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之秋

羚孜

<p class="ql-block">  有一个地方,那里有雪山草场,沙漠胡杨;那里有玉露琼浆,风光无限;那里成群的牛羊,如云彩一样飘荡;悠扬的情歌,象幸福一样传唱;那里风清云淡、那里天光流转、 那里有一个温暖的名字--新疆。</p>

<h3>  2007年10月,九天的南疆行从乌鲁木齐的南山起,库尔勒—库车(沙漠,胡杨,罗布,库车大寺)—阿克苏(克孜尔)—喀什(东亚大巴扎、古城、家访)—喀什库尔干(卡拉克里湖,幕士塔格山,石头城)——红旗拉浦—喀什(阿提尕尔清真寺、香妃墓、东亚大巴扎)—<u>飞回</u>—乌鲁木齐。</h3>

<p>  路过达坂城的时候,我看见无数风车。远处天空和戈壁在更远处融成一体,蓝和灰成为一抹白色。</p>

远处是世界著名的第二高峰:海拔8611的乔格尔峰。<br>

<h3><font color="#010101">  博斯腾湖古称“西海”,唐谓“鱼海”,清代中期定名为博斯腾湖,位于焉耆盆地东南面博湖县境内,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吞吐湖。 </font></h3>

胡杨,是我平生所见最悲壮的树。胡杨生下来一千年不死,死了后一千年不倒,倒下去一千年不朽。<br>

胡杨呈现给世人的就是一种骨气。僵硬的枝条直指苍天,似在向你高呼生命的坚持和毅力。<br>

<h3><font color="#010101">  在塔克拉玛干东北角,有一片坐落在沙漠中的胡杨林,其周围生活着一些罗布人。 </font></h3>

<h3> 沙漠在我们看来,是作为景点而存在的。很诡异,要知道那可是威胁我们生存的沙漠,可能是埋葬我们文明的沙漠。诚然,沙漠在某种角度看起来确实很美、很壮丽。</h3>

<div> </div><div> 给荒凉着上美丽的色彩</div>

<div><br></div><div> 是谁撒落的“盐巴”?</div>

<h3>  库车大寺是信奉伊斯兰教的教民做礼拜的宗教场所。塔柱雕以伊斯兰风格图案,穹窿式楼顶,形似天宇,寺内礼拜大厅1500平方米,可容纳3000人大礼拜。</h3>

<h3><font color="#010101">念古兰经的老人</font></h3>

<h3><font color="#010101">  克孜尔千佛洞和敦煌莫高窟同享中国 “四大石窟”之美誉。它位于新疆拜城县克孜尔乡东南9公里的戈壁悬崖下。石窟背靠明屋达格山,前面有渭干河蜿蜒流过,隔河屹立着乔尔达格山。</font></h3>

克孜尔尕哈烽火台始建于汉武帝时代,沿用至魏晋。这座烽火台是汉朝军事通讯设施之一,它曾经维护着西域的安全和丝绸之路的畅通,也是国家行使主权的象征。<br>

库车的风景十分独特,象一个天然的地质博物馆,地貌复杂多样,许多山的形状、颜色是从来没有见过的。<br>

<h3><font color="#010101">  南天山前山盆地里的岩尖峰式地貌景观。看似冷漠坚硬的岩石,也具有一种流动柔和的曲线之美。</font></h3>

喀什是中国最西端的一座城市,东望塔里木盆地,西倚帕米尔高原。有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之说。<br>

<h3><font color="#010101">艾提尕尔清真寺</font></h3>

千百年来,他一直是天山以南著名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br>

喀什老街<br>

<h3><font color="#010101"> 白沙山的绝妙之处就是山上的沙子是纯白色的,仿佛是一座屹立在湖边的雪山。 </font></h3>

卡拉库里湖位于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的山脚下,是一座高山冰蚀冰碛湖。水面映衬着巍峨而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白雪皑皑,山水同色,景色十分迷人。<br>

石头城是古丝绸之路上一个著名的古城堡遗址,也是世界四大石头城中唯一保存较完好的石头城,在石丘重叠、城垣环绕的遗址之间,仿佛凝固着远古的气息,让人可以依然能感受到古城堡的辉煌和威严。 <br>

<h3><font color="#010101">  塔吉克族人是中国唯一的中亚土著民族,在他们身上保留着中国境内最纯种白种人的血统。</font></h3>

<br>

明亮的眼睛<br>

<p class="ql-block"> 汽车奔驰在帕米尔高原,一路向南,两旁一边是红色的风蚀峻峭山体,一边是冰川覆盖的皑皑雪山,融化的冰山雪水从道边的沟谷中欢快的向身后流去,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大朵的白云,高原的阳光全无顾忌的倾泻在身上。</p>

高原的风光自然有一种空旷壮美的气概,这是别的地方所不能比拟的。 <br>

<p class="ql-block"> 在翻越一个海拔4000米的山梁时,车窗外竟下起了小雪花,太神奇了,管不了那么多,下车拍照,脸上带着停不住的微笑,感受着雪花飘在身上的快感。帕米尔,你是在欢迎我们吧!</p>

红其拉甫口岸,地处祖国西部帕米尔高原的冰峰雪岭之中,,是我国与巴基斯坦唯一的陆路进出境通道,也是通往南亚次大陆乃至欧洲的重要门户。<br>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1, 1, 1);"> 昔日,高僧唐玄奘辗转西天佛国、畅游中国的马可波罗以及探险家斯文.赫定,都曾经走过这条路。今天,关口边的雪山依然静静矗立,用冷静的眼光默默地注视着我们这样一批批来来往往的匆匆红尘过客。 </span></p>

在我国通往巴基斯坦的出口处,竖立着一块高大的水泥界碑,界碑为白色,面向我国的一面写着 “中国”二字和一幅国徽,,面向巴基斯坦的一面用英、鄂尔都两种文字写着“巴基斯坦”,在雪山上十分醒目。 <br>

<h3><font color="#010101">巴基斯坦</font></h3>

<h3>新疆的路</h3>

穿越雅丹地貌<br>

久居都市的我们贪婪的把帕米尔的一切拥在怀里,红旗拉普的伟岸、慕士塔格峰的浑厚、喀拉库勒湖的清澈、石头城的威严一次次的留住了我们的脚步,我们近乎贪婪的想把这一切都装进镜头里、留在记忆中。<br>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 right;"> 图片出自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松下LX2。</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 center;">完</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a href="https://www.meipian.cn/2cmzqku1?share_from=self"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i class="iconfont icon-iconfontlink"> </i> 那年,与秋的相遇</a></p><p class="ql-block"><a href="https://www.meipian.cn/tw321di?share_from=self"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i class="iconfont icon-iconfontlink"> </i> 梦中的胡杨</a></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