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恋泉_荀为标

大树

<p class="ql-block">日照香炉生紫烟,</p><p class="ql-block">遥看瀑布挂前川。</p><p class="ql-block">飞流直下三千尺,</p><p class="ql-block">疑是银河落九天。</p><p class="ql-block">当看到九江许敏在庐山三叠泉旁朗诵李白《望庐山瀑布》的视频时引起了我的一段回忆:</p><p class="ql-block">数十年前,我去了一趟庐山。</p><p class="ql-block">生活中,我们常常把美丽的东西展示给别人而忽略丑的一面。记得,去庐山是我人生第一次一个人外出旅行,三十岁左右,那时工资也低。乘的是绿皮火车(那时没有动车),到达庐山车站,啥都不懂,一片茫然,只见一位“热情”人对我说:“上车吧,十元钱到庐山。”</p><p class="ql-block">不久,车开到山脚下,他说:“庐山到了”。我疑惑地问:“这是庐山风景区?”他道:“去风景区还要加二十元。”还有什么可说呢?我被坑了。当时,我正想上前揍他一顿,然而,边上还坐着一个人,是他的老婆,挺着很大的肚子,人生地不熟,只好认栽了。</p><p class="ql-block">不讲诚信,坑蒙拐骗,人们非常憎恨。这件事对我引响很大。从此以后,我外出旅行沒有一次乘私家车,只乘公车。</p><p class="ql-block">实际上,绝大多数景点都有公车,只是等候时间的长短罢了。如果车达不到,宁可徒步,看看风景也挺好的。</p><p class="ql-block">庐山之行,“丑”的一面,我从未忘记过,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坑。</p>

<p class="ql-block">视频:九江许敏朗诵《望庐山瀑布》_源自网络</p>

<p class="ql-block">《三叠泉涌》构图随想_大树</p><p class="ql-block">前段时间外出旅行路过九江,在辽阔的长江岸边徜徉,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庐山。</p><p class="ql-block">数十年前,我去过庐山,徒步在山巅行走,最后一站就是“三叠泉”。泉瀑直泻而下,“疑是银河落九天”。三叠泉,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p><p class="ql-block">一次,偶尔刷屏,看到九江许敏朗诵李白诗句“疑是银河落九天”,背景就是三叠泉。网友直呼“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九江城的标志在庐山,三叠泉涌又让人翩翩遐想…</p><p class="ql-block">我的创作欲望由然而生。在落笔前,我又看了一遍电影《庐山恋》。</p>

<p class="ql-block">关于画山水的情感话题_大树</p><p class="ql-block">以前画山水谈不上这个话题,依样画葫芦临摹。创作初始也只是注重形,就是说“象不象?”渐渐地,我认识到画山水要有“情”。真的。</p><p class="ql-block">比如,这幅。画前,我把纸帖在画墙上,几天动不了笔。看画册,看有关庐山风景的照片,特别看了三叠泉的影像,再从网上看老电影《庐山恋》。由此,慢慢地有了“情欲”,进而把纸张当成“古兰丹姆”,杨排长的一句“阿米尔冲”,一幅画就这样出来了。</p><p class="ql-block">说个题外话,我数十年不看电影了,就这次为画画看了一遍《庐山恋》。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电影没有看头。听我慢慢道来:</p><p class="ql-block">从前,我认识一位前辈著名导演,他为了拍一部有关监狱犯人的片子亲率主要演员到监狱里体验生活半年。后来片子出来我也看了,就是生动而感人!电影有一个镜头,犯人伏法前见到母亲说:“我要再喝一次奶”,母亲撩衣露奶,结果,他把奶头咬下,说:“你以前太惯我了”。</p><p class="ql-block">是吗?现在的电影导演还会这样拍片子吗?答案是否定的。导演也好,演员亦罢,心思不全放在创作上,尽整些“花边新闻”之类的,可想而知这类电影还好看吗?</p><p class="ql-block">好了,就说这些。画画需要欲望,更需要激情。</p>

<p class="ql-block">视频:飞向远方的故乡(源自网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