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散记:逐梦新疆

笔墨修缘

<p class="ql-block">三年前就有了去一趟新疆旅游的想法,由于疫情总没有成行。</p><p class="ql-block">我年轻时在新疆当兵,驻在那拉提十二年多,我的青春年华都奉献在那里,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心里总惦记着那里的战友,惦记着故地重游再回家看看。</p><p class="ql-block">老伴呢,她在我当兵时两次去新疆探亲,当时只顾温情,忘记了看风景,对新疆旅游有着强烈的期待。</p><p class="ql-block">女儿小静两岁时随妈妈去了新疆,由于年幼没有什么记忆。如今四十出头的她是人民教师,她的女儿小璇在京城读大二,她也渴望着带上小璇,陪着老爸老妈游一次新疆温习旧梦。年初就订好今年暑假女儿自驾去看新疆。</p><p class="ql-block">这会儿放暑假了,全国疫情基本被控制住,各地旅游开始升温。七八九三个月是游新疆的黄金季节,顺理成章我们家的新疆游提上了日程。</p>

<p class="ql-block">二〇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我,老伴,女儿,外孙女,我们一家四口带上备用的衣物水和一些零散食品,将后备箱塞了个满满当当,然后上了自家白色越野车,女儿自驾启动了西行新疆的征程。这次旅行,我们走的是G7。</p><p class="ql-block">G7京新高速是连接北京和烏鲁木齐的高速公路,是祖国西部大开发的交通要道。全长二千八百多公里,2012年9月动工,今年6月30日全线通车的。这条高速路是亚洲投资最大的单体公路,途径巴丹吉林,腾格里,烏兰布和三大沙漠,沙漠长930多公里,其中500多公里为无人区,是当今世界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p><p class="ql-block">越野车在宽平的高速路上行驶,沿着高速看中国,边走边看风景,开起车来又爽又开心。</p>

<p class="ql-block">下午五点左右我们来到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我是第一次近距离抚摸这座传奇的兰色城市,这里虽是塞外,却和口内城市一样繁华。街宽路直,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好不热闹。</p><p class="ql-block">入夜,华灯初放,五光十色。人们聚集在广场,交谊舞,广场舞,大秧歌,摔跤的,练武的,散步的,成群结伙的,成双配对的,林林总总,洛译不绝。展现着各民族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幸福祥和的景象。</p><p class="ql-block">七月十七日上午我们由呼市出发继续西行。高速路在广阔无际的大地向前延伸,汽车在绿茵如毯的内蒙古大草原上穿行。眼前不时略过一群群悠闲食草的马牛羊群体。再往前走,远方天边出现一抹暗兰色的山影,山影愈來愈近,山体感來愈壮观。京北的燕山早已被甩在了身后,晋冀的太行山也已擦肩而过,那眼前的大山是哪座呢?这时外孙女小璇告诉我们:前面这山是阴山。您不记得一首古诗,她说着背了起来。《敕勒歌》:</p><p class="ql-block">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p><p class="ql-block">古诗写的正是这里,大山,草原,牛羊汇聚在这蓝蓝的天底下。此情此景,让我们这些西行的游客穿越时空同古代诗人完成了一次对接。</p>

<p class="ql-block">下午三点许,我们驱车到达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也称临河。由此西行不远就是大漠戈壁滩了,尽管时间尚早,我们还是住了下来,以修养精神准备明天的沙漠远行。</p><p class="ql-block">早在从家里出发前,我们就对这次旅行中的穿越戈壁极为重视。保养了座驾,购置一只汽油桶,预备在穿沙前灌满油带着,以防断油在沙漠中搁浅。</p><p class="ql-block">第二天我们从巴彦淖尔出发,先去加油站加满了油,又拎出油桶加油。加油站的师傅说油桶不允许加油带着,戈壁温度很高危险太大。他告诉我们路上有加油站,只要不错过加油机会保证能开出沙漠。真在无人区断油还可以打救援电话。</p><p class="ql-block">汽车进入了千里戈壁,宽平的高速路上汽车不多,开起车來倍爽。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更没有烦人的堵车,你说开心不开心呀!</p><p class="ql-block">下午六点半吧,我们来到沙漠绿州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住了一宿,次日上午继续我们的沙漠之行。晚上八点许,我们顺利到达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当我们在哈密街头吃着甜甜的哈密瓜的时候,一家人的脸上都淀开了笑容。在心中情不自尽地喊着:新疆,我来啦!</p>

<p class="ql-block">我是一九六九年二月参军入伍,开始在保定市固城,当年八月进疆驻在巴仑台,第二年春天拉练移防到那拉提。一九八一年下半年转业回到地方,屈指一算离开新疆已经整整四十个年头了。今天重新踏上这块热土,真是感慨万千,重回新疆的梦实现了。</p><p class="ql-block">四十年分别,四十年变迁,我变老了,新疆变美了。</p><p class="ql-block">从哈密去烏鲁木齐有两条路线,南线过吐噜番,是沙漠气候,现在暑期酷热难耐。北线走巴里坤和江不拉克,不是很热而且沿途景观很美。战友建议我们走北线。七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我们的汽车沿北线奔驰在去烏鲁木齐的路上,很快进到山里,气温渐渐凉爽。正是:人在车上坐,车在画中行。汽车驶过盘旋下坡树荫掩映的松树塘,驶过牛羊成群的巴里坤草场,驶过绿油油吐穗扬花的麦地,驶过金光闪闪等待收获的麦田,驶过收割后遍地泛黄的江不拉克的沃野,距离烏鲁木齐是越来越近了。</p><p class="ql-block">车前方烏鲁木齐高速收费站正迎面而来,车内一家四口又开始了猜闷游戏。每到收费站我们都玩一次,看谁猜准收费数额,接近者为赢奖励一颗巧克力。这次我说300,璇说260,静说200,老伴说220,我们正在猜着,车进了收费站,只见一位维族女士将手一摇:免费,节日免费。我们先是一楞,转而都哈哈哈大笑起来。每人一颗巧克力今天过古尔邦节。</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哈密回王府</p>

<p class="ql-block">汽车朝着烏市市区行驶,我的脑海不断出现一个个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的英俊潇洒形象。战友们一批批退伍,如今遍布祖国各地,算了算留在新疆的战友也有几十位。分别四十多年的战友,今天我们又要见面了。</p><p class="ql-block">七月二十二日中午,在烏市新市区准噶尔大酒店,老战友刘壬虞组织安排了战友聚会。尔后黄铁军,陈尧,郭宏杰又安排了几次聚会。</p><p class="ql-block">参加聚会的除我一家外,有刘壬虞夫妇,赵大伟夫妇,郭宏杰夫妇,黄铁军夫妇,陈尧夫妇,陶刚义夫妇,高建华,张振生,付士强,金亮,陈定国,李旭辉等战友。</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烏鲁木齐战友聚会合影</p>

<p class="ql-block">七月二十三日上午,我们和刘壬虞,郭宏杰三家人共同游览天山天池景区,置身仙境之中。</p>

<p class="ql-block">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许,我们的越野车驶入祖国最美丽的网红公路一一独库公路。</p><p class="ql-block">上世纪七十年代,中苏交恶,剑拔弩张。为加强国防,加强战备,毛主席发出“搞活天山”的指示。从一九七四年起数万解放军官兵参加了独库公路的建设施工。我所在部队36135部队所有军人都投身到这条国防路的修筑施工中。我当时是该部队炮兵股参谋,负责配合工程技术人员勘察设计测量等事项。我们部队修筑的是独库公路中段,即从那拉提到巴音布鲁克段。我八一年转业的时候这条路还没有完工。一九八三年的时候这条路才全线通车,历时十年。全路长561公里,翻越天山,连通南北疆,由于天候地势条件,一年只能通车4一5个月,而且禁止七座以上大车通行。</p><p class="ql-block">独库公路是我国的一条壮美的景观大道,可以说一步一景,步步美景,一天享四季,十里不同天。</p><p class="ql-block">我们的汽车在重山峻岭中盘旋前行,中午时分抵达哈希洛根达板,一群群游客正在达板的积雪上跳跃欢歌。我们车上带着西瓜本想在雪地中享用,但一见积雪都一次次被游人踩的很赃,也就没有停车而继续前寻,翻过遂道停车吃西瓜,然而雪景已经远遁。</p>

<p class="ql-block">我们的汽车由哈希洛根达板盘旋而下,这时每个人才开始感觉到自已的耳朵听不清说话,和别人说话又发不出声音,这是怎么啦?小璇对我们说:刚才过三千多米的达板,体内体外气压不平衡产生了高山反应。张开嘴打个哈欠会好些。于是我们人人都揉揉耳朵,打打哈欠,才觉得有所恢复。</p><p class="ql-block">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达乔尔玛。这里是一百六十八位在修筑独库公路中牺牲的烈士们安眠的地方。今夜我们住在这里与这些牺牲的战友同眠,來陪陪这些未能见到今日独库公路游人如织景象的战友们。</p><p class="ql-block">睡梦中我又回到了当年火热的筑路工地。山腰上战友们挥舞着铁锹,抡动着钢镐,推着架子车清理着土石方;悬崖峭壁上挂着安全绳的战友们手扶钢钎,掄起铁锤,打眼装药,劈山开路的英姿;曲曲弯弯的山路上,一队队身穿多处开花的棉衣,满身满脸泥土粉灰的战友正在下工,营地两名家属见了心酸地议论:这要是让人家爹妈看到得多心疼啊;那年,我所在部队的一支施工先遣小分队在开往巴音布鲁克筑路工地的途中遭遇暴风雪,几十名战友和工程师技术员被困在半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他们在齐腰深的雪中苦苦挣扎七天,带在身边的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战友们抖净了所有干粮袋才抖落出半碗馒头干残渣。饥肠辘辘的战友们把这半碗残渣递给了胡总工程师。年已六十多岁,曾援建过巴基斯坦尼泊尔等多个国家的国宝级工程师胡总端起这半碗残渣时已是老泪纵横。</p><p class="ql-block">独库公路是条英雄路,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我站在乔尔玛烈士陵园纪念碑前恭恭敬敬献上军礼!碑是立起来的路,路是躺着的碑!如今独库公路已成为人民心中的纪念碑!</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乔尔玛烈士陵园纪念碑</p>

<p class="ql-block">二十六日上午我们从乔尔玛出发,继续独库公路之行,下午四点多到达那拉提。</p><p class="ql-block">一身军衣让我和那拉提结下不解之缘。初到那拉提那是一九七○年春天,载歌载舞的哈萨克族男女列队公路两侧,我们这一支威武雄壮的解放军队伍穿过人群,涉过小河,在南山坡下大草原上安营扎寨。结缘五十多年,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和我们都有着深深的感情。</p><p class="ql-block">今日故地重游,即想看看她的变化,更想见见当年和我们亲近过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天,依旧那么蓝,蓝得没有一絲杂色。水,依旧那么清,清得能看见河中的卵石和石缝中的小魚。草原如绿毯铺满平地和山岗,牛羊成群在绿毯上游动,在北面雪山照映下像一幅超大的油画,那拉提真是美极了。</p><p class="ql-block">晚上入住新源县城,和留在这里的老战友唐润及lOO炮连九连的几位战友聚会,共话那拉提机缘,畅叙战友情谊。</p><p class="ql-block">二十七日上午我们重回独库公路。这是独库公路中段,从那拉提到巴音布鲁克,是我所在部队修筑的,走在这段路上感到格外骄傲和亲切。我在自己出过力流过汗的公路上找寻着自己的足迹。这里是自己曾经支过帐篷居住过的山坳;这里是自己曾经饮用水的山泉;这里是自己曾经採过蘑菇的松林;这里是自己曾经上下山背粮背菜走过的小道;这里是自己曾经躺过的草地;这里是自己曾经坐过的巨石……</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那拉提草原美景</p>

<p class="ql-block">平坦的大草原前方突起一片楼房,遮挡着落日晚霞的光辉,这是巴音布鲁克游客中心的宾馆酒楼。向右看草场上支起大片的蒙古包,足见这里旅游的火爆。我们导航到手机预订的蒙古包旁,老板娘指挥我们停好座驾,我们家四口拎包钻进了毡房,这就是我们今晚的家。</p><p class="ql-block">睡蒙古包,这对年过古希的我和老伴可是头一回,女儿和外孙女更是好奇,这辈子住一回蒙古包岂不是一次有趣的经历。更让我们好奇的是在这最热的暑期毡房内居然要生火炉取暖,而且夜里我还加了两次煤。你觉得刺激不刺激呀。当我将火炉加煤的照片用手机发到朋友圈时,好友们都感到惊奇。</p><p class="ql-block">独库公路的第三段里程,即从巴音布鲁克到库车终点。七月二十八日我们驱车继续在广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上行驶。眼前这条曲曲弯弯的河流就是大名鼎鼎的开都河,也就是名著《西游记》中的通天河。现在河上架起了桥梁,不需老龟驼着西游人渡河了。一九七八年冬天我和战友们在这里看守施工物资,冬天饮用水都是从这条河砸冰化水解决的。望着这条曾养育过我的大河不由的让我肃然起敬。</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图片</p>

<p class="ql-block">出了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独库公路又进入到崇山峻岭之中。前面到了大小龙池景区,一潭碧水,一池浓墨,写尽天山之美。山路弯弯,汽车盘山而下。绕过一弯又一弯。转过来又转过去,左转右转,不知转了多少回环,终于下到谷底。这就是独库公路最峻险的一段折带子路,也有人称之盘山十八拐。女儿小静开车去过泰安,去过大连,去过内蒙坝上,去过张北天路,去过山西五台山,也算是老司机了,可今天驾车行驶独库十八拐仍有些头晕,算是又一次复杂条件下的历练吧。至此我才明白为什么七座以上大车禁行,原来是拐不过这些弯来呀。</p><p class="ql-block">汽车下到谷底走了一段平缓的路,算是休息吧。远处积雪的高山迎面走来,很快又要开始爬山了。</p><p class="ql-block">这里是天山南麓,虽同属天山,但形态,气质,色彩与前面山地明显不同。那拉提附近的山是青山绿水,有一种亲切揉和的美。而库车这边的山光秃秃的,却显出坚韧挺抜,是一种强悍霸气的美。</p><p class="ql-block">看左边的山,是一个山峰一个颜色,有发白的,有发青的,有发黄的,有发蓝的,有发红的,还有的山峰把几种颜色插花排列。山峰层迭,错落有置,色彩纷呈,煞是好看。</p><p class="ql-block">看右面的山,一片暗红,似一排排万屻高墙。细看又是每个山坡,每个山谷,每个山头都形态各异,呈现各种奇形怪状的模样。我们都很惊奇,都很震撼,造物主是怎样鬼斧神工雕刻出满山遍野的惊奇怪险的美丽画图。这里还有著名景区库车神秘大峡谷,她是这一带地形地貌的典型特写。</p><p class="ql-block">车内小璇正在给我们补上地理课。这一带地理状况应该是著名的雅丹地貌、丹霞地貌和喀斯特地貌,大概经历亿万年风削水刷寒暑侵蚀形成的。不是亲眼所见真想不到丹霞地貌如此神奇如此壮观如此震撼!</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过了神秘大峡谷,独库公路也就接近了终点,我们很块到达古絲绸之路时的龟兹国,名著《西游记》中的女儿国一一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市。</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库车东湖</p>

<p class="ql-block">七月三十日下午我们驱车离开库车到达阿克苏。原来总以为南疆很遥远很荒凉,来到阿克苏我们先参观了博物馆。迎面便是一座雕像,是民族英雄林则徐。进入馆内才晓得这里历史深厚。这是古絲绸之路的节点,是张骞出使西域的要道,是唐代换了几个皇帝,铁血郡王郭昕率军镇守西域至死都没有回家而在任上询职的地方。清代名将左宗棠,佛教大师鳩摩罗什都在这里留有光辉业绩,唐僧西天取经在这里更是留下诸多足迹。</p><p class="ql-block">本想在南疆多玩几天,没想到德尔塔病毒肆虐,已在国内多地传播。新疆也和其它地区一样收紧了控防措施,我们所住的宾馆被征用做隔离点。我们只好连夜转移住所,第二天这个宾馆也令我们退房,无奈只好中断南疆之行,开启了我们这次新疆旅游的返程之旅。可爱的新疆,美丽的新疆,再见!</p>

<p class="ql-block">返程路上的图片</p>

<p class="ql-block">新疆博斯腾湖(西海)</p>

<p class="ql-block">大漠里的风电机</p>

<p class="ql-block">额济纳旗胡杨林</p>

<p class="ql-block">路过边境检查站</p>

<p class="ql-block">观看文艺演出</p>

<p class="ql-block">山西云岗石窟</p>

<p class="ql-block">高速公路服务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