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基墓真假之谜

历史记忆

<p class="ql-block">作者:刘定卿</p> <p class="ql-block"> 明开国文臣刘基</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基,字伯温,文成南田(原属青田)人,元至顺年间中进士,任江西高安县县丞,后官至浙江儒学副提举。刘基五十岁时受朱元璋邀请出山,为朱元璋制定平国打天下的战略,随朱元璋南征北战立下战功。</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明朝建立后,官至御史中丞、资善大夫,封诚意伯爵。刘基不仅是明朝皇帝朱元璋的军师和开国功臣,还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刘基才华横益,在文学、军事、天文、风水、预测等方面造诣很深,頗有建树。一生留下大量的诗文,是元末明初最著名的诗人。</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基一生,仕途曲折,经历坎坷,他23岁中进士,以喜剧开场,65岁“被害”至死,以悲剧落幕。他是明代著名的开国功臣,也是温州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位历史名人。</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color: rgb(237, 35, 8);">  一、黄坑山发现刘基的墓碑</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基于1375年去世,享年65岁,墓葬于西陵夏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西坑镇的黄坑山刘基家族墓地意外发现了一块刘基的墓碑,正是这块墓碑引起了人们对它的种种猜想。如果这里有刘基墓的话,那么,它与夏山的刘基墓,到底哪座是真,哪座是假?这块墓碑的发现,已引起刘基后裔和专家们的关注和重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2010年,刘基后裔宗亲联谊会成立,宗亲会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清明期间组织各地刘基后裔代表近百人去南田,为刘基上四代和下二代共九座古墓进行扫墓和考察。这些墓都是宋、元、明时期的古墓,有550年到858年的历史,其中,被盗被毁时有发生,我们的目的是希望刘基家族的古墓能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和保护。</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我们从刘基先祖辈份高的开始扫墓,刘基曾祖父刘濠的墓位于西坑镇的黄坑山,与南田镇不远,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刘基家族墓地就在黄坑山的山脚坡上。这里是刘基曾祖刘濠的墓,往下六七米处,据说是刘基9世孙刘瑜的墓。</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瑜于明嘉靖十二年(1533)正月二十二日袭封诚意伯,四月授佥事中军都督府,十三年(1534)瑜领南京前府,官至提督操江,掌南京前军都督府事,是一位武将,在刘基家族中官位还算显赫。</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据家谱记载:刘瑜享年63岁,墓葬在黄坑山。过去,这里当地人称之为石马坟,据说当时神道两旁有石马、石猴等12生相对立,还有一座牌坊,规模相当壮观。</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现在已被破坏殆尽,只留下石猴、石马、石墩和带有云腾浮雕的断石散落一地。地上还有一座龟座和一块碑头,碑头部分宽80公分,厚20公分,高50公分,两边各刻有一条龙的图案,上面刻有 “瑜祭”两个大字,可能是刘瑜祭太公的碑文,但碑体已不知去向,以至于它的建造年代和到底是为谁建造的也不得而知。</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虽然说是刘瑜的墓,但墓前却没有刘瑜的墓碑。根据墓地残留的神道、石像、石碑、龟趺、石柱,可以判定当初这里应该是一座档次很高、规模很豪华的墓地。但在与南田镇相邻的西坑镇能有如此规模的墓地,还曾不多见。</span></p> <p class="ql-block">  组织各地宗亲在黄坑墓地扫墓</p> <p class="ql-block"> 站在中央的是作者本人</p> <p class="ql-block"> 墓地毁掉的石猴、石马等</p> <p class="ql-block">碑上刻有<span style="color: rgb(237, 35, 8);">瑜祭</span>两个大字,两边各有一条龙</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那天,出了一个状况,有人告诉我一位宗亲在祖坟边上小便,这是对先祖的不敬。于是我过去查看,拨开1米多高的草丛,却意外发现了一块墓碑。墓碑虽经岁月沧桑,但仍然看清上面刻着的字:</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color: rgb(237, 35, 8);"> 明開国文臣劉公墓</span></p> <p class="ql-block"> 明开国文臣刘公墓碑</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这块墓碑的出现立即引起我们的重视,马上清除杂草,给墓碑拍照。碑的后面是一座土堆,看似并不象是一座墓,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座极普通的土墓。该墓正位于刘濠墓的下方。我立即问南田辈份高的刘一侠、刘化隅等宗长,过去南田宗亲来扫墓有没有发现过这块墓碑?他们都说没有注意,也没有发现过这块墓碑。大家觉得很是奇怪,想不到今天在这么多宗亲的见证下,发现了先祖刘基的墓碑,这冥冥之中是不是太公的指点?</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这块墓碑的出现,说明刘基的墓应该在这里,因为墓碑和墓是在一起的,人们不会无缘无故在这里立一块刘基的墓碑。多少年来,在南田从未发现过明代的刘基墓碑,就连夏山刘基墓前的墓碑是民国十九年所立,过去的墓碑不知去向。这块墓碑的发现其中必有缘故。从墓碑风化的程度来看,可以认定是明代的墓碑。有墓碑必定有墓,有墓事情就会变得扑朔迷离。</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如果墓碑是真迹,碑后也确定是一座墓,那么,会不会就是刘基的墓呢?为什么长期没有被人发现?它与夏山的刘基墓到底那座是真,那座是假?那一座才是刘基真正的葬身之地呢?</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237, 35, 8); font-size: 22px;">二、南田夏山的刘基墓</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现在,刘基墓位于西陵村的夏山,这在南田刘氏族谱上有记载:“基,字伯温,行永七,诚意伯,谥文成。夫人富氏、陈氏、章氏。享年六十五,敕葬本都七源,土名夏山岗,其坟今名为九龙抡珠。”</span></p> <p class="ql-block"> 夏山西陵村的刘基墓</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洪武十六年(1383年),是刘基死后的第八年,刘基的次子刘璟和长孙刘廌,请同乡好友,時任将仕郞、秦府纪善的黄伯生为刘基写《故诚意伯刘公行状》。黄伯生在文中对刘基下葬的时间和地点也有较详细的记载:“公之子琏、仲璟,以是年六月某日葬公于其乡夏山之原。”黄伯生记载刘基墓葬的地点无疑是刘璟和刘廌提供的。</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明隆庆元年,是刘基死后192年,刘氏后人又请时任资政大夫、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为刘基写《诚意伯刘公神道碑铭》,张时彻在文中也提到刘基墓葬的地点:“公生至大辛亥六月十五日,薨于洪武乙卯四月十六日,享年六十有五。以是年六月葬于夏山之原。”显然,刘基死后埋葬的地点,张时彻是根据黄伯生的《刘公行状》而来。因此,刘基的墓地在夏山也应该不成问题,因为有族谱和史料为证,令人信服。</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是,在民国初期发生的一件事,使人们对在夏山的刘基墓产生了怀疑。刘基第二十世孙刘耀东,满清末年留学日本,曾与汪精卫、沈钧儒是在日本的同学。民国初期他先后在松阳、鄞县和江苏宜兴等县任知事。1919年秋,因对国民政府腐败不满而辞官回乡。</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耀东(1877—1951),字祝群,号疚庼居士,又号启后亭长。文成南田人,明代诚意伯刘基第二十世裔孙,清廪贡生,近代著名藏书家、书法家,浙南宿儒。以其文学成就,被誉为“青田三才子”和“括苍四皓”之一。</span></p> <p class="ql-block"> 刘基第二十世孙刘耀东</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耀东回乡后根据族谱记载,在西陵村夏山的山坡上找到刘基墓地,发现已被徐姓人家占为耕地。刘耀东为了要回墓地,与徐家打官司,曾向青田法院上诉七次,二次对簿公堂,最后终于获胜。</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要回墓地后,在刘耀东的带领下重修刘基墓。由于找不到原先立在墓前的墓碑,只好为刘基墓重新立碑。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块墓碑,就是从民国十九年(1930)立的,墓前那两座石马也是2002年由后人捐献。至今在刘基墓地里,我们没有发现一件能证实是明代的古物。明资政大夫、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曾为刘基撰神道碑铭,虽有铭文传留至今,却不见神道碑传世。</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虽然夏山的墓没有一件原始的古物作凭证,却一直被子孙祭拜到现在。1985年文成县政府拨款对刘基墓地划出近千平方米的保护区,并修建了围墙;1989年12月被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2001年6月,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是,仍有不少人对夏山的刘基墓持有怀疑,他们认为墓地被村民占为耕地,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说明在历史上该墓曾经多年无人扫墓而被遗弃过。否则是不会被人占为耕地的,它可能藏匿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color: rgb(237, 35, 8);">三、给两座墓一个合理的解释</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黄坑发现刘基的墓碑,给在夏山的刘基墓提出了挑战,也给人们带来种种猜想,这块墓碑将会告诉我们一个怎样的故事呢?为了解开这个谜团,给两座墓有一个合理的诠释,我们不妨来一个假设:</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假设现在的夏山墓是一座假墓,是刘基生前精心设计的。刘基精明一世,当过朱元璋的军师,是明朝的开国功臣。他虽然帮朱元璋平国定天下,但也曾三次被朱元璋打发回家。“淡洋”一案后,刘基被朱元璋夺了俸禄,虽然保住了诚意伯的爵位,但已经是半条命了。在朱元璋好疑的情况下,他必须提防朱元璋的秋后算账,因为“淡洋地有王气”是朱元璋所不能容忍的。</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此外,最令刘基担心的是丞相胡惟庸,刘基曾对朱元璋说过胡惟庸不是当丞相的料,比喻他是犁地还会把犁辕弄坏的人。胡惟庸一直想要报刘基在朱元璋面前“论相”的一箭之仇。刘基还服过胡惟庸挟医看病时的药,从此病情越来越重。刘基担心死后,胡惟庸决不会罢休,他会从中挑拨朱无璋,以铲除“王气”为由来掘坟掏墓,让刘基尸骨无存。</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为了死后不受打扰,于是,在他死前交待子孙一个瞒天过海的办法,策划了古墓谜案的真相:</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237, 35, 8); font-size: 20px;"> 夏山的墓是一座假墓,是应付朝廷的,黄坑的墓才是庐山真面目。</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子孙们按刘基的要求依计而行,在夏山和黄坑分别建了坟。刘基死后,发丧送往夏山墓的是刘基的衣冢棺,而把刘基的真身秘密送往黄坑安葬,并做了记号,一场假戏真做,天衣无缝。不过,刘基死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刘基死后的第五年,胡惟庸就被朱元璋以谋害刘基为由所杀,直到朱元璋都去世了,墓还是平安无事。</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明天顺二年(1458年),刘基去世已经83年,朝廷奉旨在南田敕建诚意伯庙。明正德九年(1514年),是刘基去世139年,武宗皇帝御赐他:“开国文臣第一,渡江策士无双。”明嘉靖十年(1531年),是刘基去世156年,世宗皇帝为刘基赠太师、谥文成。</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从此,明朝皇帝们开始为刘基平反了,刘基也开始大红大紫。于是,刘基的后人就壮胆在黄坑刘基墓前立碑、修建甬道光宗耀祖。尽管刘基生前主张以草为伴,以土当床的薄葬方式,子孙们遵照遗训,保持了墓的原样。但事过境迁,时代不同了,过去由刘基说了算,但一百多年后就由不得刘基了。于是,后人就依照刘基是开国功臣的规格,在墓地修建神道、牌坊、石猴、石马和石俑等。这就是石马坟建筑的真正来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过去,不少人认为:黄坑墓前的这些石建筑是为刘基九世孙刘瑜建造的,其实不然。刘基的墓与刘瑜的墓在一起,后人不会傻到那个地步,以身份和功绩而论,刘瑜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另外,墓碑上的“开国文臣刘公”,只有刘基才配得上,刘瑜是位武将,开国文臣四个字他不配。因此,可以推定这些建筑是为刘基建造的,也许就是9世孙刘瑜主持所建的,这是对刘基死后不公平对待的一种补偿。</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如果黄坑的墓是真的话,那么在夏山的刘基墓地被占的谜团也就迎刃而解:当人们知道那是座假墓,放弃也就顺理成章,多少年后无人扫墓以至于荒废,墓地被徐家占为耕地也就不足为奇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人们会问:既然石马坟是刘基的真墓,为什么后来在夏山的墓又“死灰复燃”呢?这应该是刘耀东好心而弄巧成拙,在他看来:夏山之墓,族谱上有记载,黄伯生的《刘公行状》和张时彻的《刘公神道碑铭》上也讲得很清楚,应该是刘基的墓无疑。</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是,刘耀东认为刘基墓在夏山,是南田宗亲近百年来的共识,原因是刘基墓的真相失传多年,历代修谱时也没有作更正,使他误认为黄坑的刘基墓没有历史记载,是一座假墓罢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耀东在他的《疚庼日记》中,对黄坑的刘基墓碑是这样记载:“殊不解當時何以疏忽,若此又在墓門之旁有一豐碑倒扵地上,尚未刻字,想當日欲刻神道碑銘而未刻成,此今墓上所立公謹墓之碑,書曰:‘明開國文臣劉公墓’,固出扵無知此之手。”</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意思是这块碑是为公谨立碑时弄错了,公谨是刘基九世孙刘瑜,刻碑时错刻成刘基的墓碑,所以认为此碑“出于无知此之手”。刘耀东出于对先祖的负责,于是就有了要回夏山墓地的那桩官司,并在夏山重修刘基墓,其原因就在于此。</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刘耀东可能没有想到,按照常理如果墓碑刻错了,早就把它丢弃了。刘基的后裔文人辈出,不会无知和愚蠢到这个地步,也绝不会把刘基的墓碑安置在刘瑜的墓前。更不会让这块刻错了的墓碑历经几个朝代而一直保存了500多年。刘基的用心良苦,结果到现在还真没有人能看懂。</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近百年来,由于重新认定刘基墓在夏山,黄坑这座墓又受到了冷落,甚至还遭到人为的破坏。但是,墓碑却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为我们今天的研究提供了有力的证据。</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 rgb(237, 35, 8); font-size: 22px;">四、黄坑墓地又有新的发现</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2014年10月间,南田文管会决定对黄坑刘濠和刘瑜的墓进行维修,並得到县文化部门的认可。他们也认为这里不是刘基的墓地,是刘瑜的墓。我对他们的做法有不同意见,但没有人支持,最后我只好表示如果一定要重修刘瑜墓,我提出无论如何必须要保存好那块刘基的墓碑,不得丢弃,以供后人研究用。</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但就在清理刘瑜这座古墓时,有了新的发现,当清理了这座土墓表面的泥土之后,露出一座很大的石头墓,由于年代久远,石条下陷,一时看不出当时墓的形状。后经仔细清理,逐步恢复原状,发现这是一座大墓,它位于刘濠的墓下,使刘濠的墓与下面的墓上下连在了一起。据浙南墓葬的习俗,祖上与下辈可以做成台阶式墓,上辈在上,按辈份依次往下安葬。从目前挖掘发现来看,这座墓从刘濠到下面一共有四级(坛),从曾祖刘濠到刘基也正好四代。</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此墓与以往南田古墓造型不一样,有左右两边各有环形石梯至二级祭台,每块石条约1.3米宽,每一坛都用长石条做沿石护栏……。他们清理时,在墓前空地上发现有两尊近2米高、头部被毁的文官石俑持笏倒在地上,扶正后仍然对立位于墓前。</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如果说此墓是刘瑜的,刘瑜是武将,他墓前的石俑应该是武将,而不是文臣,这不符武将墓葬的规定。从墓有神道来看,此墓很是壮观,估计当初建墓时应该不会只有一对石俑,很可能后来被人盗走或损坏。先前发现刘基墓碑的位置,正好在此墓的墓前。</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在没有找到刘瑜墓碑的情况下,会让人更相信这里就是刘基的墓。但是,族里多数人还是认为是刘瑜的墓,并在墓前重新立了一块刘濠和刘瑜的合併墓碑。如果这里真的是刘基墓的话,这次破坏和损失是巨大的。</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现在被清理出来的大墓,实际上是过去山体滑坡下来的黄土盖住了整座墓。据说解放后,族人祭拜时一直是这个样,估计被黄土盖住的时间起码有上百年。刘濠的墓在上面只看到墓碑,墓体上还留下两个大的盗洞,据说一个是老洞,一个是新洞,至于盗走什么古董,我们不得而知。</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在清理期间,县文化局曾有派员到墓地指导和考察。夏山的刘基墓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应该是不容置疑的,我们对黄坑刘基墓碑的研究并不影响它现在的地位,我们只想弄清黄坑这座刘基的墓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刘基的墓碑会安放在刘瑜的墓地上几百年?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我认为刘基不同于一般人,他是个足智多谋的伟人,他在朝得罪过很多人,他一定会对自己的后事有所安排,过去说刘基有36座墓,也许不是空穴来风。因此,我们不要轻易否决,得细细地琢磨,研究历史必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也许就能揭开其中的秘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0px;"> 对学术研究有争辩是件好事,应该有不同的意见,也应该尊重不同的意见,真理不一定都是掌握在多数人一边,有時可能会在少数人一边。为了解开刘基墓碑的谜团,我们为什么不大胆地假设一下呢?也许它正是打开刘基墓真相的一把钥匙。</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