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囧事》

何图

<p class="ql-block"> 今天,我给你们讲个笑话。</p><p class="ql-block">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深秋,我十九岁,刚从学校门出来,就随着打工的人流来到了上海。一个休息的日子,也是晚上,与几个小伙伴们来到上海城堭庙(豫园广场)玩。第一次从小县城来到大都市,那个新鲜劲甭提有多高了。城堭庙本身就是上海的地标性景点,建筑是亭台楼阁,古香古韵;核心处佛龛神像,梵语清音;游客有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触目皆霓虹靓影,炫彩光照;更有衣服鞋帽,钟表珠宝,南北小吃,处处闻香……总之,那时去了城堭庙就有进了天堂一样的感觉。</p><p class="ql-block"> 而我在晚上快回家的时候被一个做芝麻糖的小作坊给吸引住了,上前一问,那芝麻糖要八元一斤,那时,8元对我来说也数很贵了,因为我的西装口袋(左前胸内袋,经常放钱)里只剩一张十元纸币了。但我踌躇几番后,还是买了半斤来解馋。记得当时给了伙计十元钱,他找了我几个硬币,我们就边尝着芝麻糖边离开了。可能是当时太穷了吧,没走几步,那个手又可惯性的去摸了摸口袋的硬币。不对呀,只有两个硬币,应该有六枚呀?我停下脚步,又去搜了搜其它几个口袋,空空如也。不行,那伙计肯定是少找了我四元钱,把半斤芝麻糖当做一斤跟我算钱了。我得去找他们要回来。</p><p class="ql-block"> 于是我拎着两元硬币理直气壮的回到了那个糖作坊,对老板说:“老板,我刚刚在这买了你们的半斤糖,你们少找了我四元钱,可能你当我买了一斤只找了我两元钱。”老板马上对伙计说:“有这回事吗?”伙计马上说:“他是来过,买了半斤芝麻糖,我也找了他六元……”不等伙计说完,我也急了:“我全身就十元钱,买了你们半斤糖就成两元了,你说这钱那去了?”老板又问伙计:“你是称了半斤?”伙计:“对。”老板:“他给的是几块的?”伙计:“十块的纸币。”老板:“那你钱没找错?”伙计委屈道:“百分之百没错……”我又急了:“难不成我是来讹你们四元钱的?我身上就两元钱,多一分我立马滚蛋!”可能我声音比较激动,这摊子旁边马上围了好多人来看热闹。这时一位上海大妈就站出来帮我说话:“人家小伙子一看就蛮老实,你们可不能欺负外地人啦!”这时,里面年龄大不了我几多的伙计急了:“阿姨,我是千真万确找过六块钱给他的。”我拎着两个硬币也急道:“你是找了,全在这!”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老板可能不想因为四块钱而耽误他的生意。对伙计说:“算了吧,你再找他四元吧!”伙计还要说点什么,被老板给拦住了:“快给吧!”伙计极不情愿的把四元钱交给我:“我真的找过你六元。”我接过硬币后,也不再与他理论,放入西装口袋(左前胸内袋)内,满意的离开了。随后一道出玩的小伙伴们,都说佩服我,能把少找的四元钱给要回来。我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p><p class="ql-block"> 离开了城堭庙,我们找到公交车站,准备坐公交回闸北了,当我伸手入袋准备掏钱坐车时,完了,口袋里一分钱都没了,我脑子嗡的一下晕了。不过马上又冷静下来了,应该是口袋漏了吧。我仔细摸了摸自己的尼子西装口袋,真的里面就有一个硬币大小的洞眼。好在西服有内胆,我顺着洞眼往内胆找,一砣硬币就躲在我的尼子西服的后下摆里面睡觉。我脱下西服开始往外掏硬币,一枚,两枚……正好十枚,十元钱不少一分。哎,看来冤枉了人家小伙计,白吃了别人半斤芝麻糖,真是丢人。小伙伴们看见后,个个都是笑的不行,打侃说,我就是故意占人便宜。其实那还真不是,就算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跑到上海去骗人钱。当时人已走得好远,虽然心里有愧疚,就是没有往回走。如是现在,再远也要把钱给人送还,外加一句道歉。</p>

<p class="ql-block">何图.2021.5.12.鄱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