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写心 从警无悔

宝玉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牛年过半,秋风又起。似乎一个转身,夏天就成为了故事。</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犹如眼下的这季节,我历经花开花谢,不知不觉间已逾花甲,走进了人生之秋,不免时而回眸春的绚丽、夏的勃发,大半生所经历的那些风景历历在目。</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span class="ql-cursor"></span>时光倥偬。想来,我们芸芸众生,犹如一粒尘埃,每个人都来自于偶然,然后,被时间和时代裹挟着前行,百年间的际遇,有着极大不确定性。我们能做的,就是顺着岁月行走。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自己一直是个跑龙套的,甚至于大多时间只是台下的观众而已。如今,帷幕落下,退休赋闲后,回头望那来时路,可谓是旅途平坦又坎坷:生在大跃进,长在文革中;步入社会后,由下乡知青到军工三线人;改革开放,调回家乡一家国营电子企业,天南地北跑了几年供销业务;后来,因为有点文体特长,调入县总工会新成立的职工俱乐部。至此,在这县城里安居乐业,以后的小日子,也许四平八稳地就这样了。接下来意想不到地竟当了警察,可以说纯属偶然,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点;近30年的从警历程,也是我生命中最丰盈的阶段,最值得回味的难忘时光。尽管社会上总会有人贬警丑警,甚至于个别人仇警袭警;尽管这支队伍里鱼龙混杂,的确有害群之马;但是,跻身其中,体验其酸甜苦辣后,我由不解到接受再到热爱,华美的树叶落尽,人生的脉络才清晰可见:走过千山万水,曾经栖身警营,何其幸哉乐哉!老眼昏花之际,沉淀心底的是浓重的公安情怀:公安机关是和平年代里最敬业的团队之一,警察是最可爱的一个群体!</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color: rgb(1, 1, 1);">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今天我休息》中仲星火扮演的马天民,以及大量影视片当中,粗门大嗓,身穿上白下蓝警服的高大威猛人物,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以后在现实生活中,公安人员那横眉冷对、五大三粗的</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x;">武夫形象,感觉与自己格格不入;那风风火火、吆三喝四的工作,压根儿不会适合自己。</span></p><h1><span style="font-size: 20px;">年华几度轮回,生活就像大海,总会变幻不定,起落沉浮。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成为了其中一员。</span></h1><p class="ql-block"><br></p><h1>1988年底,年已而立的我,命运中波澜又起。全省统考一批人民警察,恰巧在那学历热中,我经过3年努力学习,刚刚拿到一张电大专科文凭,符合报名条件,便想去试一把。主要动机是改变自己的身份,转为国家干部,而不是因为喜欢这个职业。结果,荣幸地被录取后,不得不半路改行,弃文从武,并且一干到底,直到退休。</h1><p class="ql-block"><br></p><h1><span style="color: rgb(1, 1, 1);">30多年前刚入警时的那情形,恍然如昨。1989年正月十六,我背上行囊重新上路,成为了岸堤派出所的一名老兵新战士。省里招考时规定,我们被录取者必须无条件下乡到一线去。镇政府大院里,派出所在五六间破旧平房里办公和住宿,显得十分寒酸、简陋。安顿下来,喝过接风酒,所长便张罗着先来张全家福。我初来乍到,因为还没发警服,便先借所里李振军的服装一用。我俩虽然个头相仿,但洗出相片仔细端详,我头大帽子小,显得有点滑稽。第二天,同事开着警用三轮摩托到西菜峪村,我穿上件黄大衣坐到偏斗里,迫不及待地先体验了一回当警察的感觉。看着路人仰慕的目光,正如那句电影台词形容的:好威风啊!</span></h1>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电影《今天我休息》剧照</b></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第一张穿警服照片</b></p>

<h1>花开花落,转眼一年多过去。人生百味,冷暖自知。表面上看似风光、威武的警察职业,真的干起来,才会体验到它的辛劳。特别是身处基层派出所,上边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大伙儿常年累月,出警办案,值班备勤,每天24小时神经都在紧绷着。总说,与以前舒适的工作相比,形成了强烈反差。 </h1><h1><br></h1><h1>即来之,则安之。适应它,跨过它,接受是唯一的选择。我们忙里偷闲,苦中有乐。紧张劳累之余,战友们会一起大碗喝酒,或到汶河里洗澡、嘻戏,或去岸堤中学里打打篮球。我还发挥自身特长,舞文弄墨,先后在《山东公安》及《山东法制报》等省市县的报刊上小露了几手,发过一些豆腐块,得到了周围人赞许。以前在城里从事过几年文体活动组织工作,有点知名度,局里修建灯光球场等,专门抽调我回去负责。而县里组织篮球比赛时,公安局代表队历年来名不见经传,我们新招考进去的四人中,我们俩充实为主力队员后,当年便勇夺全县冠军。</h1><h1><br></h1><h1>但是,老实说我身在曹营心在汉,作为权宜之计,一直有再离开的想法。内心里有个小九九:以此当个跳板,转干后早晚卷铺盖走人。经原单位积极协调,组织部门也最终同意我调回县总工会工作。</h1><h1>事情的变故在于,可能因为有点特长,也可以说是因为我们队伍里拿枪杆子的多,玩笔杆子的少,局领导为了人尽其才吧,在所里工作了一年多后,决定抽调我到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县官不如现管,胳膊拧不过大腿。我最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只有心无旁骛,走上了新的岗位。</h1>

<h1>清明过后,春暖花开。</h1><h1>调到县城后,我解除了往返路途劳顿之苦,每天都可以回家团圆。但是,公安机关的特殊性质,决定了办公室这一综合部门的重要性,其辛苦程度并不逊于在基层派出所,只是业务性质不同而已。除去迎来送往,值班备勤,上情下达,报送表格外,撰写公文是其重头戏。我主要从事文秘工作,记得那时每年都要出百多期信息、几十篇简报,以及领导讲话、汇报材料、工作总结等。可以说是没完没了,应对不迭,经常需要加班加点,熬夜写作。而这一切,不像现在网上便捷运作,都要历经搜集素材,准备数字,构思手写出来后,再打印装订、分发和上报。</h1>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90年代办公室人员全家福</b></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1989年局男篮获全县比赛第一名</b></p>

<h1>历历往事,流年有痕。</h1><h1>当年,局里没有专门宣传机构,在应对完公文后,我还撰写消息、通讯及文学作品,不时见诸报端。由于在办公室能及时掌握全局工作动态,一旦发现有新闻价值的线索,自己就有一股冲动,写完信息或简报后,再挖掘和构思外宣稿件。一线攻破的每起精彩案件,几乎都长短不一的在各级报刊上发出:《法制日报》上的猎狼记;《山东公安》的阋墙命案、凋谢的花朵等长篇侦破通讯,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对内鼓舞了士气,对外宣传了法制。</h1><p class="ql-block"><br></p><h1>对于局里涌现出来的先进事迹、英模人物,我深入采访了解,苦心构思,挥笔成章,起到了弘扬正气,并让社会理解公安工作的作用。人物通讯《崔法医速写》;工作通讯《警营好后勤》——记荣立集体一等功的沂南县公安局行政装备科;特别是副局长高兴祥,于1995年2月23日荣膺全国公安系统英模称号后,我所写的人物通讯《他从沂蒙山走来》,先后在《法制日报》《山东公安》等发表,向人们全方位展示了这位基层英模的风采。</h1><p class="ql-block"><br></p><h1>针对一些社会现象,我深入思考,全面剖析,写出了一批有深度有质量的稿件,得到了人们的好评与喜爱。《欲说香烟好困惑》《相煎何太急》先后在《山东法制报》等发表,尤其是《酒,让人欢喜让人忧》,对喝酒这把双刃剑多角度透视,于1995年春节其间,在《临沂日报》周未版头版头条套红刊岀,受到读者关注和赞同,获宝泉杯社会大特写二等奖。其他如《生命中有段知青岁月》《年啊年》《歌声与时代》《难断球缘》等散文,于细微处下功夫,抒情怀,引起了读者们共鸣。</h1><h1><br></h1><h1>我连续多年被《山东法制报》《山东公安》等评为优秀通讯员,作品也屡屡获奖,进一步激发了我写作热情。获《人民公安报》益友杯社会新闻竞赛二等奖的一篇稿子,便是意外之喜。1991年底,与刑警闲聊起一看似寻常的案子,他说:太危险了,不小心差点就挂啦!蒲汪镇的薛某在邻近煤矿上班,偷了些炸药、电雷管、电池,其丧妻后家中曾失窃过,便自做聪明制造爆炸装置,放在家中不同地点防贼,结果造成了年幼儿子不小心被炸身亡的悲剧。闻讯赶到的民警在拆除炸药包时,才知道厉害:那橱子一敞门就炸,箱子一掀盖就响……可谓是步步惊心,让人后怕。我写出《一朝被窃家中摆成地雷阵 一声巨响儿子成了牺牲品》参加竞赛,获了奖并得百元奖金,在那个年代可谓重奖。</h1>

<h1>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急流……</h1><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公安工作可以是冲锋陷阵、轰轰烈烈,也需要默默无闻、精耕细作。不同的岗位,闪耀着不一样的光彩。时至1998年底,因为喜欢舞文弄墨,我被调整到新成立的宣传科工作,用两个镜头一支笔,为战友们摇旗呐喊,将他们惩恶侠骨、扬善柔情展现出来,为警徽增光添彩。在这个位置上,我一干14个年头,成为在一个岗位史上最长的中层负责人,也是个人工作经历中待得最长的地方。值得欣慰的是,十几年下来,我们的宣传工作,在全县各系统和各县区公安机关年终宣传考核中,始终名列前茅,取得了不俗业绩。</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宣传也是战斗力!在我们手里,沂南公安方方面面的成果,得以在社会上传播,对内鼓舞了土气,对外树立了形象。如今,翻阅留存的剪报、图片、光盘等,足可全方位展示阳都公安威武雄壮、奋力向前的历史脚步。甚至于毫不夸张地说,从整体工作到每起大要案的侦破;从先模人物到每处闪光点,在我们的笔下和镜头中都得以体现,似同步缩影。</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为陶冶情操,磨砺文笔,在搞好本职业务的同时,我还忙里偷闲,写出了一些人们喜闻乐见的散文。其中,《慢慢地走,欣赏啊》获华东地区报纸副刊好作品评选二等奖。2002年,受当时社会上出书热影响,也为了圆自己印一本书的梦想,我将之前所写散文和部分纪实文学,结集《瑞雪有痕》出版,受到战友们好评,也得到了广大读者认可。</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金色盾牌,热血铸就……</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所有过往,都是一种怀念。所有得到,都是一份财富。只要你内心踏实,哪怕一生平凡又何妨?在几十年警营岁月里,虽然没能在一线真枪实弹、屡建奇功,更没有干出个一官半职来,身为刀笔小吏,一直在为战友们做嫁衣,我却满心欢喜,有滋有味,颇有成就感、价值感。退休收拾档案橱时,一大摞剪报本、厚厚的作品获奖证书,在外人看来也许一毛钱不值,于我则是宝贵精神财富,至今仍收藏在家里。虽然这些所谓的荣誉,不过是一种外在符号,而非本意,但也是一种价值存在和肯定吧。时光走远,文字影像长存,它在原地与我深情对望。沧桑过后,我走过的每一步,皆有迹可循。微凉时分,好在还可用这些来取暖。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作为一芥草民,曾经执笔前行,未负韶华,便无怨无悔。</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如今,脱离了公安工作,退出了社会舞台。年华逝去,一生何求?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其实,世间本没有几人可惊天动地,不过是平凡而善良的众生,在用自己的光和热,给社会和他人做依托罢了。</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时任局长陈维超(右)在一线</b></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 rgb(255, 138, 0);">二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多次获嘉奖</b></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那时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黄昏人。送走了春夏,回望时光长廊,生命的影子悄如落叶,纷纷飘零。落满尘埃的岁月,也许只剩下感慨。莫为往事忧,一路上的缺憾、失落,过去的都已走远;只愿余生笑,善待自己,绽放出夕阳红的光芒。错过了风,我们收获了雨;错过了夏花绚烂,走进了秋叶静美。未来仍可期!惟愿自己不忘过往,亦不惧黄昏,舍弃形形色色的欲望,培养点无关功利的爱好,活出想要的样子来。</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感恩岁月,厚赐我内心的丰盈。感谢警营,给予我充实的人生。假如可以轮回,我还是会选择重走一遍来时路。因为,人活着的真谛,终究不在物质几许,而在内心不荒芜,灵魂不孤单。再多的功成名就,都比不过有趣地活着。</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人间最美是清秋。</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正如三毛所言: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经历了春的美好、夏的热烈,让我们拥抱沂蒙大地美丽的金秋吧!愿秋风不燥,岁月静好,时光不老。</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