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红色摄影剧:《八子》

<p class="ql-block">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赣南地区,曾经有这样一位母亲,为了红军取的"反围剿"的胜利,他先后将八个儿子送去战场当红军。然而战火无情,兄弟中的六人在战斗中陆续牺牲,只剩下大哥杨大牛和最小的孩子满崽。当队伍被打散后,回到家中的小儿子满崽听从母亲的教诲,历尽艰辛,找到大牛所在的部队,成为了大哥麾下的普通一兵。一场场战斗的淬炼.。让新兵满崽迅速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当最后的战斗打响,为了掩护大部队安全撤离,杨大牛带领着全体战友和弟弟满崽,浴血沙场,直至弹尽粮绝,壮烈牺牲。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无数普通群众投入的支援革命的战争中,奉献了,所有的一切,作为那个年代的缩影,骨肉相连的母子情、不离不弃的兄弟情、赤胆忠心的家国情怀以及无数荡气回肠、难以割舍的情感凝聚于图片之中,共同谱写了一首可歌可泣、永垂不朽的英雄乐章。</p> <p class="ql-block">八兄弟的童年快快乐乐无忧无虑。</p> <p class="ql-block">母亲在油灯下为孩子缝补肚兜。</p> <p class="ql-block">长大后七兄弟报名参加红军却先后牺牲。</p> <p class="ql-block">母亲送小儿子满崽去参加红军。</p> <p class="ql-block">满崽在送信路上受伤晕倒在河边被大牛救回。</p> <p class="ql-block">满崽伤愈后在红军队伍里寻找大哥。</p> <p class="ql-block">大牛和满崽兄弟重逢热泪盈眶。然后大牛把六位弟弟牺牲了的肚兜送给满崽。</p> <p class="ql-block">大牛在手臂划下六条血痕以纪念牺牲的六个弟弟。</p> <p class="ql-block">老红军劝满崽回家去说八兄弟总得留下一个。</p> <p class="ql-block">战斗打响。大牛带领全排战士击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进攻。</p> <p class="ql-block">大牛用机关枪击落了一架敌机。</p> <p class="ql-block">大牛首当其中用手榴弹炸桥,切断了敌人的追击。</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大牛牺牲中弹牺牲了,满崽冲上木桥背起大哥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p> <p class="ql-block">英雄身前是枪林弹雨,英雄身后是依然宁静安祥的村庄。一位年迈的母亲正在八子的坟头孤独的守望。</p> <p class="ql-block">八个儿子向母亲挥手,投入母亲的怀抱。</p> <p class="ql-block">八兄弟的红肚兜被母亲一把抛向天空,泪飞顿作倾盆雨……</p> <p class="ql-block">故事的素材和来源:,1934年5月30日的《红色中华》报刊登了一幅《八子参军》的版画,记录了瑞金下肖区杨荣显老人8个儿子先后当红军最后却全部牺牲的真实事迹。画面虽然简单,但它在当时的"扩红"运动中曾引起过较大的轰动和反响。1934年深秋,杨荣显老人在弥留之际,嗫嚅着呼唤八个儿子的乳名。守在老人身边的家人,泪水止不住的流,都不忍心将八兄弟牺牲的噩耗告诉他。带着遗憾,老人离开了人间。为了永远铭记父辈的光荣,杨显荣的几个孙子在家乡的山坡上堆起了八座空坟,年年清明,他们都要前去扫墓祭拜。</p><p class="ql-block">指导/摄影:舒润意、樊丽娇</p><p class="ql-block">策划/调度:陈靓珂、樊丽娇</p><p class="ql-block">脚本/改编:樊丽娇、熊长军</p><p class="ql-block">出镜/主演:江柯、黄良忠、胡桐雨、张志瑞、张祖明等</p><p class="ql-block">同行拍摄:陈靓珂、樊丽娇、王信东、刘海琴、张志瑞</p><p class="ql-block">拍摄地点:江西省永新县甄潭村影视基地</p><p class="ql-block">鸣谢:永新县摄协主席陈靓珂、永新县三湾乡党委书记李丹、乡长肖武平、常务副乡长韩群、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学院副院长樊丽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