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一曾是抗美援朝的兵

盆景

<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决策者,领导者,指挥者。</p>

<p class="ql-block">彭德怀元帅到朝鲜指挥作战。</p>

<p class="ql-block">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齐昂昂,跨过鸭绿江。</p>

<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的记忆</p><p class="ql-block">作者: 盆景</p><p class="ql-block">图片,部分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刪除</p>

<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7O周年纪念。</p>

<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纪念</p>

<p class="ql-block"> 中部</p><p class="ql-block"> 三,难以忘怀的爱情故事。</p><p class="ql-block"> 2004年5月19日,父亲突然去逝,当年76岁。去逝前几年,98年近7o岁时,父亲提出到西安韩森寨谢永成表妹家一趟,母亲与我们商量,结果没同意。理由: 一是父亲年岁己高,己将近入古稀之年,又患有糖尿病,面瘫,半身麻木。二是对方有家庭,有子孫,怕给对方造成不利,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好事变成坏事。父亲突然去逝后,我们把他安葬在邓奄村五组大姐的后山上。然后随母亲到他们的住处打扫卫生,收拾残留物。回家后慢慢的,细细的翻阅了他的笔记本,我才感到后悔,遗憾。赶快补写了两篇祭文,赶在人死后第七个七( 最后一个七)烧钱纸的时候,在墓前读给他听,并把祭文烧给了他。( 底稿过后抄在笔记本上) 请求父亲对我们的宽恕。( 当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有母亲及其子孫)</p>

<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行军路上。</p>

<p class="ql-block">中外驰名的上甘岭战斗。</p>

<p class="ql-block">  这是怎么回事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慢慢告诉你们。文章上部己讲,42年11月,家乡遭遇大天旱,很多庄稼无法下种,一家15口人的生活难以维计。原本是由大伯随他的叔岳父谢明德到重庆寻业谋生,待临行时,大伯刚结婚,身染重病,一个多月卧床不起,到重庆又是一个难得的求生机遇。无奈之下,爷爷奶奶临时决定,改由父亲随谢明德到重庆寻业谋生。父亲当时13岁,未满</p><p class="ql-block">14岁。(谢明德是谢永成的父亲)谢家在重庆很有钱(与我们家相比)。父亲到重庆后,有机会在谢家进出、住宿。无意中认识、接触了表妹谢永成。久而久之,谢永成暗恋了我父亲,我父亲也喜欢上了表妹谢永成。我父亲的文化,当时只是个初小生(上部已讲)。为了爱情,为了追上表妹,为了达到谢家的认可,父亲暗自不懈的努力,勤奋的学文化。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它可以激发一个人沉睡着的潜能。 后来他的文学水平,可以说相当于高中生,他的学习动力,来源于爱情。46年,重庆渝𨥖钢铁厂开始实行计件工资制,工资压的很低,工人无法接受,打骂、抓扯、闹事、罢工,厂方勾结军警,暗中逮捕工人,时局一片混乱,父亲情急之中,慌忙躲在谢永成闺房,才得以逃生回到老家。父亲的品行好,刻苦好学,他渴望成就这个婚姻,但又很无助。谢明德喜欢我父亲,喜欢归喜欢,但要成为女婿,终归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父亲必仅只是个乡下穷小子,门不当,户不对,家庭条件悬殊大。世俗偏見,根深蒂固。如王臣相始终不能接受薛平贵与王宝钏一样。</p>

<p class="ql-block">中外驰名的上甘岭战斗。</p>

<p class="ql-block">中外驰名的上甘岭战斗。</p>

<p class="ql-block">夺取高地,战斗取得胜利。</p>

<p class="ql-block">  51年,抗美援朝,部队途经重庆,恰恰驻在车水门大街,(谢家附近,很近。)父亲来到表妹家,未見到表妹,見到了表兄弟谢永祥。知道表妹也参加了抗美援朝,很是高兴。待表妹决定“八一”回重庆与父亲会見时,部队接到命令,“八一”离开重庆,他们没能相見。</p>

<p class="ql-block">父亲唯一的一张穿军衣的照片。</p>

<p class="ql-block">中国志愿军标志。</p>

<p class="ql-block">  56年,大姐留在家,跟爷爷奶奶,大伯娘过日子,我五岁,母亲带着我随军。途经武汉,船停了,旅客可下船休息,谢永成孃孃来看望了我们,还为我买了一双齐螺丝拐深的翻皮牛皮鞋。这在当时是很昂贵很不错的礼物,又实惠又实际。谢永成孃孃问我母亲生活的好吗?问父亲对我们好吗?很贴心、很知心、很暖心、很親切的。他与我母亲如象亲姐妹一样。父亲的相册里,有谢永成与他爱人的照片。谢永成孃孃穿着军衣,两根长发辮,人长的白净,很有军人气质。谢永成的爱人候祖莫,人长的很帅,白净,围着一条白颜色的围巾。我从小略知父亲的初恋,也没怎么去想。直到父亲去逝后,翻看了他的笔记,才知道他们爱的很深,他们的爱情,一辈子难以忘怀,难以释怀。感情纯真,又很纯洁,天隔一方,又互相关心,好像牛郎与织女,遥望而不可及。</p>

<p class="ql-block">抗美援朝纪念章。</p>

<p class="ql-block">  为了让读者真实的看到他们的爱情故事,全面了解他们的过往,同时也可以看到我父亲的文学水平,我把他们往来的书信各一封,一字不漏,全文转抄,并附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62年9月,父亲在重庆,谢永成在西安给父亲写的信。全文转抄。附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親爱的维:</p><p class="ql-block"> 来信早己收到,因工作较忙,抽不出时间来给你即时回信,希願谅。想近来你的工作忙吧?盼告。</p><p class="ql-block"> 我们一家身体都好,勿念。只是平平的双腿是拐的,我们曾两次去陆军医院给他检查,医生说,给孩子要上石膏,我担心他的腿走路不便,现在吃点鱼肝油和钙片,这个月九月卅号就三岁了。你看,快不快!</p><p class="ql-block"> 关于我爸爸的问题,上次来信谈到要退休问题,我接信后,给他老人家去有一封信,目前国家的形势及建设社会主义的发展,应该很好为社会主义服务,再方面经济困难,劝他再工作几年退休,他来信也同意,但是来信就是要钱,我感到头疼,一个人每月几十元钱不够用,家里他不管。妈妈来信也是要钱,(修房子,孩子,妈妈的生活费)在一般情况下寄给2O元,有时3O元,4O元不一定。两个老人家不和,吵架,为了吃的,为了钱,吵得下不了台,真是气死人。本来今年想把毛毛接回上托儿所,将来好上学,叫妈妈送来,路费寄回4O元,(妈妈来住了两三个月就回去)</p><p class="ql-block">上次耒信谈到户口问题,妈妈要来这里落户,但落户问题不好解决,所以,我又去信叫她不来了,毛毛也暂时不接回来,待有机会或明年祖模回家时接回,但我想到毛毛的脚生疮几个月了,还未好完全,我担心有什么问题,但没親眼看見毛毛,不知怎样,长的胖不胖?我在这里,请求你抽时间去看看,把情况告诉我好吗?</p><p class="ql-block"> 关于你想来我们处,我很高兴,有好几年没見面了,我也很想见你,不知你什么时候来呢?我盼望你,等待着你的来临,来时把你著的书带来,我好好瞧瞧。近来你的身体比过去好些吗?望你多多保重,有条件的话,吃点好的,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兰妹及燕儿们的身体好否?我很想念他们。</p><p class="ql-block"> 我们的住处是。西安市韩森寨厶街坊厶号楼</p><p class="ql-block"> 来信交:西安市第11号信箱厶分箱</p><p class="ql-block"> 祝工作愉快!</p><p class="ql-block"> 永成 上</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1962年9月5日</p>

<p class="ql-block">82年7月,父亲在乐山农村老家休息,给住西安的表妹写信,回忆过去难忘的岁月,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第一页。附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同上。第二页。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同上。第三页。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同上。第四页。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同上。第五页。影印件。</p>

<p class="ql-block">我常怀念的表妹、祖模兄,</p><p class="ql-block"> 你们全家好!</p><p class="ql-block"> 今天是7月10日,星期六,我补休在家。农闲了,兰伴在我身边,给表妹写上这封信。</p><p class="ql-block"> 离别的时光不是十年八年,而是廿多年,说确切点己经35年有余了。岁月无情的流逝,它并没有载走我们之间的深情厚意,相反,我们的友谊比春天的花朵更美,比青松更青。</p><p class="ql-block"> 写这封信,我很激动,很想把我心中的话向表妹倾诉。</p><p class="ql-block"> 1942年,家乡的农村遭到大天旱,生活危急着我们的家,母亲在苦恼和忧愁之中,此刻她决定送大哥到重庆寻艺为生。不幸的是,快要离开家乡,他却染重病在身,卧床不起,这样只好把我送往重庆。那时,我才14岁,什么事儿都不懂,但是为了生活,我只好离开家乡。来到重庆,承蒙你爸爸和王海庭老先生及谢声宏先生,在1943年春节过后,把我介绍到小龙坎渝𨥖钢铁厂当学徒。此事,使我一生难忘。</p><p class="ql-block"> 更难忘的是,当我离开家乡,在渝过第一个春节的时候,在那除夕的夜晚,神桌上的腊烛在闪烁着我的心灵,店外的鞭炮声在击碎着我的心,店员们的笑声在使我的心冻结。我想家,想我的母亲。我孤独地呆坐在店堂的火盆前烤火,但似乎一点火也没有。我感到很冷。就在这个时候,你穿着新制的綠色大衣,无拘无束地坐在我侧面的一把椅子上,开口就问我,“为什么不在家读书呀?”我埋着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你親切的问话。你又说了声“真不幸”。次后,你又和我摆了许多事,但是,那时的我确实也不曾理解社会上的一切,只好静心地听着,听着、、、、、、。在那样一年一度的一个热闹的夜晚,你为什么不去闹热,闹热呢,却和我这个农村娃娃親切摆谈?你的摆谈在我那幼稚的心灵中看到火盆中的火熄灭了,但我却又感到一身又是那样的温暖。深夜了,可是楼上楼下打牌的声音,店外的鞭炮声没有使这个夜晚静下来。你怕我受凉,你不仅叫我上楼去睡觉,而且你又把我送到寝室,直到我睡好之后,你才下楼去了。我倒在床上,慢慢地想,你比我小,怎么能这样懂事呢?</p><p class="ql-block"> 1944年秋天,我在厂患上了重病,(所谓的羊毛钉)卧床不起,你从田世昌老那里得知我的病情,便写信安慰我,叫我好好治病,待病稍好后,进城休养。信虽短,但深情至今,我难忘矣!病好后,我进城来到你家,那时正值你度暑假。到后,家中无客,你对我说: “我给你煮点稀饭来吃,好吗?”我说很好。但我还不会说声谢谢。你边伴着我,边问我在厂的情况,也摆着你的学习。不久,家中来了客人,你才忙着去做些家务事。为了不使我寂寞,你又找了本书给我看。午饭后,你高兴地对我说,本来我想陪你去看场电影,现在家中有客不能陪你,你看你是在家耍还是回厂?我想了下,我说还是回厂的好。如果你要回去,那我送你一下,好吗?我说可以。于是你就送我上街,直送我快上车水门大街,我说不送了,转去吧。此时你说再走两步,边走你边把衣袋裡的钱㧱了出来,塞到我的衣包裡,说了声㧱去买车票,一个人看场电影才回去。</p><p class="ql-block"> 过去我在想,现在我依然更想,那时我们彼此没有任何一点异想,可是你为什么那样的爱护我,关心我呢?这就是我对表妹难忘的所在。自此以后,我们有了一些通信,而且被此的信都珍藏起来,直至见面,互相还要㧱耒看一看。那时候我们依然没有任何絲毫的异想。友谊是纯洁的,真诚的。而友谊确确实实给了我们无限的温暖和力量。这温暖和力量随着岁月无情地过去,但永远没有消失,我常常怀念。</p><p class="ql-block"> 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之后,工厂关闭,准备迁移上海,在你爸爸妈妈的嘱咐下,我未去上海,45年的腊月初八,我回到了家乡。</p><p class="ql-block"> 1946年春节过后,考虑到个人的前途,我又在母亲的关怀下,筹足路费,又重返山城。来后,又承蒙海庭老先生的帮助,介绍到南岸上浩精勤造船厂工作,那时我也17岁了。但是懂得的事情还是不多。到了精勤之后,在你的关怀和帮助下,努力工作,业余时间看书学习。由于自己的行动,受到了精勤厂严老太爷家的丫环翠叶的注视,直至提起婚事。为了慎重起见,我便来到你家将此事向你爸爸妈妈和你作了汇报,你们都劝我年纪还小,推个几年再说。为了此事,商权多次。记得在一个初夏的下午七点来钟,来到你家,单独地征求你的意见,你真诚地说,母亲看来问题不大,爸爸一定会反对。我深知其理,所以我未主动提出,直到事情所迫,我才谈出我的想法。那天下午,我们谈的很久,天黑了,我们都忘记了,直到你妈妈从店上回来,才结束了我们的谈话。而这次谈话,无疑给你妈妈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及后来你爸爸对我不喜欢。为了听从你妈妈和你的意见,对翠叶之事也就搁在一边。</p><p class="ql-block"> l946年秋,精勤造船厂倒闭了。我呢,经严老太爷的关心、爱护,便把我介绍回已恢复生产的渝𨥖钢铁厂。此去之后,山城风云滚滚,工人失业日益剧增,罢工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此时此刻,我也卷到风浪中去了,仅管如此,我还是很想在山城找到一个落脚的家,有了依靠,才不辜负父母的期望。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的朋友,便给我提起了自己的婚事,但为了不辜负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还是把此事向你妈妈和你作了汇报,所得的回答是依然如故。那时,我真有些难呀!生活在一天天的威胁着我,怎么办呢?后来,我断然决定,不管情况如何,那就忠于你罢(吧),这是我心底裡的想法。可是,我卷入到风浪中去了,考虑个人的事也就少了。直到眼看就要受到逮捕,山城也不能再留下我了。我在极为痛苦之中,也可以说是在绝望之中,但是想到你,我才没有走向死亡的道路。还是回老家缓一缓再说吧。在十分危急的情况下,一天下午我冒着危险来看你,而你是那样的沉着,勇敢把我安置在你家吃饭的屋子里,给我㧱来了一床被盖和件棉衣,在板橙上睡了一夜。你爸爸全不知。黎明离去,直奔两路口,找到旅舘住下,又秘密地找到一张去内江的“黄鱼”票(邮车票)。眼看第二天就要离开山城,我再次冒着危险,把信卷在报筒里,親自送到你爸爸开设的店上,请人转给你,后来不知道你收到否?那封信,才是我向你求爱的唯一的一封信。</p><p class="ql-block"> 1946年底,我在极为痛苦忧伤之中,两袖清风回到了家乡,见到了我的慈母,眼泪不禁往外流。</p><p class="ql-block"> 我曾给表妹讲,我写了个小本本,这个本本的题目是: “月亮底下的眼泪”。</p><p class="ql-block"> 母亲知道我的心事,47年就为我提婚,当我与兰定婚的时候,我毫不隐瞒地把我的心情告诉了她,并讲,我还要回山城。但兰的父母,哥哥和她本人毫无意见,我们才定下婚事的。</p><p class="ql-block"> 願望毕竟是願望,47年以后,物价陡涨,钞票贬值,社会黑暗到顶。见此情景,厌世之感日益产生。“再见吧,成表妹”。回乐之后,我也不知道给你写了多少信,然而一封回信也没有。因此我每当在夜晚的时候,倒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亮,伤心地呼叫着。</p><p class="ql-block"> 黑暗的岁月过去了,光明的日子到来了。我那封锁了的心房又打开了。!</p><p class="ql-block"> 党号召青年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没有忧豫过,我把一些道理给兰讲了。就这样在1951年春,我高高兴兴地离开了结婚不到两年半的妻子和两个女儿。</p><p class="ql-block"> 事情那有这样巧,是上帝安排的吗?部队途经重庆,我们就驻在车水门大街口的附近。当部队原地坐下,待分配住房时,我就在福永通门口停下,我心里高兴极了。揹包放下,我借机买把刀子,见到你的爸爸,而店上的人也把我认出来了。随着我借机前往厨房的厕所,在里面才知道你参军了,我为你的参军而高兴得跳了起来。更巧的是,你弟弟从楼上也赶了下来,把我接上楼去,热情地为我摄了一个影。他说:“照来给姐姐寄张去,她很想念你。”祥表弟这句话,顿时使我眼泪直往外流。我什么话也再以说不出来,我只好说,我现在是文书,马上要写驻营报告,我下去了。</p><p class="ql-block"> 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祥表弟高兴地对我说: “姐姐‘八一’回耒看你!”我说,那真好极了。此时,我盼着对你的见面,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过。盼呀!盼呀!‘八一’快到了,可是无情的军令下来吗,‘八一’离开重庆,直往武汉,我沸腾的一颗心,瞬间冻结如冰。上船了,我望着那无情的山城,含着眼泪,悄悄地呼叫着“成表妹,再见吧!” </p><p class="ql-block"> 从此开始,我们有了通信,在朝的日子里,你还给我寄来一些书,使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克服了许多困难,努力学习,积极学习,力争赶上你。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今天这样的文化水平。在这里,我还是要谢谢我的好表妹对我们鼓励和帮助。在这段时间里,兰在家为我们之事也到处奔走。</p><p class="ql-block"> 随着历史的发展和变化,无情的现实和自己的入党,只好使我的心永远凉下去,让你的心热炽起来。55年回乐探親,我怀着极为痛苦的心情来看你,在那一天一夜里,我好像是个哑巴,是个木痴痴的人,不知和你摆些什么才好。我只是这样想,只能让你高高兴兴,绝不能增加你一点痛苦。离别的时候,你深情地难舍地对我说,回去之后,向兰表嫂问声好,有机会请到重庆来玩。</p><p class="ql-block"> 1956年秋,机会到来了,兰高高兴兴带着二女前来看你,你又是那样殷情地接待了她,从此在兰的心灵中和儿女中播下了对你真诚的爱。就是从来没见过你的侄儿,这次从青海写信回来,他在信中,要我向孃孃问声好。</p><p class="ql-block"> 成表妹,这封信迟早我是要这样写给你的,但是,由于时间工作的关系,一时不能写出。今天,我在家休息,兰又陪伴着我,故提起笔来,一下写成的。这封信,你能给祖模兄看吗?我认为完全可以,只有看了之后,才知道我们的友谊既不像天上的浮云,也不像水上的浮漂,而是一段革命的深情厚意,才有我们这样的今天。</p><p class="ql-block"> 願我们的友谊象青松那样长青,象手足兄妹那样更親。</p><p class="ql-block">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过去的岁月,更不能忘记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p><p class="ql-block"> 好,成表妹,祖模兄,下次再叙。</p><p class="ql-block"> 你的表兄 维</p><p class="ql-block"> 表嫂 兰</p><p class="ql-block"> 1982年7月丨0日</p><p class="ql-block"> 1983年12月31日转抄</p><p class="ql-block">附: 今年我也54岁了,为什么写出这样多情而又伤怀的信呢?我想这不是一封信,而是我年青时代的历史记载,它不只是给了成表妹,也早献给了党。</p><p class="ql-block"> 我之所以留下这封信(底稿),我还想告诉我的后代,真诚的友谊和爱情,它定能经得起时间和暴风雨的考验。虽然我们没有美好的结合,这主要是由于历史发展所决定。我永远不会忘记她。</p><p class="ql-block"> 1982年7月10日</p>

<p class="ql-block">  中部完成,下部敬请期待。下部小标题: 美德育人。</p><p class="ql-block">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