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的白果树

<p class="ql-block">  楼阁旧日叩窗雨,落叶飘零风雨中。时光的流逝总是如此无情……</p><p class="ql-block"> ——题记</p>

<p class="ql-block">  昨夜的小巷幽静,落花洒满石径。秋风散尽所有的芳香,让苔藓相依斑驳,美好时光匆匆而过,留给寂巷的只是叹息和无奈。</p>

<p class="ql-block">  曾经儿时故乡的明月下,一腔热血的年少轻狂,最终,还是触碰到自己灵魂深处那最柔软的心房。</p>

<p class="ql-block"> 如今,历经沧桑的磨炼,将自己的棱角磨的光洁圆滑,让人感到毫无锋芒可言,也只能随波逐流,无奈地拣尽寒枝,略带着后悔,一个人安歇地坐在河畔,静静的思念着站在渡口的她。</p>

<p class="ql-block">  多少个思念的不眠之夜,多少次痴情的远眺,秋水未央,身影孤单,寂寞渡口回眸望,岸边不见少年郎。</p>

<p class="ql-block"> 十里桃花润湿了所有的记忆,秋风吹香了万家酒酿的韵味。逝去的时光,扬起了红尘漫漫,季节的变迁让多少有情人彷徨,此刻的她,又何时能走出故事的篇章。</p>

<p class="ql-block">  一个人晃悠着走过曲径街巷,轻轻地掸去落下的埃尘,自己从不敢奢望前世的情缘,故不再隐藏和轻狂,为的是只念着那段过往烟云,去看望那青青的芳草地,愿所有的思念都化作十里桃花,愿所有的忧怅都随风飘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