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杨梅

深海

文/深海(吴兴华)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小时候的我不像现在随时有零食吃,嘴馋了只能自己到山上找。给我印象较深的是摘杨梅,那酸酸甜甜的味道,滋润了我美好的童年。那是故乡的味道,一直铭刻于心,镶入我的记忆中。<br> 我的家乡依山傍水,生长着众多的野花野果野杨梅。每到农历六月,就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山上的杨梅。那黑里透红的颜色,清甜可口的味道,把它轻轻地放到嘴里,稍一用力,齿颊间便有蜜糖般的甜汁弥漫开来。嘴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了鲜红的“琼浆玉液”。那满嘴的甘甜,带着细微的酸,复杂的滋味,让味觉生出奇妙的般感受,一吞下去,顿感满腹舒服,使人越吃越爱吃。<br> 以前家乡没有人栽种杨梅,有首山歌这样唱:“山歌好唱口难开/杨梅好吃树难栽/栽在高山招风摆/栽在河边水淹来”。虽然杨梅树不便人工栽种,但家乡的野生杨梅树随处可见。它生长在乡间的山坡上,那杨梅果也不像今天那么热闹的人来人往采摘。因为那时野果满山都是,品种也多,人稀少,往往很多是腐烂在山上,只有我们这些贪吃的小孩才去摘一些回来解馋,还有老人们喜欢用杨梅浸酒喝。<br> 老家北面是连绵不断的山岭,一直延伸至高鹰山,半山腰的山坳间,荒野中生长着众多的念子树、杨梅树、油甘果等。入夏以后,各种野果交替成熟,杨梅树上更是枝头累累,绛红欲滴,凝翠流丹。圆鼓鼓、亮晶晶,像玛瑙,如珍珠,一个个色泽艳丽、一颗颗水泽光亮,有淡红的,深黑色的,甚至还有白色的,散发着山野清新怡人的气息,惹人喜爱。一看便酸意顿生,干渴即消,还没吃上就给人以无限的遐想。那时村子闭塞,不通公路,外地人极少进到这里,只是本村人上山砍柴或放牛,顺便摘一点吃。小孩子无事,放学后也会去摘,边吃边玩。熟到黑的杨梅味道最甜,我们首先选择大颗黑杨梅饱饱口福,一颗一颗地扔进嘴里,直到牙齿酸软了,才摘些放进背篓拿回家。<br> 印象中很多水果都是秋天成熟,但杨梅入夏后,就慢慢开始熟了。杨梅果最先是青色的,身上还长满细细的毛刺。长到一定程度时,就变淡红,然后又慢慢变成深红,最后才变成黑色,这时就完全熟透了。半熟的杨梅呈红色,味道酸中带甜;而完全成熟后便红中透紫,味道甜中微酸。酸甜苦辣各有所爱,女孩子喜欢酸一点便选红的吃,我们男孩子喜欢甜的就采紫色的吃。熟透后果身长着的毛刺变得柔软了,只要轻轻咬上一口,那鲜嫩的果肉让人回味无穷。小时候在山上採摘杨梅从来不用水洗,都是一边摘一边吃,因为水洗过后杨梅很快会变质。我和小伙伴们边摘杨梅,边聊边唱,鸟欢叫,风呼呼,人嚷嚷,梅飘香,原本寂静的山谷顿时沸腾起来了。 江南是杨梅的发源地,古时称杨梅为“吴越佳果”,素有“初疑一颗值千金”之美誉,甚至在吴越一带,还有“杨梅赛荔枝”之说。杨梅营养价值高,富含纤维素、矿质元素、维生素、果胶及8种对人体有益的氨基酸,其果实中钙、磷、铁含量要高出其他水果10多倍。到了端午节过后,家乡的杨梅就挂起了小果,一个个绿绿的,看着都觉得嘴巴酸溜溜的。杨梅越长越圆,全身长着小刺,叫作“杨梅绒”。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杨梅也渐渐地成熟了,最后红得发黑。每到杨梅成熟的季节,满山的梅树红的像火、紫的像血,远远望去,像一颗颗晶莹的玛瑙闪闪发光。那时的杨梅是纯天然的上等佳品,结的果实自然也没有现在市场上所售卖的大而诱人,但味道非常纯正。果肉酥润而甜蜜,是难得的放心生态水果。 人间六月水果熟,最是家乡杨梅香。山上的野杨梅成了我们农村小孩子的最好零食。那时候农村的水果,大都来自大自然独特的孕育。漫步家乡的山冈上,沉醉于梅的芳容。小伙伴们边摘边笑,其乐融融。每次上山采摘杨梅,全家人大饱口福后,剩下的杨梅奶奶用来泡杨梅酒,酒香甘醇,味道独特,是家乡人喜爱的美酒。我的奶奶最喜欢用杨梅酒泡饭吃,那酒香及满山熟杨梅飘溢出诱人的芬芳,醉了乡间田野,醉了山川河流,也醉了我的心房。尝一颗杨梅,尽可涤去乡愁,喝一杯杨梅酒,足以醉倒浮生。至今仍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