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外婆

东方欲晓

<p class="ql-block">在我的印象中,我似乎从未见过我的爷爷奶奶。但我的童年时光却在外公外婆身边生活过几年,对我的外公外婆印象颇深。那时候我的年龄还是个位数,距今也有六十多年了。62年我回到父母身边,以后就很少见到外公外婆了。记忆中的外公第一个印象是慈祥,第二个印象可以说是威严,不知道用“威严”这个词是否贴切,或者说严而不威,这可能要由我的舅舅们来评价了。而我的外婆,除了慈祥,印象最深的是外婆烧的一手好菜,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家常菜。</p>

<p class="ql-block">我的外公许攸之。</p>

<p class="ql-block">我的外婆葛天麟。</p>

<p class="ql-block">今天是清明节,是个纪念缅怀逝去的亲人的日子,看到我们上海的“许氏大家族”微信群里的晚辈们对外公外婆或爷爷奶奶的怀念,不禁激起了我心中的一些感慨。我的外公外婆是平凡的,但也是很了不起的。外公按现在的说法应该是个体工商业者,凭借他的手艺开了一家眼镜店,我不知道解放前开一家眼镜店能有多少收入,但我想收入不会太高,外公可以说凭一己之力养活了一个十口之家。我母亲的兄弟姐妹,我听说原来是11人,有3人不幸夭折,存活下来的有8人,5男3女,也就是说我有5个舅舅,2个姨妈。所以说我的外婆凭着不多的收入,辛苦拉扯养大了8个儿女,而且全都送进学堂供其读书。你只要想想现在养育一个子女的不易,就可以想见我外婆养育8个子女的艰辛!</p><p class="ql-block"> 上面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缺少了我母亲,她当时已经南下福建。</p>

<p class="ql-block">我的外公应该是一个开明的人,他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舅舅,解放前在上海国民党统治的白色恐怖下加入地下党参加革命,我不知道外公当时是否知道,或许是知道的吧。上海一解放,我母亲就在大舅舅的指引下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随军服务团南下福建,从此就留在了福建。</p>

<p class="ql-block">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的八舅舅参军在福建,外婆来福建探望他。我还记得八舅舅参军时,外婆因为她最小的儿子也要参军离开她,心中不舍而伤心落泪。</p>

<p class="ql-block">这应该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外公外婆和他们的8个子女和几个小辈们的合影,你注意到了吗,我的舅舅们个个英俊,一表人才!我可以骄傲的说,你只要看看我外公外婆的模样,就可以知道他们养育出来的子女有多么优秀!</p>

<p class="ql-block">这应该是文革期间难得的人数最全的合影了,那时我的外公外婆已经很老了。</p>

<p class="ql-block">这是许家8个儿女的合影,很难得兄妹8人能同时相聚在上海。</p>

<p class="ql-block">外公外婆的晚年生活应该是安祥幸福的,虽然儿孙不能全在身边,但仍然有几个小辈环绕膝下,过着含饴弄孙的休闲生活。</p>

<p class="ql-block">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去上海出差和外公外婆的合影,也是我对外公外婆最后的印象了。</p><p class="ql-block">外公外婆还在世的时候,上海市福佑路497号是我们所有许氏家族成员心中的共同的家,所有在外地工作生活的家庭成员只要回到上海就一定会到这个地方与外公外婆相聚,就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温馨的感觉。外公外婆不在了,有些家族成员也相继离开了,497号也因上海举办世博会而拆除了,这个家也就没有了。每念及此就令人黯然伤神唏嘘不已,禁不住想要流泪。</p><p class="ql-block">最后我要说的是,我的外公外婆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劳含辛茹苦养育了8个儿女,为新中国的建设奉献了8个优秀的建设者,你能说他们不伟大吗?</p><p class="ql-block"> 谨以此怀念我的外公外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