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调人生》5

《海外诗人》微刊maggie

<p class="ql-block">叶念伦先生著</p>

我亲爱的托尼,<br> 请原谅我转眼来英国好几天了,才提笔写信给你。这些天我简直就像是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海伦把我的活动安排得满满的,丰富多彩极了,实在是无暇静下心来写信!<br> 首先我想谈谈你给我介绍的海伦,你来中国之前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是你唯一的女朋友。而现在我们起码在法律上已经是夫妻了,我也告诉她这半年来我们在北京也发展了感情。但她仍旧对我是那么样的热情,安排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中国,这样的两个女人碰在一起,不打得头破血流,也至少是说不到一块儿。<br> 我正好是圣诞节得前夜那天到达伦敦的,哇,一切真是太美了!简直就是童话世界:每家的窗户都闪烁出圣诞树的彩灯;午夜降临时,有人敲门,你开门看到的,是在梦幻般的烛光下,一个个美丽的男女孩童朝着你唱着“祝你圣诞快乐!”<br> 到底是“绅士”的国度,人人都是那么彬彬有礼,早上在路上与人相逢,陌生人也会主动地向你道声“早安!”;新年的前夜,海轮开着车带我去常用来表示伦敦的标志的大笨钟,那里早已有成群的年轻人在狂欢;大笨钟的新年钟声一敲响,他们立刻欢呼跳跃,拥抱亲吻;很多经过我们的车的素不相识的男男女女,都把头伸进车窗,把我紧紧地一抱,狠狠地给个热吻,道句“新年快乐!”,转身就走,又对其他行人和缓慢行驶的车里人也是这样互相祝愿着。“绅士”之邦的这种礼貌,对我们这位来自自称“礼仪之邦”的炎黄子孙来说,却的确是很难理解的。<br> 圣诞节新年期间,海轮还带我参加了两个在私人家里举行的聚会:一个是各种年龄的人的聚会,人人都轻松愉快地端着饮料互相聊着天。大家的谈吐幽默诙谐却不俗,气氛十分高雅,使你仿佛置身于高尚的文明享受之中;另一个是年轻人的化装舞会,各色扮相奇特,令人啼笑皆非的男男女女们,伴随着疯狂的音乐,尽情地狂舞着,拥抱着,亲吻着。时间晚了,跳累了,就三三两两往地毯上合衣一躺。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满地都是脸熟睡得红嘟嘟的可爱的年轻人。<br>  托尼,这几天我突出的印象是,你的国家洁净美丽,人们知道如何尽情地享受生活。这说明他们的生活小康富足,头脑中没有那么多不必要的束缚,所以大多数的老百姓都快活单纯。这也说明在这里谋生,不可能会是很困难的。虽然我才来几天,就觉得你的国家太可爱了!我要在此愉快地读过余生,而且对此充满了信心。<br>你的萍 (5)<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