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新疆行之三:禾木村

张宇华

<p class="ql-block">到禾木住小木屋、看星空、观日出去。这铁三项,无论哪一项都足够撩拨远道而来的游子。据说,有摄影发烧友为了拍禾木星空、禾木日出,一年四季几度进出新疆,昼伏夜出只为那心目中的星星、月亮和太阳。</p>

<p class="ql-block"> 禾木村一一中国第一村</p>

<p class="ql-block"> 禾木桥一一禾木村的象征</p>

<p class="ql-block">禾木桥一一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古老木桥</p>

<p class="ql-block">禾木桥一一抵御数次冰川冲击的英雄桥</p>

<p class="ql-block">我们到达禾木村已是晩上十点多钟。在南方的浙江,晚上十点多也许好多人已经进入甜美的梦乡,但在新疆却是太阳刚刚落山,落日余晖才慵懒地离去。新疆的日照时间长达十六个小时,真是太长太长了,初来乍到的江南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适应。</p>

<p class="ql-block">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禾木村</p>

<p class="ql-block">夜幕低垂,我们一行十多人在导游的带领下,悄悄进入了禾木村。迎接我们的是禾木迎宾大道上亮得有些刺眼的灯光,那些心心念念的小木屋早已隐身于夜幕之中,在明明灭灭的灯光中若隐若现。</p>

<p class="ql-block">禾木村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充满了原始的味道。这些小木屋散落在深谷草原上,一层,大都是尖顶方体,木屋的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封山期的严寒。那高高尖尖的人字型屋顶,在屋内看是平顶,平顶与尖顶之间的空隙存储粮食和食物。每个小木屋里都住着一家图瓦人,木屋后面有一个木栅栏围成的牛羊圈,木屋前面也用木栅栏围成一个院落。院落里的栈道用木板铺成,种满了各种颜色的花草,以格桑花和蒲公英居多。</p>

<p class="ql-block">充当客栈的小木屋一般都成排成排连着,房门没有锁,随手推开房门,原木的味道扑面而来。我们住的小木屋房间不大,设施也比较简陋,但还算干净整洁。木质的床铺,木质的地板,木质的墙壁,木质的门窗,木质的房顶。房间只有一个小小的后窗,安静,简约,虽没有想象中的童话世界一般,但看着这方最古朴天然的小天地,再烦躁的心,此时也安静下来。</p>

<p>吃过晩饭,安顿停当,已经将近十二点,正是欣赏禾木星空的好时段。禾木村满天繁星和银河闪烁,一般是凌晨十二点陆续显现,一两点的时候最为壮观,能看到最灿烂的星空和银河划过长空,幸运的话还有一两颗流星。</p>

<p class="ql-block">禾木的夜空真是太美了,如清水洗过一样,幽蓝润泽,深邃无垠。月亮如上等的和田羊脂白玉,轮廓分明,沉实透亮,不染半点尘滓。漫天的繁星,天圆地方,好像自己就站在地面中心,被这一片银河罩住。星星在夜空中一闪一闪地笑,无数颗星星就在头顶挂着,仿佛伸手就能摘下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手可摘星辰”,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看,那边有流星。”有人指着山那边的方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颗拖曳着长长尾巴的流星划过天际,很快将它的光融入莹莹星河中。流星在划出一道耀眼的美丽之后就消失了,人生其实就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只要能留下一瞬的光辉和灿烂,那就不枉此生!</p>

<p class="ql-block">与同行大学同学摄影爱好者陈金彪相约早上五点去禾木河对岸的观景台看日出拍晨雾,可是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已七点多,懊恼不已。幸亏他早起拍了许多非常唯美的日出和晨雾照片,才没有留下太大的遗憾!</p>

<p class="ql-block"> 大学同学拍的禾木日出</p>

<p class="ql-block"> 大学同学拍的禾木晨雾</p>

<p class="ql-block">早上七八点钟的禾木,褪去了神秘的夜幕,隐去了缥缈的晨雾,如同掀起了红盖头的新娘,惊艳无比。</p>

<p class="ql-block">禾木是一首浅吟低唱的田园牧歌。小山村静静地躺在群山环抱的开阔地上,满山满谷的青松白桦云杉,葱茏滴翠。满眼弥望的是挂着水珠的牧草,盛开的鲜花。山间云雾缭绕,山顶浮云飘飘。金色的阳光柔柔地撒在山谷中,山坡上牛群、羊群星星点点,时而有牧民骑马慢悠悠地走过。禾木河从小山村边穿行而过,河中碧波粼粼,河边卵石磊磊。蓝天、白云、雪峰、森林、草地、小河、牛群、羊群、牧人⋯⋯和谐自然、融为一体,静静地铺陈在你面前,让人忽然生出离别繁华、归隐山林的念头。</p>

<p class="ql-block">在禾木,我们意外吃到了整个新疆最好吃的馕,里嫩外酥,脆香可口,回味悠长。九点,我们怀着依依惜别的深情,告别了图瓦人,告别了禾木这个极具古韵和原始味道的“中国第一村”,踏上了新的旅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