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兰州三十五年我又回来了,几十年的变化已经很难找到以前的痕迹,没变的只有皋兰山和横跨在黄河上的大铁桥。

东方红广场位于市中心,小时候就住在附近,经常到广场上去玩耍,那时候的广场大而空旷,有舞枪弄棒卖艺的,玩杂耍的,变魔术的,有时候还有露着右臂席地而坐的藏民,很是热闹。现在的广场俨然已是繁华都市的模样。

儿时离校老大回,乡音亲切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从这里小学毕业后离开兰州,再回来时已过了小半个世纪,回想儿时的生活,一幕幕就像电影一样,既真实又虚幻。

这一天,我来到世上最长的转经廊,转动经筒,不为超度,只为祈福。愿:尽虚空遍法界的众生,从今日始尽未来际,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拉卜楞寺

天下无贼的取景点

拉卜楞寺全景

扎尕那十大非著名山峰之一,藏语石匣子,这里有山峰石林峡谷溪流,是藏在深山里的世外桃源,远离尘世的人间仙境。

我心当如是,物来则应,过去不留。——花湖

黄河之水天上来,到这里却拐了好几个弯。

五色经幡,蓝 白 红 绿 黄分别代表蓝天 白云 火焰 绿水 大地。经幡上印满了经文,随风飘动一次相当于诵经一遍。

年保玉则位于青海久治,是果洛山的发祥地。六月底的年保玉则草地上开满了各色野花,以黄花为主美轮美奂,果洛山上云卷云舒,仙女湖畔花开花落,被誉为神仙的后花园一点也不为过。

转山转水我不只为修来世,也为修得今生的澄澈与安宁。

当你聚精会神在拍风景的时候,已经成为别人相机里的风景。

躺在花丛中,听花开的声音。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东方瑞士郎木寺,先有寺后有镇,一个小镇分属两省,以镇中小溪为界。晚饭后不经意的溜达,竟从甘肃走到了四川。

做人如山,望万物,而容万物。

通往天葬台的路上,明知道看不到天葬,但我还是想去看一看天葬台,感受一下藏人对死亡的超脱。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学佛后我才有了答案,生从无明来,死往六道轮回去。

米拉日巴佛阁

听着喇嘛的辩经声久久不愿离去

旅途疲惫和高反不适的感觉已渐渐淡去,甘南的美却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