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景这边独好(北平原创)

北平

<p class="ql-block">  故乡在武昌梁子湖畔,我自幼临水而居,饮湖水长大,对江河湖泊有着非凡的情感。</p><p class="ql-block"> 儿时在梁子湖学会了“玩水”,曾在湖里打鱼摸虾,挖野藕,看大人们拿着土铳打野鸭。</p><p class="ql-block"> 千百年来,湖水滋润着故乡沃土,养育了千秋万代。浩瀚的梁子湖春夏秋冬、白天黑夜、阴雨晴空景色各不相同。那清澈如镜般的湖面总是那么迷人,引人入胜。或许源于湖景美色的常年目染,自幼就萌发了走出家门看大江大河的憧憬。</p> <p class="ql-block">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故乡建成了东坝港,还在上小学的我在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盛大的竣工庆典。据说这条连通汤逊湖与梁子湖的港日后将开“洋船”,可以从故乡坐船去游玩长江,这使得我看大江大河的愿望一步一步在“传说”中走近。</p><p class="ql-block"> 后来,虽然东坝港由于居多原因未能开通“洋船”,中断了我坐游轮去看长江的愿望,但是,我有幸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铁路学校毕业分配到了武汉工作,而且家就住在武昌汉阳门的江边,从此,看江景便成了我闲暇时的最大喜好。</p> <p class="ql-block">  在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只要在家,无论天气如何,一年四季都会抽空去汉阳门江边逛一下。看“滚滚长江东逝水”,眺“芳草萋萋鹦鹉洲”,听“黄鹤楼中吹玉笛”,谈“伯牙绝弦”的故事,探神秘的“716舰艇”,瞻都府堤“红色记忆”,观万里长江第一桥以及江边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潮……</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华路与解放路路口,有一个显真楼的照相馆,这个照相馆因独特的地理位置,精湛的技艺,特别是黎元洪、蒋介石、宋庆龄以及京剧四大名旦等名门显贵的光临而名扬三镇,不光武汉市民喜欢到这里照相,来武汉的游客也钟情于此留影。所以,路过显真楼照相馆,时常可以看到排着长队照相的人。队列从照相馆门口呈S型一直向汉阳门街边延伸,个个全神贯注着照相馆的大门,秩序井然地如龙一般朝照相馆缓缓游动,场景颇为壮观。正因为来此打卡的人多,所以每天下午照相馆打烊后,总可以看到许多匆匆忙忙未赶上趟的人望馆兴叹,那一副副晚来遗憾的表情总让我跟着他们一起发出遗憾的感叹。</p> <p class="ql-block">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购买的自行车都要打钢印,那个年代,买自行车有点像现在买私家车,是个很火、很了不起的事,自行车除了作交通工具外,还是家里换煤气买米最得力的帮手。新买的自行车必须打钢印、上牌照、领执照才有合法身份。武昌交通大队自行车办证点恰好设在武昌桥头汉阳门的一块空地上,前来打钢印的男女老少每天络绎不绝,满面春风而来,欢歌笑语而归。</p><p class="ql-block"> 那时,我驻足最多的是平湖门至武昌桥头的观景台这一段江堤。因为,这里最热闹,最好玩,也是武昌最佳江景观景点。</p> <p class="ql-block">  1985年黄鹤楼重建,巍然屹立于蛇山之巅,1986年建成了晴川饭店和龟山电视塔。站在汉阳门观景台眺望,长江大桥与黄鹤楼、晴川饭店、龟山电视塔浑然一体,是武汉那个年代最耀眼的一道风景线,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聚集于此一睹这无以伦比的胜景。</p><p class="ql-block"> 印象中,晴川饭店当时是武汉最高建筑,也是武汉最“玩味”的酒店。站在观景台的游客,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数晴川饭店的层数。从底层数到最上层,再从最上层反数到最底层。数着数着大伙有时不约而同地数到了一起,当数到最高第24层时,声音越来越亢奋,“好高啊!”的感叹声汇聚在一起,从江南飘过江面,飞抵江北。</p> <p class="ql-block">  身为铁路人,我更喜欢夕阳西下时欣赏“一桥飞架南北”的雄姿,专注“轰隆隆,轰隆隆……”穿行在大桥腹中的火车。蒸汽机车吐出的白烟把大桥掩映在晨雾般的仙境中,火车汽笛声与江面上航船乘风破浪声交相辉映,乐得江鸥在江面上翩翩起舞,航标在波涛中频频点头,江豚在激流中翻腾。夕阳照在水面熠熠闪光,映红了观景人的脸庞。大桥上的卡车、公共汽车和自行车川流不息,竞相朝着各自的方向飞奔……</p> <p class="ql-block">  武汉曾是我国三大火炉之一,八十年代,武汉的夏夜,大街小巷都摆竹床阵,酷暑把市民从家里赶了出来,“露宿街头”,家家户户“唱空城计”,住在汉阳门的市民亦如此。</p><p class="ql-block"> 汉阳门作为武昌人口最密集、最繁华的地段,因夏天没有蚊子,在武汉三镇市民心中是最好的纳凉地段。在此地段中,武昌桥头堡周围是最佳纳凉点,临江更是不可多得。太阳还挂在江面上时,男女老少就纷纷搬自家的竹床涌向汉阳门江边抢地盘,在抢占的地盘上洒上水,消除热浪,整齐地摆上各自的竹床。</p><p class="ql-block"> 大伙在竹床上或坐或躺,以天为房,摇着扇子,谈天说地。随着街上万物声息、歇下脚步,灯火闭上眼睛,在习习江风吹拂下,在甘露沐浴中进入梦乡。</p><p class="ql-block"> 清晨,清脆的三轮车、自行车铃声和公汽的喇叭声把人们从梦中叫醒,大伙迅速收拾“行囊”回家,新一天的生活就这样启航了。</p> <p class="ql-block">  弹指一挥四十载,随着手机强大的照相功能和私家车的普及,生活蒸蒸日上,曾经的显真楼照相馆早已搬迁,自行车打钢印点不见了踪影,还有一些衣不遮体的旧房子,竹床阵销声匿迹。如今,除了长江大桥、黄鹤楼、晴川饭店和龟山电视塔是老伙计外,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般耸立在江城的两江四岸,汉阳门曾经的纳凉处变成了“舞榭歌台”,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在这里尽情与江水相嬉,搂舞伴起舞,随琴声而歌。</p><p class="ql-block"> 两鬓霜染的我,旧的记忆已如长江东逝水渐渐远去,新的江景如长江夏季涨水潮纷至沓来。</p> <p class="ql-block">  站在汉阳门江堤上,不时隐隐约约听到西边的武汉音乐学院校园里传出的美妙歌声和乐器演奏声,这天籁之音常常陶醉了来汉阳门观江景的游客,舒展了无数游客的心。</p><p class="ql-block"> 行走在武昌桥头下,飞驰的高铁穿行在长江大桥的腹中,列车发出“嗖嗖”的奔跑声,这如箭般的声音惊醒了昔日曾经刻在我脑际深处的“轰隆隆”声,这快与慢速度梦幻般的画面交替呈现,不禁让人感叹“敢叫日月换新天”。</p> <p class="ql-block">  沉睡数十年的户部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再度升起了人间烟火。热干面、三鲜豆皮等数百种汉味小吃无不拖着游客的腿,吸着游客的眼,馋着游客的嘴,暖着游客的胃。户部巷每天人头攒动,不分白天黑夜,欢笑声、脚步声常常伴随着百余种汉味小吃的浓香一起徜徉到汉阳门,名扬大江南北。</p><p class="ql-block"> 有着近150年历史的曹祥泰,得到了上至人民总理周恩来下到普通老百姓的好评。每逢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顾客从节前10余天就排起了长龙,以能买到节日时令食品而高兴,曹祥泰生产的“祥”字牌糕点,在海内外有很大影响,至今畅销不衰。所以,每逢传统佳节,从汉阳、汉口坐船去曹祥泰买糕点的人,都要经过汉阳门码头。那身着不同服装的男女老少,穿梭在人流中,提着不同节日元素的糕点礼盒,迈着轻盈的脚步,绽放着满面春风,满载而归。</p> <p class="ql-block">  自1956年,毛主席首次畅游长江,写下《水调歌头·游泳》后,武汉渡江节已成功举办46届,为纪念毛主席1966年7月16日以73岁高龄最后一次畅游长江,从1967年起,把7月16日定为武汉渡江节。除少数年份长江抗洪防汛外,每年的“7.16”,汉阳门都是张灯结彩,红旗飘扬,数万游泳健儿从汉阳门下水,追随伟人的步伐,乘风破浪、奋勇向前。从长江大桥至汉口江滩的江面上,有数十个方阵,一片沸腾,把“万里长江横渡”的竞渡盛会演绎得精彩纷呈。</p> <p class="ql-block">  今年国庆节,汉阳门更是华灯初上。新冠疫情过后的江城更显生机勃勃,大街小巷国旗飘扬,车水马龙,人流如织。</p><p class="ql-block"> 那日,在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堡,太阳西下时,我遇到了一位男摄影爱好者,花白飘逸的长发,难以遮住黝黑的眉宇间闪烁的一双大眼,年逾六旬,一米七开外的个子腰板挺直,身体虽偏瘦,但走起路来带风。他背着单反照相机,和我迎面而遇。他选了一个理想拍摄点停下,准备拍长江一桥东边和西边的几座长江大桥,我也爱好摄影,所以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站在他身旁观看。</p> <p class="ql-block">  天高云淡,被晚霞映照的江面异常耀眼。东边的长江二桥、二七长江大桥、青山长江大桥、天兴洲长江大桥;西边的鹦鹉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和白沙洲长江大桥尽收眼底,分外妖娆,像一架架古琴凌空架在江面上,似曾演奏着“高山流水”,一起奏响新时代江城最美丽的旋律。</p><p class="ql-block"> 数分钟后,我俩似乎熟了,话匣子被打开。据他介绍,他是个老“大桥”,在中铁大桥局做勘察设计工作,一辈子参与设计了上百座大桥,武汉建成的11座长江大桥,除一桥和二桥外,他都参加了勘察设计。自己亲手设计的大桥虽说技术画面早已扎根于脑海,但当作一道风景去欣赏,还是退休后近几年的事。他表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打算走遍神州大地,把祖国最美的大桥都拍摄下来。他说,大桥不只是形式上把天堑变通途,更是国富民安的综合体现……</p> <p class="ql-block">  此时,秋风送爽,夜幕下的江城,两江四岸灯火璀璨,数只知音游轮载着游客在江面闲庭信步,泛起了洁白浪花,连绵数十米,像飞机划过天际的一道道尾迹,令人心旷神怡。</p><p class="ql-block">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依偎大桥拦杆极目远眺,长江像镶嵌在江城腹部一条通往天边的金光大道,此时此刻,我的思绪任凭滚滚波涛而飞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