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无尽的思念 ———纪念父亲百年诞辰(原创)

寧静致遠

<p class="ql-block">  今天是5月18日,是我父亲的百年诞辰纪念日。</p><p class="ql-block"> 一百年前的今天,随着一声宏亮的啼哭声,一个顽强的生命诞生在青海大通北川河畔、西山脚下。</p><p class="ql-block"> 父辈给他取名为"彦邦",寓德才杰岀,心灵手巧,勤俭持家,兴家固邦,扶老助幼,家运昌盛之意。</p><p class="ql-block"> 这就是我的父亲。</p> <p class="ql-block">  我的祖上家道盈实,在村里属书香世家。祖父识文断字,父慈母爱,我的父亲与其他孩童一样,幸福的度过了他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就在他即将步入学堂开启他人生旅程的时候,上天无眼,把灾难降到了这个不满8岁的孩童身上——我们的祖母不幸去世了!她撒手人寰丢下了我的父亲还有一弟一妹三个没娘娃跨鹤归西魂游仙境了!可怜我的父亲,由于这无异于天崩地裂的灾难,改变了他本来的人生轨迹,注定了他要走一条艰辛的道路。</p><p class="ql-block"> 由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为了家庭的生计,我的父亲失去了上学读书的机会,用他稚嫩的肩膀挑起了姜门长子的重担,看护弟妹,放羊喂马,铡草除粪,背土垫圈,挑水浇园,拾粪积肥,进而下地务农,春种夏管,秋收冬藏,驾辕赶车,拉煤运货,走街串巷,呦呵卖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年累月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生他养他窄干他血汗又哺育他长大的皇天厚土。</p> <p class="ql-block">  父亲在这片土地上长大成人,在这片土地上娶妻生子。也在这片土地上迎来了青海的解放,享受了土地改革的喜悦,参与了农业合作化的变革,投身于大跃进的洪流,经受了"四清"运动的考验,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见证了粉碎“四人帮"的普天同庆,品尝了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的甜美果实,也享受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生活。</p> <p class="ql-block">  父亲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85年。他用勤劳的双手从这片土地上刨岀了全家人的温饱,刨出了妻儿的衣衫棉袄,刨岀了为儿女遮风避雨的简陋草房,刨岀了六儿三女的健康成长。他目不识丁,当了一辈子农民,种田务农是他一辈子的营生。他先后几次近十五年担任生产队长,当过生产队的饲养员,当过村里的护林员,外岀搞过副业打过短工。他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整地保墒、犁地浇水、播种撒肥、收割打碾样样精通;铡草喂马、除粪清扫精心细致;森林防火防盗除草间苗修树浇灌一丝不苟;四十多岁还随年轻人一起去搞副业打工,由于体力不济行动不灵而受了工伤。近70岁的父亲还奔跑在西山树林的陡峭山路上……。</p> <p class="ql-block">  父亲胸襟豁达,心怀宽广,宽以待人,与人为善,为人谦和,淳朴忠厚,大公无私,品德高尚,热爱社会,热爱家庭,热爱生活,热爱家乡;尊敬长辈,关爱兄弟姐妹,善待亲朋友邻,疼爱子女晚辈。父亲的处世原则和治家风范以及他的高贵人品和高风亮节在村里人口皆碑,交口称赞。</p> <p class="ql-block">  父亲的一生,虽然历经了千辛万苦,经受了各种磨难,但他的意志十分坚强,身体也非常硬朗,一生没有得过什么大病,享年85岁,于2006年3月5日与世长辞,无疾而终,安详地离开了这片生他养他曾留下过辛劳和汗水又赐与他满仓回报的土地,离开了疼他爱他又令他疼爱不舍的九个儿女,去天堂与母亲团聚了!</p> <p class="ql-block">  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十五年了!子欲孝而亲不待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做为儿子,我们在父亲生前为他老人家做的太少太少了。忙碌和疏忽成了没有精心照顾您的理由。没有常回家看看,没有好好地陪您说说话,拉拉家长;没有及时的给您清洗衣服,也没有给您端过几次热饭;没有认真地陪您散步散心,也没有及时地给您分忧解难……,太多太多。山高可攀,海阔可越,路塌了可以重修桥断了可以再建,灯灭了可以重新点燃树枯了还可能重新发芽,唯有您老人家的去世使儿子与您阴阳两隔,再与您相见只有在梦间。这一切都成了儿子心头挥之不去的隐痛和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p><p class="ql-block"> "多想和以前一样牵着您温暖的手掌,可是您不在我身傍,托清风捎去安康""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吃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啊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在这父亲百年诞辰的日子里,听着这首叫巜父亲》的歌曲,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心底涌岀了无限的思念和爱,愿老父亲在天堂欢乐幸福,安康无恙!</p><p class="ql-block"> 父亲,儿子想您了!</p> <p class="ql-block">  先父尊上,讳名彦邦,</p><p class="ql-block"> 祖籍青海,大通乡党。</p><p class="ql-block"> 生于华屋,长于草堂,</p><p class="ql-block"> 七年宠爱,八岁娘殇。</p><p class="ql-block"> 母爱早失,无缘学堂,</p><p class="ql-block"> 持家重担,落于肩上。</p><p class="ql-block"> 姜门长子,家庭栋梁,</p><p class="ql-block"> 无怨无悔,责任担当。</p><p class="ql-block"> 皇天做被,厚土当床,</p><p class="ql-block"> 劳累一生,聊度饥荒。</p><p class="ql-block"> 园内种菜,田里种粮,</p><p class="ql-block"> 春夏耕耘,秋冬收藏。</p><p class="ql-block"> 十指粗黑,脸庞黝亮,</p><p class="ql-block"> 额头沟深,眼珠渐黄。</p><p class="ql-block"> 腰变虾米,寒腿犹伤,</p><p class="ql-block"> 阑尾作祟,烟酒不尝。</p><p class="ql-block"> 如梦往事,件件桩桩,</p><p class="ql-block"> 历历在目,铭记心膛。</p><p class="ql-block"> 吾父有灵,苍天在上,</p><p class="ql-block"> 恩泽永恒,世代不忘。</p><p class="ql-block"> 高风亮节,诲迪儿朗,</p><p class="ql-block"> 养育情深,恩似天长。</p><p class="ql-block"> 啼血难报,跪乳羔羊,</p><p class="ql-block"> 离世绝俗,天各一方。</p><p class="ql-block"> 九霄仙升,魂游天堂,</p><p class="ql-block"> 日思夜念,痛断肝肠。</p><p class="ql-block"> 音容宛若,如影在傍,</p><p class="ql-block"> 高山仰止,松柏绵长!</p><p class="ql-block"> 遗万拾零,难表衷肠,</p><p class="ql-block"> 呜呼哀哉,伏泣尚飨!</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不孝儿有珍携兄弟姐妹及众子侄孙辈泣泪叩拜</p><p class="ql-block"> 2021年5月18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