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亭:人间五月,与君一醉

一粟瀚海

如果说北京哪一个公园百看不厌、温然和激情同在,陶然亭公园当是之一。这个五一小长假,再游了陶然亭。陶然亭公园,位于北京南二环陶然桥西北侧,公园因中国四大名亭之一的陶然亭而名,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首都北京最早兴建的一座现代园林,有"都门胜地"之誉。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style="font-size: 22px;">01 “江山无限景,都聚一亭中”</b></h1><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上下五千年,天下好山好水,必有亭台楼阁妆扮,亭台楼阁之间,往往又有名人名文点缀。326年前,一个名叫江藻的工部郎中,在负责当朝窑厂生产时,为自己盖了一座三间房的小亭,作为休憩之地,并雅选白居易诗“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陶然”为名。或许湖亭风光无限,由此而后,古今多少文人墨客流连于此。解放后,规划改建成为一座现代化园林,保留了古园的风貌,又是红色革命教育基地。</p>

我从南门而入,先至陶然亭依湖相对的华夏名亭园。华夏名亭园,这里聚集了中国各地的名亭,如兰亭、鹅亭、醉翁亭、沧浪亭……这些名亭都是以1:1的比例仿建而成,亭景结合园内各个亭区不但独立成景,而且景景相连,以竹树分区,游走其中,峰回路转,实为美丽、幽静的园中之园,小小园院,可赏天下名亭本色。

走出名亭园,沿湖而行。靠近名亭园旁边,有一群快板爱好者的活动之地。今天恰逢一些老艺术家们在园内表演,围着好一群观众,伴随着欢快的快板声,时不时有阵阵的掌声。<br>  陶然亭的湖很静,垂柳如烟,行于湖边,万千条柳条似从空中垂落,形成帘幕。白云如飘洒的丝巾在天空缓缓而行,有些风,阳光洒在身上给人暖暖的感觉。游船在水中荡漾,湖里的游船比往日多些,随着船浪时不时飘来游人的欢笑声。在这和风沐阳的日子,春风徐徐,远处的大黄鸭好像在缓缓游动。快乐是他们的,也是我的。<br>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style="font-size: 22px;">02 高石情 凄美之恋</b></h1><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一百年前,一些热血青年仁人志士在这里进行革命活动。那时,如今公园的陶然亭、慈悲庵等之地就经常有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邓中夏、高君宇等革命家的身影。这些革命家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山西青年,他就是高君宇。</p><p class="ql-block">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是一个多么令人仰慕的坚定的革命勇士,高君宇也是用短暂的一生践行了他的诺言。而他的爱情又是热情执着的,他对青年作家石评梅有着火一般的恋情。石评梅虽然也爱对方,却由于初恋的失败坚持独身主义,对待高而是难解 “冰雪友谊”。高君宇痛苦而坚定,“你的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你的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不能这样,我怎能说是爱你!” </p>

高君宇因病突然去世,年仅26岁石评梅也悲伤地走完短短的一生。她所作《墓畔哀歌》表达泣血刻骨的思念之情:“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假如我的相思真化作一颗一颗红豆,到如今我已替你堆集永久勿忘的爱心。我愿意燃烧我的肉身化成灰烬,我愿放浪我的热情怒涛汹涌,让我再见见你的英魂。”人们也把她葬于陶然亭内的高君宇墓旁,“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div>  我在这一对恋人的墓碑前伫立很久,在想,爱情到底是什么?也许每个时代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高石的爱情,是一朵美丽的花儿,短短年光,精神长存,是一段凄美的热血青春。</div>

<h1 style="text-align: center;"><b style="font-size: 22px;">03 与君一醉一陶然</b></h1><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拜谒完高石墓,在园里无目的的游走。来到园的牌枋处, “陶然”“佳境”牌坊分立石桥两侧,遥遥相对,庄严富丽,气派非凡。桥边树荫下二十几位身着各色服装的男男女女,在欢快的乐曲中翩翩起舞,舞姿优美而富于节奏感。忽然想到,这次来,再寻访一下当年齐白石要求与之葬在一起的赛金花墓吧。 </p>

据说赛金花墓 “佳境”东侧,和高君宇墓不远。我依着导航却未寻见,环绕了两次才确定了应该在一所铁栅门紧锁的院落里。我抚门内望,松柏绿地,甚是安静,但和热闹的园内其他地方相比,显得有些凄凉寂静。赛金花是晚清名妓,算得是“乱世佳人”。沧海桑田,一代名妓赛金花晚年穷困潦倒,死后由齐白石、张大千、刘半农等名人募集丧银下葬。我不知道赛金花的晚年岁月里,会不会怅然地想起年轻时推杯换盏的奢华,是不是会想起倾城一笑的流金年华,人生没有固定的永远,不亦哀哉!

不知道什么原因,慈悲庵并未开放。遗憾之余,我又绕回了陶然亭。陶然亭亭子并不大,它沿袭了京派建筑的特点,简单厚重,而又空间感十足。临亭而望,湖水淼淼,细柳依依,让人心旷神怡。坐在陶然亭内,想象着有和六一居士欧阳修呼朋唤友到醉翁亭踏春的感觉,这里,如果能邀三五好友,品茶把酒,目过湖柳,真是“一醉一陶然”吧。所以,无论何时,有一种幸福快乐,是叫安然。 <br>

<p class="ql-block">  一个人的一生,有的波澜壮阔,有的平淡无奇,有的富贵显达,有的普通拮据。所有的生活,既是时代、际遇、资源的使然,也更是个人追求、实力、努力结果。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真正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只有自己明了。我想,我们终将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好的生活是,能够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能够过上自己选择的生活,能够过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