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子花开的时节访黄岗山

阮小敏

<p class="ql-block">  懒洋洋的悠长初夏日子,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国强约我跟建文一起去爬黄岗山。</p><p class="ql-block"> 下午两点我们来到黄岗山下,天上下起了零星小雨。一座用于灌溉的水库出现在眼前,二十多米高的大坝,一挂瀑布飞花溅玉直泄而下。沿着一段斜坡爬上大坝,一条铺着花岗岩的栈道即将修好,绿莹莹的一汪清水倒印着群山。山上杉木蔚蔚,木油桐正在盛开,一簇簇点缀其间,黄岗山最高峰矗立于云雾之中。远处是群山苍翠,近旁有花木扶疏,正是黄岗山最美的时节。</p>

<p class="ql-block">  天上下着点点滴滴的雨,我看向天空,乌云四起,下雨的日子爬山,思绪随着乌云四处飘忽不定。桐子花随着雨簌簌地从十几米高的树巅飘落下来,有的像雪花飞落在树林里,有的像竹蜻蜓旋转着降落在山径上,有的像一片落叶飘落在山溪中。</p>

<p class="ql-block">  溪水淙淙、飞鸟盘旋,飞花阵阵、流水染香,远离尘嚣,却可以听树木的谈话,溪中的流水便是大好的文章,一石之微,也暗寓着教训。每一件事物中,都可以找到些益处来。我们踏着湿滑的石阶,沿着溪流,走在之字型的古道拾级而上。沿途杉木、木油桐参天,沙沙的雨,而滴到伞上的雨却寥寥几点。</p><p class="ql-block"> 爬到半山腰,汗水也湿透了全身,气力有些不足,急促地喘着大气。山溪水依然很大很急,携风而来,穿过密林,清凉无比,精神为之一振。</p><p class="ql-block"> 树林里,天突然暗了下来,高大的原生树木多了起来,华东楠,构栲,高大叶阔,把路上方整片的天都遮蔽了。</p>

<p class="ql-block">  路旁有久已废弃的木材、枯竹,各条小径灌木丛生,原始的、次生的、人造的夹杂在一起。古道依山傍水,曲折而上,一会儿在山溪的左边,拐个弯,踩着五六根碗口般大小杉木拼成的木桥,便到了山溪的右边。雨天过这种木桥要特别小心,每一步都要踩实,以防侧滑,不然打滑掉入山溪中,那是相当危险的。也不能几个人一起上桥,需要等待,依次过桥,我们生怕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p>

<p class="ql-block">  正在欣赏几片新竹的笋壳、桐子树的五瓣花错落有致排在山径上。一阵风从树梢上过去,沙沙的水滴调皮地跑到脖子上,一个寒颤浑身汗毛竖起来,充满诗意。浅夏的风,从云烟深处,携一笺清浅微薰,盈一抹绿意盎然,款款而来。人间经年的烟火,总有一道唤醒回忆的味道留恋: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弥漫着夏天的味道。</p>

<p class="ql-block">  在潺潺小山溪边,偶遇一株翠绿丰润的南天星,满心欢喜。一个丫字叶柄上有序的七八片叶子,在遮天蔽日的大树下透下几丝阳光,便足够完成光合作用供自己生长。</p>

<p class="ql-block">  继续往上,路慢慢的平缓了,穿过密密的毛竹林,一片平整山地,万寿寺便出现在眼前。本心主持迎了出来,雨也大了起来。</p><p class="ql-block"> 在禅房,本心主持先上了一道凉茶,让我们解渴,压压暑气,使发热的身体解解乏,凉下来,心静下来。再上一道热茶,养胃提气,听本心主持谈佛学心得。</p>

<p class="ql-block">  本心主持对佛学颇有心得,游学经历丰富,许多佛家谒语深入浅出,娓娓道来,让我悟到许多,受益非浅:</p><p class="ql-block"> 自己悟到的才是自己的。在人生中,经常听到别人讲大道理。刚开始听到的时候,可能觉得很有用。但是别人告诉你的,很多时候只是听听就算了,只有自己悟到,才有可能真的做到。</p><p class="ql-block"> 遇事宠辱不惊。看一个人能否成大事,关键是看他如何处理事情。有的人一遇到大事就慌了,做人一定要有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还有一分脾气。所谓的静气,就是不受到情绪干扰,想的只是最佳的解决方案。</p><p class="ql-block"> 格局要大。如何大呢?先要放空一切,才可容纳一切。犹如眼前的杯子,现在只可以装茶水,把茶水倒了,变成容器,可以装种子,装沙子,装笔墨……格局就大了,我们放下一些杂念,活在当下,一切便顺了。</p><p class="ql-block"> 骤雨初歇,喝一口告别茶,木心主持排出八支圆珠笔,四个灰色的小布袋。这是一支青色素雅的圆珠笔,上面印有两行十五个字:“万寿寺文殊智慧笔,嗡 阿拉巴札那谛”。木心主持希望我们擦亮眼晴,看清世间混浊,心中有智慧。</p>

<p class="ql-block">  人最大的教养,不是礼貌,不是客气,而是做到以下这三点,让人有身心舒畅之感。天空灰沉沉的,顷刻之间,大雨倾盆而至,哗哗的雨声在我耳边四荡。透过如注大雨,望向寺庙的后山,黄岗山主峰,于烟雨云雾之中,如佛一样,让人遐想。</p><p class="ql-block"> 佛语是扇秘密的门,钥匙在禅师手里,书页上的文字无非是一些线条,神秘而不知所云。很多时候,一旦发现一件事情完全做不到,反而轻松,就知道放弃其实意味着自由,意味着我们自己和事物的关系,变得遥远了。</p><p class="ql-block"> 站在禅房的西南角,从天井望向天空,本心主持讲了三棵树的故事。鹿树又叫“禄树”;百年银杏树,又叫“夫妻树”,连理树;千年苦槠树。它们见证了万寿寺香火兴衰,大树不言,道理自明。</p>

<p class="ql-block">  在告别之时,脑里突然想起蒋捷的《虞美人·听雨》:“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