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白的哈达

梅飞色武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韩梅 水彩《神山》70*70cm</span></p>

<h1>  “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宫。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br>  1994年,当这首歌在耳畔响起的时候,瞬间就把我带回了那难忘的1990年的夏天。<br>  生平第一次到西藏,在军用飞机上经历了那个生死一瞬间之后,在高原嘎贡机场降落后,一踏上那圣洁的土地,感觉全身的毛孔象花儿一样绽放,一种特别的安宁和喜悦拥抱着我。<br></h1>

<h5>戴崇武 水彩《高原》54*39cm</h5>

<h1>  我们坐车到达西藏政协,老公的三哥是老西藏,在政协办公室当主任。站在他居住的平房前的花园中,在遍地盛开的太阳花花丛中,我抬头一看,就看到布达拉宫。</h1><h1>  三哥知道我的心脏不好,有先天的严重的心肌缺血,说我第一次到高原,不要有剧烈的运动。</h1><h1><br></h1><h1>  布达拉宫,座落在红山顶上,与药王山一脉相承。</h1><h1>  布达拉宫是龙头,药王山是龙尾,四面群山拱卫,拉萨河从红山脚下蜿蜒奔流,风水极佳。只是当年修路时断了龙尾,当地人建了三座白塔,用铁链锁住,因此将龙脉连成一气,保住了风水。</h1><h1>  布达拉宫是西藏的一种象征,几千年前从吐蕃王朝开始,无论你是沉浸于松赞干布和远嫁万里的文成公主的故事里,还是仓央嘉措的传奇里,亦或是达赖喇嘛的故事里,布达拉宫是所有去西藏的人都会去的地方。</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如今站在药王山上眺望,五十元人民币上背景图的布达拉宫跃然眼前。</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在之前,我在电影上和图片上看到过布达拉宫。那天太阳正辣,在红山与蓝天的映衬下,白宫与红宫交相辉映,经幡飘动,似乎听得见猎猎声响。我仿佛看见冉冉上升的布达拉宫。</span></p>

<h1>  在极度的兴奋中,我看见蓝天白云下的布达拉宫,一种隐秘的神圣感觉在我心里升腾,我就在原地跳了起来,心跳立即加速,居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反倒觉得浑身非常舒服和有力量。</h1><h1><br></h1><p class="ql-block"><br></p>

<h1>  进入布达拉宫,我才真正领略到什么是金碧辉煌。</h1><h1>  1990年的7月,那是一个特殊的时期:拉萨正在戒严。</h1><h1>  游客很少,在布达拉宫里我看到的是中国人少、外国人多;汉族人少,藏族人多。</h1><h1>  我们四个人一早到了布达拉宫,我买了一张洁白的哈达挂在我红色的绒外套上。我看见的都是手里捧着哈达的一脸虔诚的藏族人。</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韩梅 水彩《高原红》54*39cm</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布达拉宫最神秘、也是令中外建筑学家叫“绝”的当属宫墙。布达拉宫按颜色分为红宫和白宫两部分,用大小花岗石砌成。据说,宫殿东墙是由拉萨一带的石匠完成,墙角尖若刀斧。西墙由后藏石匠完成,讲求圆滑。传说,从东墙上扔下一只整羊,到墙底羊能被劈成两半;从西墙上扔下一个鸡蛋,滚到下面却完好无损。</span></p>

<h1>  布达拉宫建在红山上,深入岩层的墙基最厚达5米以上,往上逐渐收缩,到宫顶时,墙厚仅1米左右。</h1><h1>  我沿着坚实的台阶慢慢向上攀登,雪白的圣洁的墙面有我们小小的身影。四周静静地只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我在自己不停的喘息声中居然能听到心跳声。</h1><p class="ql-block"><br></p>

<h1>  灵塔是布达拉宫内最辉煌、信徒朝拜最多的地方。其中五世达赖洛桑嘉措的灵塔最大,塔身约有五层楼高,全用金箔包裹。据专家介绍,建造这座灵塔时,共用黄金11万多两,并镶嵌着1.5万余颗钻石、珍珠、翡翠和珊瑚等。灵塔内除有五世达赖的法体外,还有檀香木、绸缎、宝石和极其珍贵的经书等,不计其数。布达拉宫内共有8位达赖喇嘛的灵塔,塔内用各种名贵藏药保存着他们的法体。<br>  布达拉宫的雕塑随着藏传佛教的兴盛,西藏的佛教造像艺术也得以发展和繁荣。雕塑在藏传佛教的寺庙殿堂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布达拉宫内的雕塑千姿百态,分布十分广泛。这些雕塑不仅分布在宫内各大殿堂,甚至在走廊上亦可以见到。<br></h1>

<h1>  我们在布达拉宫里漫游,眼睛所看到的的、手能摸到的都是无价之宝。我看到每一个灵塔的大殿里转弯的角落都有很多麻质的大口袋,口袋全部敞开着,放满了金银珠宝和钱币,有人民币、美元、英镑和我不认识的钱币。口袋下的地面四周散满了钱币和珠宝,没有人看守,我们经过那里时就像圣徒一样心里没有一点杂念。</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戴崇武 水彩《天籁》54*39cm</span></p>

<h1>  在释迦摩尼塑像前,我手捧白色的哈达顶礼膜拜;我看到众多的藏族信徒都把手中的哈达献给释迦摩尼,我看见他们的手轻轻一挥,手上的哈达会很神奇地飞向神像的顶部;我也渴望那样,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怎么使劲哈达最多升到两米多高。</h1><h1> 就在我极其沮丧和遗憾之际,从幽暗的角落走出来一个红衣喇嘛——一个老者。施礼后,在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手中的哈达已经到了他的手上。我看见哈达象闪光一样升到了神像的肩部。而后他又施礼:“小姑娘,你很有佛缘,你一定要去参拜三个圣湖啊!”说完转身就走了。</h1><h1> 那一刻,似乎很快、似乎又很慢;似乎很长,似乎又很短;至今我也不明白,我们一行四人,为什么他只帮了我一个人呢?为何说了那句很奇特的话?</h1><p class="ql-block"><br></p>

<h5>韩梅 水粉《寺庙》54*39cm</h5>

<h1>  在布达拉宫里,珍贵的雕塑艺术品和绘画作品数不胜数,几乎到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而“帕巴拉康观音像”却能被尊为“镇馆之宝”,足以证明它的非凡价值。据传这尊木质观音像从公元7世纪流传至今,是由檀香木自然形成的菩萨造型,整尊佛像未经加工,仅是着色而成,得于印度、尼泊尔交界之地。如果无人告诉,很难想像这尊佛像是天然形成的。观音的面容慈祥,目光深邃,整个脸颊圆润饱满,贴金和华丽的衣饰让整个佛像气势非凡。它站立在莲花金台之上已经有1300多年,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尊神圣的佛像,不止一次地被战胜者或者战败者带出拉萨,奔突于兵荒马乱之中,流转于各个部落首领之手,但每次都又奇迹般地物归原主,重返布达拉宫,安然立于帕巴拉康神座。也许正是这些传奇性的经历,使他在藏传佛教徒的心目中更加殊圣,充满了灵异的气息。</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其实布达拉宫中可以称为“国宝”的文物浩如烟海,但不管是价值连城的珍珠唐卡,还是富丽堂皇的活佛灵塔,都没有成为这座伟大宫殿的灵魂,而帕巴拉康观音像却得到了人们最虔诚的膜拜。或许它从尼泊尔丛林的檀香树中生长出来的时候,便吸取了那片土地神圣的力量,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法力。</span></p>

<h5>韩梅 水彩《黑颈鹤》 54*39cm</h5>

<h1><span style="font-size:20px;">   在布达拉宫各个殿堂(共1000间房屋)的墙壁上,均绘有壁画及卷轴唐卡和木制刻版,其工笔细腻、线条流畅。可以说布达拉宫是一座巨大的藏族绘画艺术博物馆。壁画是这个博物馆中最珍贵的部分。现存最早的“曲杰查布”佛殿里,1300多年前的壁画至今色泽艳丽。历史、宗教题材是壁画的主要内容。除了佛像、佛教故事外,西藏妇孺皆知的“猴子变人”的传说,五世达赖赴京觐见顺治皇帝,文成公主入藏等重大历史事件,都能在布达拉宫的壁画上找到。</span></h1><p class="ql-block"><br></p>

<h1>  我看着那些壁画,我不知道那些故事,但是我好像又知道那些故事,我被那些色彩和线条迷住了,身不由己。</h1><h1>  连续三天,我们每天都穿行在幽暗、静寂的布达拉宫的大殿里,好像穿越时空隧道。那些大殿光线很暗,有那么一束光从窗子和门射进来,在幽暗的背景中,你能看到细小的尘埃像是有生命的浮游在你眼前起舞。</h1><h1> </h1>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当我适应了大殿的光线后,我看到的那些壁画和雕塑居然发出淡淡的幽光,而且越来越亮,如开天眼。那些细微的线条和色彩变化让我觉得她们似乎刚刚完成,如同初生的婴儿一样纯净。</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我一个人到处走到处看,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我带着一壶开水,几个饼干和一个苹果。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干渴和饥饿。</span></p>

<h1>   我似乎是在漂移不像是在行走。我从幽暗、高大的空间走到一个非常明亮的天台上,剧烈的反差,高原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双眼,我似乎看见了天台上一圈圈红色的光环在不断变化,我感觉那是一场梦:梦里我看见一片片大红、深红、紫红的身影。</h1><h1> 瞬间我的梦醒了,我看见那是十几个喇嘛正在舒舒服服晒着太阳,他们最多只有十几岁。他们身上穿的袈裟好红好亮好新,刚好我也穿的是大红色的套头绒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h1><p class="ql-block"><br></p>

<h1>  我站在那里和他们对视了一番以后,我看见他们笑魇如花、灿烂夺目,我听他们说着象唱歌一样好听的藏语。我看见其中一个最小最秀气的喇嘛被同伴推了出来,只见他满脸羞涩,高原红越加红艳夺目。</h1><h1>  他就在站在我面前,伸手可摸。他长得好高、好有雕塑感,玉树临风。我感觉不到风,但是我看见他的袈裟在微微飘动。他明亮的眼睛如同蓝天白云。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那一瞬间我想拉着他的手。我听着他说着又快又轻又好听的藏语,可惜我是一个音都听不懂。</h1><h1>  我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听他说话,他大概说了几分钟吧,我却希望他就这样一直看着我,一直这样说着话。</h1><p class="ql-block"><br></p>

<h5>戴崇武 水彩《对话》 54*39cm</h5>

<h1>  他最后说了一句话:“扎西德勒”,我听懂了。<br>  然后我听到他的同伴们一齐说“扎西德勒”,象合唱中美妙的和声,那天籁之音有一种特别甜蜜的滋味,我好像听懂了那个小喇嘛说的全部的话。在同伴的一阵欢笑声中他转身跑下了天台,那一大片漂亮的红色在我眼前迅速消失,只有我还呆呆地站在那里……<br>  从布达拉宫出来后,又去了药王山,在那三座白塔连接的山上,眺望对面的布达拉宫,我一直在想,那个小喇嘛究竟说了些什么,象天上的云朵一样高深和美丽。但是我能实实在在感觉到一种幸福安康和吉祥如意。<br>  那些美好的祝福,我全部收下。<br></h1>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我们到达拉萨后,正遇上雪顿节。</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拉萨雪顿节,是西藏所有节日里最隆重、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节日之一,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藏历六月三十日开始举办,持续一周。在藏语中,“雪”是酸奶的意思,“顿”是“宴”的意思。因此,雪顿,意为酸奶宴,雪顿节又称酸奶节、藏戏节、展佛节”。</span></p>

<h1>  节日期间,拉萨市附近的藏族人民三五成群,老少相携,背着各色包袱,手提青稞酒桶,涌入罗布林卡内。节日时,除本地西藏藏戏剧团外,还有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的藏戏剧团来到圣城拉萨切磋戏艺。人们除了观看藏戏外,还在树荫下搭起色彩斑斓的帐篷,在地上铺上卡垫、地毯、摆上果酒,菜肴等节日食品。</h1><h1>  第二天在在龙王潭,我再一次看到布达拉宫,我一心一意就想画出那种高耸入云的感觉。</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韩梅 水彩《生命》50*50cm</span></p>

<h1> 烈日当空,我站在高大的左旋柳树前,我看着地面上那些发出蓝紫色光芒的、线条变化多端形状各异的阴影,仿佛听到大提琴厚实和性感的琴声。<br>  左旋柳又名“唐柳”、“公主柳”,据说,在文成公主进藏期间,曾将灞桥别离时皇后所赐柳枝亲手植于大昭寺周围,自此,左旋柳根扎高原不断繁衍,延续着汉藏一千多年的亲情。<br></h1>

<h1>  左旋柳长的伟岸挺拔,随着树龄的增长才慢慢成扭旋状。虽历经沧桑,但这些柳树还是遮天蔽日,枝繁叶茂,生生不息,更为奇特的是,其旋转方向全部向左!于是,人们纷纷传言,是公主对遥远故土的相思之情感染了柳树,使其在每天清晨都向着古都长安的方向张望,久而久之,身躯也就慢慢扭曲了。文成公主种下的不仅仅是一缕缕乡魂,更是大爱凝结的隐忍,虽然斯人已去,但其名其树却永远地留了下来。</h1>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戴崇武 钢笔水彩《左旋柳》39*54cm</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那些手持转经筒的藏族人都停下脚步看我画画,有几个小孩因为个子矮小,在大人的后面看不到我画,干脆就蹲在我的画夹前面探着头看。</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戴崇武 水彩《节日》54*39cm</span></p>

<h1>  画了两个小时,我把四开的水粉写生摆在树荫下自我欣赏。有一个老阿妈本来一直站在我身后,安安静静看我画画,这个时候我看见她站在离我的画两米远的地方,满面祥光,眼睛发亮,双手一举直接对着画磕长头。我当时那种惊讶无以言表:阿妈磕完头后对我微笑,嘴里不断念念有词,我只好像听到阿依两个字,其他的都听不到懂。</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韩梅 素描《转经筒》 108*98cm</span></p>

<h1>  雪顿节亮宝那天,我们一早四点坐车到了哲蚌寺;经历了那种特殊的、让人兴奋不已的时刻,反而让人筋疲力尽。<br>  那天参加亮宝的人特别多,应该有几万人吧。我拿着画夹坐在大殿前面的台阶上,我在想着是画游客呢还是画寺庙,我看见一个体格非常壮实的喇嘛笑嘻嘻的走过来,径直坐到我的身边。我听着他说一阵快速的、欢乐的藏语以后,看我一点都没有反应,他一脸的着急,干脆用手来抓我的画夹。哦,明白了,他想看我画的画。<br>  画夹里装着我画的十几张色彩风景写生,最多的是在布达拉宫前后画的各种场景。<br></h1>

<h1>  他慢慢翻看我的画,一边看一边说着藏语,我还是一句都听不懂但是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喜悦。看到最后他两眼发光,他拉着我老公的手上的相机不断比划着:哦,我明白了,他要我老公给我们拍照。他就一直拿着我的画夹笑嘻嘻的、心满意足的坐在我的旁边,老公按下了快门。拍完照片后他就消失在人群里。<br>  回到拉萨到像馆冲洗胶卷,我第二天去拿照片的时候看见好多藏族的女人都在看那张照片,她们满脸的问号:他怎么会和你一起照相呢?他们从来都不愿意和我们合影。<br>  我当然不知道——我还以为这是最简单最自然的事情。<br></h1>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几天后,当我们坐着军用吉普离开羊湖爬山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湖面上出现的极光——不是极地的光,是那束光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空灵;极其的神秘、极其的耀眼、此生可能就是只有一次。</span></p>

<h1>  也是在那天傍晚,在那曲,我第一次看到日月同辉,就在拉萨河畔,河岸上有一顶漂亮的白色有蓝色图案的帐篷,从帐篷里走出一队身着红色袈裟的年轻的喇嘛:河水清且涟漪,蓝天、白云远山、帐篷、喇嘛、树林、草地,像镜子一样倒影在水中;就在那一刻,我真正悟到藏画中的真谛。</h1><h1>  这,难道就是那个神秘的喇嘛要我参拜三大神湖的启示吗?</h1><h1><br></h1><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戴崇武 水彩《倒影》 54*39cm</p>

<h1>  " 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宫。“每次唱这首歌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异样的温暖。</h1><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几次回到拉萨,还是觉得第一次到拉萨更像回家!</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韩梅水彩《圣湖》54*39cm</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