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 一一深切怀念姜红湘同学

徐徐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 </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那遥远的地方</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一一深切怀念姜红湘同学</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 5月26日是我们一个悲伤的日子。凌晨6时06分,我们亲爱的姜红湘同学在与病魔顽强抗争中不幸逝世了。她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着对家庭亲人的牵挂,也带着对同学朋友的思念而恋恋不舍地永远离去了。同学们都十分悲痛,并以名种方式表达着对姜红湘同学的深切悼念,特别是对她将自己捐献给国家医学事业的遗愿十分敬佩,彰显了"平凡中的伟大“的高尚情操,感人至深。我们为有这样优秀的同学而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nbsp;&nbsp;&nbsp;</p>

<p class="ql-block">  姜红湘是我们原陆军第55军子校75届高中同学,广东人都叫我们是"大军"崽,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就一直居住生活在部队大院里。野战部队流动性大,从湛江到潮汕跟随着部队的换防,从小到大就一直在军部子女学校里读书学习,1975年我们高中毕业了,但同时部队开始了大裁军大转业,因此有少部分同学随父转业走了,大部分同学留下上山下乡了。尤其55军撤销后,同学们更是各奔东西。过去我们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如今又回到五湖四海去,东西南北中祖国到处同学情。我们家来到了陕西的商洛市,与姜红湘和同学们从此远隔千里,而这一别再相见己是35年后了。</p>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 我和姜红湘相识的比较早,上世纪60年代中叶,在湛江合流时我们就是小学同学,而且还同桌了好多年,对她还是比较了解的。她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型的女孩,头上扎着两条长便子,眼睛乌黑而炯炯有神,说话清焠而伶牙俐齿,她很喜欢笑,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充满着喜庆的阳光。从小到大的同学本来就是心心相映的兄弟姐妹,而同桌可能是心贴的更近的一个了。同桌上课时接触的多些,有时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而经常为锁事互不相让争吵也自然的多些。随着岁月的远去,也许很多过去的往事细节已经磨糊了记忆,但是,上学时我们因为楚河汉界的多次"战争"她竞使坏的叫我"瘦子"从此这个就成了我的"外号"在班里甚至学校里都叫出了名,并且伴随了我的整个学生时代,至今还有同学电话中打趣的说你是"瘦子"吗。所有这些不经意的事情也许更加深了我们之间的情感,这就是同桌的魅力吧!</p>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记得在那个年代,我们部队子女比起地方子女来说还是很"封建"的,上中学以后男女虽然不同桌坐了,可也互相不说话了,而更多的可能是眼睛的观察与交流。我们那个年级中只有我们这一个班,总共才40多个同学。姜红湘和大多数女生一样,是一个热情奔放,讲究生活的人,从她平时得体的服饰妆容就可以看出来是一个追求精致的人,让人看了舒服而有好感。她心地善良,宽容大度,从言语交流中都让人有一股春风拂面的感觉,流淌着暧暖的爱意。她性格开郎,阳光灿烂,甜美的笑容经常写在脸上,给人以积极向上而充满自信。她在班里同学中并不算很出翠拔类的,可是她自然真诚的自我,给人们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每当想起时,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她那张真诚而甜美的笑脸和动人的话语,仿佛并不遥远,就好像在学校一样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让人留恋!</p>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和姜红湘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是在2010年4月份,也是我在35年后第一次回到广东。当时我随陕西公安考察团结束广州深圳工作后,来到汕头通过朋友首先联系到的就是姜红湘,进而见到了老同学翁广新和张冬梅刘鸣,心情特别高兴。当时姜红湘在广州未见到。电话中听说我从汕头飞到广州转机后,她非常高兴,还说我们同桌多年一定要到机场见一面,爽朗的笑声不时阵阵从电话中传来,我劝也劝不住,只好由她去了。次日中午,我在白云机场只有两小时时间,她一边急切的赶着路,一边电话中不时地询问我所在的位置。在7号安检囗,我四处环顾寻找着她的身影,生怕遗漏了,心中也在想着,35年没见了还能认出来吗。这时我看见远远的一个模糊的身影急匆匆的向这边走来,越来越近,那就是她,她的身材没有变,她的脸庞没有变,连走路的姿态还是那么娇健,我大声喊到"姜红湘"实际上,我从她直奔着我来的架势,就知道她也一定远远地看见我了。虽然好多年没见了,感觉彼此的印象还是那么的依然犹新。她也叫着我的名字来到面前。当我们面对面时,仍然显得像学生时的拘束,没有握手只是互相的问候和微笑。我们谈了许多往事,她更是涛涛不绝,而且毫不保留的讲述着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情况,她说只告诉我一个人。从她的语气和眼神里,我看出来她对我的信任,同时也充满了坚强与自信。我不时的宽慰着她,给她更多的鼓励。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安检口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仍有许多说不完的话…她站在安捡口目送着我进入安检,我们依依不舍的相互挥手致意,许诺下次再相见。然而,往后多年我们曾有过几次再相见的机会,却因多方原因失之交臂,让人非常遗憾!</p>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和姜红湘多年来常有联系,包括她孩子留学,重组家庭,身体不适,生活调理等等家常大小事情,和我无话不说,我们是同桌同学,知心的朋友。近几年她身体一直不太好,我还时常在电话中来询问,并鼓励她好好治疗,保养好身体。她有时也显的很从容淡定,还给我讲一些调理身体的知识,好像久病自成医了。5月3日下午6时多,我刚从外地旅游回到家中,就接到了她给我发的微信,说她已确诊是胰腺癌晚期,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立即给她打电话询问,当听到她虚弱的声音时,我非常震惊和难受。我告诉她,保存体力,好好治疗,我就去北京看你。同学们听到她的病情后也十分关心,通过群网上来给她祷福,大家还踊跃捐助爱心款,同学真情溢于言表。5月7日,我从西安,林小玲从广州,还有郭海英苏宝苏淑霞分别从唐山天津赶赴北京,代表同学们去看望慰问姜红湘。因疫情严控医院探视,经反复做保安的工作,当天下午林小邻和郭海英进院探视了,从视频中,看到姜红湘坐在轮椅上十分痛苦的表情,我们几个的心情也十分难受。随后姜红湘病情加重,身体虚弱,己无法出病房了。我等了两天虽然进到了医院她住院楼层的门口,但仍不得相见最后一面,视频中她眼中流露着期昐,微弱的说"我出不去了,你应该进来的,可惜到了门口也没见着”我心情十分深重,只有宽慰着她,别的什么也做不了。难到这就是生离死别的感受吗?难到我们十几年未曾见面的遗憾就成永远吗?</p><p class="ql-block"> 姜红湘生前涚,她感到自己的病发展的特别快,可能有一定的特殊性,胰腺癌又是医学还没有攻克的癌症之王,希望死后捐献给国家医学事业。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姜红湘走了,平静安祥的走了。</p><p class="ql-block"> 你生前美丽如花,死后洁白如玉。</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 你崇高的人生境界,必将恩泽后人。 </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 你在遥远的世界,护佑着人间的幸福。 </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你平凡的一生,伟大的终极!</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p><p class="ql-block">&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2021年6月5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