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南海九江人岑泽波 国内外著名的骨伤科专家》

吴铨

<h1></h1><h1><b>据《中医百科》资料</b>:</h1>岑泽波(1936-2009),广东佛山南海九江人。国内外著名的骨伤科专家。<br><br><b>简介</b><br>岑泽波,广东南海九江人,现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客座教授,国务院突出贡献特殊津贴专家,1993年被广东省政府授予省名中医称号,历任广州中医药大学骨伤科教研室主任、省中医院院长等职,曾主编出版中国中医高等院校统一教材《中医伤科学》、《中医正骨学》等五本书共计170万字。1998年退休后到美国定居,两年后受邀回港任教。 <div><br>在香港当教授 从2000年起,岑泽波一直担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客座教授,给香港培育新一代中医人才,此外还给几十个中医团体讲课,帮助香港中医界在职人员培训、提升。与此同时,他还担负着香港医疗事故的鉴定报告工作。<br><br>“香港没有一所中医院,这是阻碍中医发展的一大问题。”岑泽波说。香港中医呈马鞍型发展,1872年成立全国首家纯中医院———东华三院后,吸引了许多内地精英考入任职,香港中医一度达到顶峰。但自后来香港为日军所占领,将东华三院改作后方军医院后,至今未有一家公立中医院,中医走入低谷。也正是由于缺乏中医院这个实践平台,加上西医观念的入侵,中医日益缺乏群众基础,新一代的中医水平大不如前。那么,如何才能让香港中医恢复昔日辉煌呢?“一是要输送人才;二是将办中医院的经验传给他们,帮助其立法,建立中医院。”  <br>据岑泽波介绍,香港人口约700万,中医就有8000多人,乍一看来中医人才很多,但仔细调查后会发现,在这8000多人中,60岁以上的占了过半,剩下的大部分在50-60岁之间,老龄化十分严重,急需新鲜血液注入。  <br><br>在香港执教的7年中,岑泽波搭起了一座连通广东、香港两地的桥梁。由于内地许多中医院里都有他以前的学生,所以他经常从香港带队到内地实习,帮助他们将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由于教育水平高、基础好,毕业出来的中医院学生受到香港中医学界的欢迎,大都担任中医团体的重要工作,甚至有些行政能力突出的学生毕业一年后就做了行政主任。<div><br><b>在广东筹建医院 </b>“保守地说,广东中医水平在全国排前4名。如果自己给自己评分,广东可以排入前2名。南海是中医强省中的中医强区。”在评价南海中医所处的地位时,岑泽波如是说。<br><br> 广东中医源远流长,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自古以来是中医药强省,比如起于明代号称中药之始的“陈李济”,其创始人就是广东南海人。<br><br>南海原就是广东的“医生街”,名中医数量居全省之冠,如当年全国十大名中医何竹林、清代的何梦瑶等,至今仍有大批南海籍的名中医散布世界各地。他们是南海的宝贵资源,虽然不一定能长期留在南海工作,但可以通过传授经验帮助南海中医事业的发展。南海丰厚的人文底蕴吸引了很多名医过来,比如佛山中医院院长李广海先生原是番禺人,但其成名却是在南海。  <br><br>目前南海正在筹建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并将在沙头、罗村设分院。医院总部按三级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标准建设,申请三级中西医结合医院和高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评审,成立大学的非直属附属医院,并逐步建设成为大学的临床医学院。预计3年内病床数达到1500张,5年内建成全国重点中西医结合医院,成为广东省中西医结合预防、保健、医疗、教学、康复的重要基地。“有了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这个载体,南海中医将更上一层楼。”岑泽波说。 <br><br><b>在国外思乡 </b> 岑泽波笑称自己是九江“播种”,香港出生,内地教育、改造、工作。他在九江生活的时间只有短短6年,他在这度过了难忘的童年,学会了伴随一生的爱好———游泳,也就是这6年,孕育了他刻骨铭心的家乡情,让他即使身在异国他乡亦不忘常回“家”看看。<br><br>因为主编过全国中医教材,许多九江人民从书上认识了岑泽波,还有不少乡亲上门求医,在他担任省中医院科室负责人时就曾碰到这样的一件事。某天下午,5个人抬着一个腿骨暴露在外的伤患冲进省中医院,大叫“岑泽波!岑泽波!”那时他并不认识这些人,但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岑泽波知道他们是九江人。作为一名医生,岑泽波知道断骨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不能超过6到8小时,否则就会感染细菌无法接回,而伤者在路上已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情况非常紧急。“广州那么多家大医院他们不去,偏偏来我这里,这说明他们信任我,把命交给我啊!”怀着这份沉甸甸的信任,岑泽波想尽办法,开出一个“特殊通道”,让伤患从急诊室直接送上手术室,同时让其他人补办住院手续。手术后,发现医院已经没有床位了,他又为这位乡亲加了一个床位。<br><br>在岑泽波的从医生涯中,这类事情数不胜数,甚至有乡亲三更半夜敲门求治。不论何时何地,他总是用熟悉的九江话抚慰他们,再尽其所能地解决乡亲们的问题。从1984年开始,他还曾连续多年带医疗队回九江,为家乡人民服务。 <br><br><b>在家中是好男人 </b> 褪去外在的诸多光环,生活中的岑泽波是一个好丈夫,更是一个好爸爸。如今两个女儿双双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书画、游泳多次获得奖牌。是什么样的家庭教育培养出如此出色的人才?岑泽波的回答很简单,“做好女儿的兄长和拉拉队。”<br>在九江中学的讲座上,岑泽波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妻子,言语之间流露出脉脉温情。“我将太太看成是和我共同努力经营家庭的地位平等的一员。”岑泽波笑言自己不是“养老婆”的人,妻子有工作,经济独立。夫妻应该互相尊重,不能想我赚钱比你多,地位比你高,你就得以我为尊。所以结婚几十载,即使工作再忙,岑泽波也会抽时间陪妻子逛街。  <br>在与女儿的相处中,岑泽波从不将自己放在父亲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总是将女儿看作是妹妹,陪她玩,鼓励她,甚至还会煲粥做饭招呼她的“男朋友”。尽管处理医院繁杂的事务已让他筋疲力尽,但每天回家后他都会陪女儿玩一段时间,有时是游泳,有时是骑单车。  <br>“中国的传统是男尊女卑,但我就是要告诉女儿,你们和男孩子是一样的,甚至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岑泽波很注重锻炼孩子的身体素质,从小就教她们前滚翻、后滚翻,双手倒立,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女儿就已经能做引体向上。这是中学体育的必修项目,当时班内有很多男同学,但体育老师还是专门让她出来演示,这就说明我的女儿做得比男孩子更好,对培养女儿的自信心非常有益。</div><div><br><b>用心把脉人生</b> 岑泽波的家族从1773年开始行医,迄今已八代。前面六代人都是纯粹做中医,从岑泽波开始走中西结合的道路,而岑泽波的两个女儿则是以西医为主。岑泽波从小就跟着父亲抄处方,后来攻读医科,经过几十年努力,成为名震中国的一代名医、名教授。  <br><br>他非常强调医德。“善欲人知非大善,恶恐人知是大恶”,他说医生骗人可能病人没有专业知识都不知道被骗,这就需自律。作为一个医生,病人看见笑容可掬、嘘寒问暖的他,病痛也会减轻一点,以至于二三十年前看好的病人至今仍对他念念不忘。作为一名教师,他学贯中西,涉猎广泛;他与学生们打成一片,现在他还会和学生拗手瓜、赛游泳,学生们很多都比不过他呢。身教加上言传,学生们毕业后再聚首,常会背起他当年所教的名句、医理。  <br><br>不管身在哪里,那份家国情怀始终萦绕在岑泽波心头。他孜孜不倦地传播中医精髓,就是希望通过一代代的努力,将中医中药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为之折服。他曾经参加美国游泳锦标赛,1000多名参赛者当中只有7名亚裔,他抱着“为中国人争光”的信念,一举夺得一个第5名、两个第6名,在美的华人都特别受鼓舞;他基本每年都会回来九江走一趟,曾多年亲自带广东中医院的医护人员回九江义诊。今年4月,九江中学75周年校庆,他因事不能出席,后来一直惦记着要回来“补课”,九江中学一邀请他回来讲学,他马上答应了。他那天还戴了一条特别的领带,那上面印有岑泽波一家的全家福:“我要带全家人回来看看母校。”</div><div><br><b>医学造诣 </b>岑泽波从事中医骨伤科临床、教学四十年,在中医骨伤科理论及临床实践上有很深的造诣,对中医骨伤科的知识融汇古今。尤其是他的骨折手法继承了名医何竹林的真传,擅长小儿麻痹后遗症矫形术,率先在中医院校系统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骨关节损伤,开创了中医伤科手术治疗骨折的先河,对全国中医骨科界产生了深远影响。<br><br>他以自己的学识能力、人格魅力孜孜不倦地传播着中医的精髓。他的学生遍布世界,光是在美国开医馆的就有400多人。他期望能通过一代代人的努力将中医发扬光大,让全世界都领略到中医的魅力。</div><div><br></div><p><b>视频转载</b>《不断学习,才能摸到时代的脉搏——中医骨伤科专家岑泽波一家与医学的故事》</p><div><br></div><div><br><h1><br></h1></div></div>

<b>谨此感谢《中医百科》和《佛山电视台》的分享</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