了。那么在接下来的这个甲子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星空,所对应下地理区域,这一个轮回却没有发生,那天体运行是不是就没有规律所循了呢?非也。而在下一个甲子在同样的时间和星空产生同样的星空变异,而又在同样的时间上对应上了同样的地理分野上又出现了同样的事情。这在占星术和看相算命中叫做灵验。于是人们就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来诅咒那些坏事干尽,必遭报应的邪恶之徒。如果在下一个甲子轮回的时候,同样的星空在同样的时间上又产生了同样的星空变异,而在所对应的所在地理分野上,却没有产生上一甲子所产生的事情。这在占星术和看相算命上叫做不灵验了。于是人们就把这种不灵验的现象叫做迷信。天道有籍可循,历史是有其周期律的。天体运行的规律一直未变,春去秋来,亘古不变。她一直沿着既定的轨迹在运行。但你要知道,天道可以守恒,地道可以守恒,这人道就不一定能守恒,这不,就像一对小夫妻俩刚刚还在恩恩爱爱,山盟海誓。因某一件事情的争端,说不爱了就不爱了,甚至是反目成仇。你人道自己不能持之以恒。又何来怪天体运行不灵验呢?这天体运行每天都按着既定的轨道在有规律的运行着,你能怪天道失恒了吗?非也。易曰,(周易八卦,后天八卦,六十四卦,乾卦,第一卦)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意思就是说,君子的行为应该像天道运行一样。太阳每天按时按刻从东方升起,又每天按时按刻从西方落下。坚持正道,永恒不变,这才是君子之道,只有这样你才能达到成功的彼岸。</p>

<p>这是五星连线出东方图,五星连线出东方利中国,中国胜。五星连线出西方戎狄胜。现在深空探测器都已经到荧惑了,荧惑乱行至祸事横行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p>

<p>2021年9月16日。湖大高研院成立,(第三讲)由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姜广辉老师主讲,春秋,大义与微言。姜老先生治学严谨,学识丰富,从春秋,大义,微言,一一娓娓道来。把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以及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等在制度建设上的进步一一描叙过来。春秋时期是我们中华民族在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进步到封建社会的一个初期阶段,周武王伐纣一统天下后,撒手人寰,留下年幼无知的周成王,临终托孤于周公旦(既姬旦)周公辅助幼主,制礼乐以治天下。这就是我们上海师范大学汤勤福教授所说的,先秦礼制文化的由来,如周公旦在制礼乐时有严格的标准和规范。包括天子出行的仪仗以及人员数量的配置和乘坐的车辆所驾驭的马匹的数量都有一个严格的等级规定。超过规定,你就是僭越。如周天子听音乐,可以享受四面编钟,高,中,低,重音打击乐四面环绕立体声,看舞蹈可以欣赏八佾之舞。那么你诸侯就只能享受三面编钟,看舞蹈表演也只能随着自己相应的地位享受那个等级了。大夫就只能享受两面编钟,你在家编排舞蹈的时候享受在诸侯以下更低一级的了,最低一级的就是一面编钟,你就只能在一个声音区,抑或是咚咚咚,或者呛呛呛的。在一个音区徘徊,开个玩笑,揶揄一下古人。如果你是诸侯一级或者是大夫以及其他一级的官员,想要享受一下四面编钟,高,中,低,重音等打击乐四面环绕立体声,你这就是僭越礼法,是对天子王位有觊觎之心。这是要杀头的死罪。而随着周王室传承的时间越久,其后代君王在享受天子这些等级特权思想的思维惯性下,后世周天子自己带头不再遵守周公旦制订的礼乐制度。传承至周幽王时,这周幽王失德,为博美人妃子褒姒一笑,竟然玩起了烽火戏诸侯的游戏,美人是笑了,可这君王的威严与诚信也随着这烽火化为了灰烬。当西方少数民族犬戎真正入侵时,周幽王把烽火再次点燃的时候。没有诸侯再相信这烽火是外敌入侵的信号。这周幽王自己的卿卿小命就成为他游戏人生的一次玩命。周幽王被犬戎所杀,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继位,于是这周平王就把都城从镐京迁到了洛邑。而孔子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礼乐制度逐渐走向礼崩乐坏的时代,于是孔子就提出了尊王,尊周,反对各国诸侯对王权的僭越和怀有不臣之心的诸侯对王位的觊觎。如楚国诸侯要称王,以齐桓公为首的诸侯就号召其他各国诸侯联合起来会盟,共同讨伐拥有不臣之心的楚国国君,以维护周天子的天下共主合法地位。前有齐桓公,后有晋文公,借维护周天子的权威而称霸诸侯。以反对诸侯不受礼乐文化制约,而另起炉灶的分裂行为,在天下治理上,孔夫子倡导天下为公,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促进各地区文化的交流,为大一统的周朝贡献自己的力量。于是孔子奔走于各国,宣扬礼乐文化的好处,以维护周王室的延续,游走于各诸侯国之间,传播仁义礼智信,温良谦让恭。孔老夫子是身体力行,并开门受徒,偿行仁道,鄙诈力。其门下有著名的七十二子。以及不知名的弟子拥有二千多之众。为传播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文明打下了坚实基础。他是集中华传统文化和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孔夫子的思想在我们中华民族二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都闪耀着不灭的光芒。在我们中华民族这块土地上,不论有任何大逆不道叛逆之徒,想诋毁和消灭孔老夫子的这种思想和文化。那都是痴心妄想和痴人说梦。因为他已经深入我们中华民族每一个炎黄子孙的骨髓之中。姜广辉老师在论叙孔老夫子的时候,春秋,微言,大义时。把一个正面和拥有高尚人格的孔老夫子展现在我们面前。为姜广辉精彩论叙点赞。并希望姜广辉有更多精彩的历史精论传授给我们。</p>

<p>岳麓书院讲坛,第四四九期,宋代经济的发展及历史地位。由首都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华瑞老师主讲。他略带有京韵的口音,咬字准确,声音洪亮抑扬顿挫,不愧为首善之都的儒家学者。他把宋代经济从三个方面展开,在中国历史上,史学家对宋史的评价都是不高的,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积贫积弱。本来就这半壁江山,却还不发奋图强,就连九五至尊的皇帝都被金人掳去北漠成了任人宰割的奴隶。而宋史的改观是随着近年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国外研究中国史的专家,对宋朝经济的拔高,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国近代经济好了,你历史上也是好的,你中国近代经济不行,你历史上也一直这么穷困下来的。这研究世界史的专家学者也是如此势利的?如果以这种功利的世界史观研究世界历史,这世界的历史是不是都会失真?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宋史,但从一些其他的论叙宋史的有关书籍上,宋朝的王权是中国历史上再不专制的,王权受到宰辅的制约非常多,就连皇帝妃子的亲戚犯事,皇上递纸条,三司都不买账,你皇帝不要给我私下递什么条子,你从三司走法律程序吧。更有甚者,如包拯包大人当着太皇太后的面用狗头铡,将那翻身忘本,六亲不认,残害自己亲骨肉的秦世美铡在眼前。这在明,清两代是不可想象的。就这么一个政治开明,文化活跃。言路广开的朝代。并没有使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享受到,开明政治环境下,广泛的民主权力。除开其他朝代蝗灾以及水涝旱灾年份,传说有易子相食或在饿殍遍野的情况下有人吃人的现象产生。那是灾荒连年的情况下万不得已产生的结果。而就在这个政治开明,文化活跃,经济发展是中国历史最好的朝代。而传闻出杀人剜心吃人心肝的事件最多的就是宋代。在水浒传里面就有孙二娘开黑店,专以杀人卖人肉包子的黑店。可见宋朝在社会治理上是最失败,也最无序,也是最没有安全感的一个朝代。你想去旅游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一不小心你就成为了别人沾板上的肉,明天就成为了别人果腹的一顿美餐。小时候就听年长的老人讲宋朝时候,那些土匪山大王占山为王,专以杀人剜心吃人心肝为生,听来都让人毛骨悚然。从现在的角度去看中国历史,从秦汉以来,封建王权的治理一直都只达到县级政府,乡村一级一直都是处于一个自治状态。从侧面就可以看出这个朝代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有问题。为什么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在这个朝代出现得最多呢?李华瑞老师也说了,整个宋代经济发展了,在农村还是有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农民还是处于贫困状态,拥有二三万贯的富裕家庭都在城镇。是不是因为巨大的贫富差距让底层百姓的心理扭曲了呢?在面对人命的时候,漠然处之,如杀猪屠狗般的将人肢解了以后。做成人肉包子,售给了过往的客人,他今天用人肉包子渔利了,明天又寻找下一个目标。如此这般,这得是一个多么恐怖的社会?而宋代经济的发展还有一个神助攻,那就是夜市经济。因为宋代社会是不禁夜的。在秦汉时期都有严格的禁夜制度,白天通关还得有通关文堞。自由开放的社会制度,这是宋代经济繁荣的另一个发展途径。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注重以农耕文化为中心的农耕文明,秦,汉以来,士,农,工,商。朝廷把农民排在四民的第二位,在封建社会时代,统治阶级认为,一遇水涝旱灾和蝗灾自然灾害之年,金银珠宝又不能当饭吃。所以贵农而贱商,而商人又以贸易聚财而自贵之。社会开放自由,贸易繁荣昌盛,又促进了手工业文明的发展,而宋代手工业文明在当时的世界上是最先进的,而宋朝为报靖康之难之仇,就把自己先进的手工业制造技术传授给了蒙古人,而蒙古人就是利用这些先进的手工业技术将金国灭亡的,然后蒙古大军又如法炮制,又用这些在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手工业文明横扫欧洲,所向披靡,蒙古大军横扫千军的战斗力就是得益于当时宋朝在世界上最先进的手工业文明,对落后欧洲蛮夷的残酷打击。欧洲国家那些坚固的城堡,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抛石机和强弩机的攻击下,那是不堪一击。而把先进技术传授给蒙古人的后果,也为自己以后的灭亡埋下了伏笔,这就是技术外流造成的恶果。</p>

<p>我们再来说宋朝为什么会积弱,宋朝太祖赵匡胤本是后周世宗柴荣的一个御前都尉校检点,这赵匡胤深受周世宗信任,才委以重任予他,后周世宗在世时,他本是后周太祖郭威之假子,因后周太祖郭威膝下无子,待到后周太祖驾崩,假子郭荣继承皇位,遂改回自己的本姓柴。这后周世宗柴荣本是一代雄主,见中原王朝自唐僖宗以来疆域日益缩小而愤慨,及高平一战奏捷,慨然萌生削平各国统一天下的大志,于是发诏征求天下志士献策,以定平天下之策,命令左右大臣撰写(开边策)一篇。这时比部郎中王朴撰写的开边策最合世宗心意,王朴在开边策中写到,先易后难,先定江南,后定北燕。后周世宗在平定南唐以后。在北伐后燕的时候打到一处村庄,于是后周世宗柴荣问当地一个老者说,这是什么地方,老者回答说,这里叫病龙坡。是夜,上不豫,堕急,次日而薨。如果这后周世宗柴荣不是英年早逝,必将统一中国,只是这天不予寿。让这欺人孤儿寡母的宋太祖赵匡胤捡了篓子。而这宋太祖赵匡胤本无雄才大略,是在其弟赵光义的撺掇下,欺人孤儿寡母,演一出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捡人家孤儿寡母的篓子,就是守成都难守住这半壁江山。他本是捡篓而来,因为他自己龌龊,所以就要防止別人效仿他那龌龊的手段取而代之。于是就重文轻武,致使国富兵怂。这金人一来不是赔款割地就是大输金钱美女布帛。以填金人之壑。而为报靖康之难之仇,就把国内先进的手工业技术输入蒙古,又撕毁澶渊之盟。致使几方的实力平衡被打破。于是这羸弱的半壁江山在蒙古人的铁骑下灰飞烟灭,当蒙古铁骑将赵宋王朝的幼主赵昺追赶至广东江门崖山附近时。宰相陆秀夫坚守臣节,怕赵宋幼主再受二圣靖康之辱,背负年仅八岁幼主赵昺投海自尽。昔日宋太祖欺人孤儿寡母的原罪就被蒙古人清算,历史又一次轮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