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是梦乡(二)

东方欲晓

<p class="ql-block">乌素特水上崖丹。这个景点本来已经季节性关闭了,可是还有很多游客前来,为了不让游客们白跑一趟,所以大门还是开着,不收门票,但是没有任何服务。</p>

<p class="ql-block">东台吉乃尔湖。</p>

<p class="ql-block">前往俄博梁。据说这是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海拔不高,可是寸草不生。</p>

<p class="ql-block">这也是一个让我留下遗憾的地方,沿途壮观的崖丹地貌,为了赶路而没有停车拍摄。今后恐怕也不会再来这里了,惜哉!</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俄博梁火星营地。</span></p>

<p class="ql-block">茫崖市翡翠湖。相信大多数国人都未听说过茫崖市这个地名,也难怪,它是2018年2月民政部批复同意撤销茫崖行政委员会和冷湖行政委员会,设立县级茫崖市。2018年12月27日,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茫崖市正式挂牌,市政府驻地花土沟镇。之前我也从未听说过有个茫崖市,这趟行程在茫崖两进两出,是青海进出新疆的交通要道。茫崖周边旅游资源也很丰富。</p>

<p class="ql-block">这个面积约40平方公里的硫酸镁亚型人工盐湖,是历经多年的盐湖开采而形成的采坑,由于所含的矿物质浓度的不同,颜色也有变化。硫酸镁卤水的颜色纯美剔透,风小时宛若镜面一般,如同镶嵌在戈壁的翠玉,给寂寞、荒凉的茫崖增添了一抹柔情。纯净翠绿的湖水,绿的耀眼,绿的让人心旷神怡。</p>

<p class="ql-block">三位司机师傅,都很有表演天赋!</p>

<p class="ql-block">这一侧的湖水原来显得灰蒙蒙的,一点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可是后来一转身突然发现它变得晶莹剔透,清沏透明,可能是光线发生了改变,湖的面貌也就瞬间变美。</p>

<p class="ql-block">茫崖艾肯泉,位于青海省茫崖市花土沟镇莫合尔布鲁克村,被称为“大地之眼”。</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艾肯泉直径有10多米,泉眼如同沸腾的开水,不断翻滚上涌,泉眼周围硫磺矿物质长期沉淀,色彩斑斓。从空中俯瞰,泉眼与喷涌出的泉水以及周围土地上深红色环带状的沉淀物,组成了一个奇特的瞳孔造型,仿佛一只镶嵌在大地上的眼睛。</span></p>

<p class="ql-block">可是你究竟是“天使之眼”还是“恶魔之眼”?我想在蓝天白云下你可能是天使之眼,而在阴天乌云下你就是恶魔之眼。</p>

<p class="ql-block">今天你应该是“恶魔之眼”。</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离开茫崖市,沿315国道穿越阿尔金山进入新疆若羌县,接下来胡杨林将成为旅途中的主角。</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从若羌去往库尔勒的国道旁,我们发现了这片胡杨林,里面的景色一点也不逊正规的景区,令人留连忘返。</span></p>

<p class="ql-block">新疆的长绒棉享誉世界。</p>

<p class="ql-block">新疆库尔勒轮台塔里木胡杨林景区,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边缘的塔里木河中游,面积100平方公里,是新疆面积最大的原始胡杨林公园。</p>

<p class="ql-block">景区内的复古小火车,是全国胡杨林景区内唯一能跑的小火车。</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三千年的守望,只为等候王者归来!</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红衣女子是胡杨林的绝配。</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金色的夕阳,将金黄色的胡杨林渲染成了一个金色世界。</span></p>

<p class="ql-block">第二天一早,我们去景区外的另一处胡杨林拍日出。</p>

<p class="ql-block">继续穿越塔里木沙漠公路。</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处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的塔中石油小镇。原计划未在此停留,直接赶到和田。因为在这里的沙漠上拍日落是他们来过的人眼中的一绝,所以我们决定在此住一晚。这个决定挽救了我们后面的行程。</span></p>

<p class="ql-block">大漠落日圆。</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眼看着它一点一点沉入地平线。</span></p>

<p class="ql-block">半个月亮爬上来,耳边响起王洛宾的西部民谣——半个月亮爬上来~依啦呀~爬上来~</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第二天继续行走沙漠公路。</span></p>

<p class="ql-block">公路边的维吾尔族人家。</p>

<p class="ql-block">馕的烤制,在上面铺一张纸,再盖上炭灰。</p>

<p class="ql-block">呵呵,不等人家邀请就从人家盘子里抓起馕来吃,你也真没把自己当外人!</p>

<p class="ql-block">可爱的维族小男孩。</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终于走完了沙漠公路,穿越了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span></p>

<p class="ql-block">继续赶往和田市。</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现在我们要为在塔中石油小镇逗留一晚感到庆幸了。在即将到达和田的时候,听到喀什爆发疫情的消息。如果没有在塔中逗留,那么此刻我们刚好就在喀什,被隔离是免不了的。当晚开了个会,决定明天立刻离开和田回青海,实施我们的备份方案!哈哈,心中一阵狂喜,说真的我更喜欢备份方案。如果按原计划从新疆沿219进藏,那么进藏以后所走的路线基本就是2017年所走过的路线。如果回青海,我们将走一条全新的路线,能走一走可可西里!反向穿越丙察察!还能去近两年西藏最红的网红打卡地萨普冰川!</span></p>

<p class="ql-block">逃离新疆。现在我们不走塔里木沙漠公路了,而是沿315国道从民丰、于田、且末、若羌离境。</p>

<p class="ql-block">新疆的大红枣是真的好吃!</p>

<p class="ql-block">平沙莽莽黄入天。</p>

<p class="ql-block">两天急行1200公里,沿途无数的各种检查,身份证、行程码、健康码,一次又一次的出示,终于还是被做了核酸检测,终于快要离开新疆了!</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进入红柳沟,满眼荒凉。</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每座桥下都是干涸的河道。</span></p>

<p class="ql-block">过了红柳沟就将进入青海。在此停留片刻,在河滩地上走一走,感受一下红柳沟的荒凉。</p>

<p class="ql-block">坚硬的沙砾地,说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降水了。</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关于红柳沟,有个凄凉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上个世纪60年代,内地大批知青来到新疆。位于阿尔金山边缘的若羌县米兰镇36团也分到了不少知青。其中有从上海来的一男一女两个小知青,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同学。刚到新疆的新奇和热情很快被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繁重的体力劳动所吞没,再加上承受不了军事化的严格管理,让这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陷入了一场灾难之中,面对女孩终日的啼哭,男孩决定带着女孩逃离。他们什么也没有准备,就趁着夜色向大漠深处走去……几天以后,寻找他们的人在这片叫做红柳沟的地方找到了他们——男孩和女孩席地而坐,女孩披着男孩的外衣,依偎在男孩的臂弯里,冻饿和干渴,让荒凉的红柳沟成了他们人生的最后归宿,他们被就地掩埋在红柳沟,一个小小的黄土包。后来听说了这个故事的人们路过这里都会在那个不起眼的小土包前留下一些水和食物。</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终于离开新疆,松了一口气,当晚住茫崖市(花土沟),第二天前往格尔木。</span></p>

<p class="ql-block">在格尔木附近遭遇大堵车,堵了几十公里,也是因为新疆的疫情,在乌图美仁检查站所有的人都要下车登记,检查身份证、行程码、健康码,有个司机告诉我们,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堵在这儿了,什么时候能通过还无法预料。这个时候四驱越野车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王师傅开路,其它两部车跟随,驶下路基,在戈壁滩上急行了十几公里(也可以说是插队吧),赶到检查站,顺利通过检查,前面就是一路坦途。其实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心里也急,堵了几十公里,每部车都要检查,不是人手不够,路只有这么宽,双向的车只能一辆一辆的过,他们也希望有越野能力的车能赶过来尽快通过。大货车就没有办法只能排队等着了。</p>

<p class="ql-block">过了检查站,看看对面方向被堵的车,一眼望不到头,我们只用了不到1小时就顺利通过了检查站。</p>

<p class="ql-block">原来枸杞是这样长的,第一次见到。</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这里的枸杞个头大,品质好,价格比我们这里的超市里便宜一半以上。</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第二天离开格尔木,今天要翻越昆仑山,沿109国道穿过可可西里边缘地带,正儿八经的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走一走。想起第一次进藏是乘火车走青藏铁路,一想到即将见到可可西里时心里异常激动,在格尔木站台上特地找了块毛巾把车窗里外都擦得干干净净,就为了在经过可可西里时能拍几张照片。为什么我会对可可西里那么着迷,想起来还是因为陆川拍的那部电影《可可西里》,因为藏羚羊,因为生命禁区,因为神圣的雪域青藏高原。</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进入昆仑山腹地,还不到11月份,湖面已经结冰封冻了。</span></p>

<p class="ql-block">远处可见的雪山就是玉珠峰。</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老哥一见到野生动物就来劲!</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在超市卖得很贵的昆仑山矿泉水,他的工厂还真的是在海拔4千多米的昆仑山上。</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青藏铁路始终伴随我们左右。</span></p>

<p class="ql-block">玉珠峰!见到玉珠峰,你就即将进入可可西里了!</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一进入可可西里,很快就发现远处一群藏羚羊。</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这群藏羚羊都是母羊。</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行不多远,又见到一群藏羚羊,这一群全是公羊,正悠闲的在水源附近休息。</span></p>

<p class="ql-block">第一次坐火车进藏,当看到有个人在荒凉的可可西里行走时,我好羡慕,真希望自己也能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走一走,就像崔健那首“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当时我也有那种“快让我在可可西里撒点野”的冲动!</p>

<p class="ql-block">我们的到来显然惊扰了它们,其实你并不能更靠近它们,你前进几步,它们就退后几步,始终保持一个安全距离。</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因为索南达杰,濒临灭绝的藏羚羊才有了如今这样的种群规模!让我们永远记住他。</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可以看到109国道由于经过高原冻土地带,路基下沉,路况很差,一路非常颠簸。</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这条路通往曲麻莱县。</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不冻泉小镇,在这里吃了午饭。</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索南达杰的牺牲震惊了各界,为了纪念索南达杰,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第一个保护站就以他的名字命名。</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五道梁。经过五道梁,但没有拍到五道梁保护站,他的主要职责是藏羚羊迁徙的时候设置交通管制,让它们安全通过。</span></p>

<p class="ql-block">藏原羚,青藏高原上最常见的原住民。</p>

<p class="ql-block">藏野驴也是。</p>

<p class="ql-block">藏狐就比较罕见。</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青藏铁路上的沱沱河大桥。</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在长江源纪念碑前来个合影。</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沱沱河畔的唐古拉山镇,第一次进藏时在火车上见到这个小镇时就想,要是能在这里住一晚就好了。这个愿望今天实现了。</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span class="ql-cursor"></span></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夕阳下的沱沱河,可以看到河里漂浮着冰凌。</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月亮高悬,照耀着寂寞清冷的沱沱河及唐古拉山镇。</span></p>

<p class="ql-block">唐古拉山镇,又名沱沱河镇,海拔4700米,是我们这趟行程住宿海拔最高的地方。两年前的体检中发现自己得了高血压,高压160,低压106,所以就对高海拔地区有所忌惮,可是实际上在这次行程中却是高原反应最低的一次,几乎完全没有反应,而过去在高海拔地区是多少会有一些不适的。究其原因,可能我早就有高血压,过去没发现(可能是家里的血压计不准,被它欺骗了),所以没吃药;而这次我是非常认真吃降压药的,血压控制得好,所以高原反应几乎没有。以致于我很得意的跟他们吹嘘,自从我得了高血压,精神更好了,高原反应也降低了!所以说高血压也能上高原,没那么可怕,关键是要心里有数,要控制好,得吃药。</p>

<p class="ql-block">第二天一路急行,翻越唐古拉山垭口,赶往那曲市。</p>

<p class="ql-block">那曲住宿一晚,今天要去比如县,接下来的行程将要去近两年新发现的西藏最热门的萨普神山。</p>

<p class="ql-block">路边的一群秃鹫正在争食什么,赶紧停车拍照。</p>

<p class="ql-block">秃鹫和乌鸦在藏区都被视为神鸟。</p>

<p class="ql-block">比如县达塘乡。比如出产高品质的虫草,所以有此说法:世界虫草看那曲,那曲虫草看比如。</p>

<p class="ql-block">这里的藏族姑娘都长得很漂亮。这是乡里一个小店铺里的女主人。看来比如不仅出虫草,也出美女啊!</p>

<p class="ql-block">她有一个羞涩怕生人的女儿。</p>

<p class="ql-block">这是牧场上放牛的牧牛姑娘。其实我老远就注意到她,蓝天白云下,她手里拿着抛石器,一甩一甩地在牧场上无拘无束的自在行走,简直就像一个下凡民间的仙女,我赶紧从摄影包里拿出长焦镜头,换好镜头,对焦,按快门,咔嚓一声,一根电线杆从镜头前一掠而过,完全把她挡在电线杆后面,想再拍已经没有角度了,飞速行驶的汽车已经把她甩在了身后。后面行驶的两部车也注意到了这个姑娘,赶紧停车,下车,跟姑娘套近乎,合影,可惜这时我们已经跑到好远,刚好看到路边一群秃鹫在争食一个牛头,就停车下来拍秃鹫了。</p>

<p class="ql-block">后来三车会合后,我们说后车亏大了,错过了拍秃鹫争食牛头的画面,他们则说我们损失巨大,错过了拍美女的机会,看样子我们的损失似乎更大点。去年忽然暴红网络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藏族小伙丁真,因为一脸纯真朴素的笑容意外走红网络。其实哪有什么意外啊,在藏区像丁真那样的小伙真的很常见,之所以走红网络还是因为有人刻意操作,有推手在推。我相信如果有人来操作这个牧牛姑娘,她也能走红网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