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北仑河

深海

中越边境线上有一条远近闻名的河流叫北仑河,也是我故乡东兴市的母亲河。她不仅风光旖旎,历史也给东兴这座城市留下了众多的印迹。中越友谊大桥、中越人民友谊公园、大清国界碑,胡志明亭,一个个具有特殊历史与文化内涵的地方符号,像一颗颗明珠串在一起,成了北仑河畔的标志。 北仑河发源于中国广西防城港境内的十万大山中,流至东兴市西南一侧后,分为两条支流:一支向西南方向流去,至越南芒街的岳山出海;另一条向东南流,至罗浮村会合罗浮江,再经竹山村流入北部湾出海。这条109公里的河流,有60公里是中国和越南之间的分界线。与东兴市区接壤的这段河道弯弯曲曲,宽宽窄窄。宽处有两三百米,窄处仅三四十米。有些地方水深只有几十公分,挽起裤脚就可以过去。河水清可见底,小时候每次来到河边,我都会下去玩水、游泳。 悠长的北仑河从大山深处缓缓流到东兴西北六公里的江那村时,来了个大拐弯,形成一处弧形的清水潭,这就是北仑河上有名的鸳鸯潭。碧绿的河水缓缓绕山而过,群山倒映在清澈的河中,水让山色更为明丽。高山连着绿野,雨雾锁着绿嶂,林壑幽邃,花鸟怡人,山水映衬,绿树相映,犹如置身于一幅泼墨山水画之中。对面是越南,河岸上能看到牧童骑着老牛在草地行走。我童年时的鸳鸯潭,藏在深山不为人知,象是天生丽质但缺乏青睐目光的村妇,在原生态的蛮荒中瑟瑟无助。我们偶尔去那良镇赶圩路过,走在河边,顿感清悠自在,令人如痴如醉。置身其间,饱赏其自然的美、美得自然的永恒魅力,让人留连忘返。 滚滚东去的北仑河见证了东兴的荣辱兴衰。北仑河最有名的景观当属中越友谊大桥,它是连接中越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记载着中越两国的历史沧桑。1900年,越南还沦为法国的殖民地时,就在北仑河上修建了一座国际铁桥。根据清朝政府与法国签订协议,由法国负责技术工作及材料供应,中国负责工费及劳工。铁桥修通后,东兴呈现出盛极一时的繁华,沿着桥头两翼延伸到中山街、和平街一带,法式建筑连成几条街。大小商号、金铺钱庄、茶楼烟馆争先恐后开张,东兴的“小香港”之称由此而来。1958年,拆除了原来的旧铁桥,用花岗岩作桥墩,以钢筋混凝土结构建成了新的中越友谊大桥。1979年2月,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桥被炸断。中越关系正常化后,经两国共同商议,北仑河大桥再次修建,并于1994年春恢复通车。中越友谊大桥成了东兴标志性的建筑,也是北仑河上重要景点。 在北仑河边,屹立着一块因长年日晒雨淋而日显沧桑的大清国界碑,已有超过120年的历史。中法战争结束后,中国清政府与法国达成协议,两国边界自北仑河口竹山起界,循北仑河自东向西,以河心为界线。双方共立界碑,一面书“大清国钦州界”(当时东兴属钦州府辖),另一面书“大南”(即越南)。上世纪七十年代前,东兴与越南芒街之间来往如果从友谊桥通过,是要护照的。普通百姓办护照不易,就走水路坐小木船或直接涉水过河。一泓清浅的北仑河水,载着船来船往的哗哗桨声和嘈杂的人声,人来人往。那时东兴河堤街一带的各种商贩,有穿金带银的大老板,也有戴越南斗笠的平民,更多的是穿着越南裙子的妇女。那个年代外国商品极为稀奇,因此越南人通过走私商品进入国内很受欢迎。在东兴街特别是在北仑河堤一带,只要你稍稍停下脚步,那些越南小商贩(大多数是年轻女子)就会蜂拥而至,围着你“阿哥阿哥”叫个不停。这种独特的叫卖是东兴的另一种风情。许多内地人想方设法来东兴,是因为能买到外国货。小到橡胶鞋、尼龙袜、香烟、香水、手表、收音机、录音机、大到摩托车,各种电器等应有尽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首越南歌曲《Việt Nam - Trung Hoa》在东兴家喻户晓,几乎人人会唱。时隔半个多世纪,至今我还会唱上几句:Việt Nam - Trung Hoa núi liền núi, sông liền song……“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共饮一江水,朝相见,晚相望”。歌中唱出了中越两国的友好情谊,唱响了北仑河畔。然而,七十年代末越南当局排华,中越关系恶化,北仑河畔出现前所未有悲惨景象。川流不息的难侨拖着一家大小老幼,扛着大包小包物品,或坐船或淌水,像潮水般涌进北仑河,跨过河界涌入东兴。短短几个月,从东兴回国的难侨就有13万之多,使得这个不到一万人口的小镇一下人山人海。难侨被安顿在东兴县政府临时用帆布搭起来的帐篷里,方圆几公里从罗浮到北郊一带到处都是难民临时安置点。男女老幼集中挤在帐篷里乱哄哄的。在等候分配去处的日子里,无事可做的大人们忧郁的坐在床沿或聊天或出神发呆,孩童们穿梭帐篷之间嘻戏奔跑捉迷藏。人声瓢盘锅碗声交响很是嘈杂。我母亲的兄弟姐妹们就是那时被迫从越南下龙举家回国的,后来分别安置到广东、福建、海南、广西等不同的地方生活。然而,我外公、外婆、大舅,至今还长眠在北仑河对面的土地上。 位于东兴市西南侧的中越人民友谊公园,矗立着“中越人民革命烈士纪念碑”。1958年,经中国广东省(当时东兴为广东省辖)与越南广宁省政府商定,为在1954年援越抗法解放斗争中牺牲的中国军人立一座纪念碑。碑座正背面也分别用中越文字镌刻着在抗法援越战中牺牲的中国英烈名字。中国人民为越南抗法斗争和后来的抗美援越斗争作出了巨大牺牲,中越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历久弥坚。 东兴这个因北仑河而兴起的边陲重镇,过去在持续时间很长的战争状态下,河堤路的房屋断砖残瓦比比皆是,没有倒塌的砖墙上布满弹孔,荒草丛生一片萧条惨景。中越两国恢复正常关系以后,东兴才重现生机,边境贸易一年比一年红火起来。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城市面积不断扩大,旧街拆旧换新,再也找不到旧时痕迹。北仑河中船只穿梭如织,友谊桥上人来车往,两岸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漫步在北仑河堤,我似乎又听到对面传来熟悉的歌声“Việt Nam - Trung Hoa núi liền núi, sông liền 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