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世界里无需知耻

张继强

<p class="ql-block">自从人们甜蜜的味觉被蜂蜜开启时, 蜜峰卑微的荣光就被定格了。</p><p class="ql-block">卑微的生命往往沉酿着一种永久的未知。</p><p class="ql-block">因为蜜蜂微小,人们要么俯视它、要么在放大的壮态下去看它;因为人们总不能平等地或是在正常状态下清晰地看到它。所以对于人们来说,卑微世界里的真象,总是浅层模糊的。当人们俯视某种物像时,总会放大其中自我中意的部份,当人们在放大状态下看某种物像时,又总会忽略其中自我无关的部份。</p><p class="ql-block">蜜蜂的蜜是甜的,蜜蜂的勤劳,勤劳酿造甜蜜生活,是我们中意的,所以被我们放大了;而密蜂的超能的本领和短暂的生命却被所有大块头忽略了。</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人类社会,矛盾问题的根源如同卑微的世界,大多不被平视;俯视有居高临下的美好主宰感,仰视有观礼膜拜的美好自慰感,平视总是尴尬的,所以人们总不喜欢平视。</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我是一只蜜蜂,我从来没有觉得蜜是甜的,我只觉得一切需要本能地去延续。所以一生里除了飞行还是飞行,飞行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和本领,所有的思维、需求、回报都在飞行里。所以一定要用生命去飞所有的时间和空间。</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对于我来说,时间宝贵,宝贵得颤动一次翅膀都要记时。因为颤动一次翅膀可能等于人们活了一天;因为飞行时,翅膀地一次停滞,就会让时间凝滞。对于我来说,空间的宝贵,在蜂巢里的空间犹如人们在一线城市里的空间宝贵。蜂巢里亘古就已网格化智慧化互联互通化,蜂王的指示能瞬间抵达所有族群份子;蜂巢之外的空间依然是宝贵的,为了争取这宝贵的空间,蜜蜂的武器是“飞",飞的本领与生俱来。在"飞"行过程中,低维的蜜蜂有着6G的反应计算,看那成千上万蜜蜂一起飞,需要知道对方和群体速度、方向,然后确定个自己速度、方向,才能与群体保持一致,不会与任何的对方相撞而发生飞行事故。</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我在蜂群里飞,那只是一项简单的技能;我在人群里飞,非死即伤。</p><p class="ql-block">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