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很看重女子的贞节,其实对男子也有贞节要求。古时男子持节自重者甚多,在这里说一实例,虽然历史上并未记载。

公元一六九四年春天,清康熙帝朝中著名大臣索额图,五十六岁又得贵子,乐不可支。管家为孩子找了个奶娘。奶娘兴娘,年方十七,与小孩儿甚是投缘,把孩子照顾的白胖滋润,索额图时常让人抱来孩子,逗耍、亲热一番。

且说三界中有两个神,青衣神逢真,蓝衣神碧云,两神闲来无事,话人间短长,看索府宅第,看出索额图与兴娘在历史上的多次缘分,不禁感叹因果轮回。

索额图在历史上曾转生过战国时的齐威王、一代女皇武则天、北宋水泊梁山的宋江等角色;兴娘曾转生过齐威王的军师孙膑、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水泊梁山的李逵等角色。兴娘前世曾是康熙帝的侍卫康采尔。俩人的缘分实在非同一般。

两个神有些惊讶,再看下去,看出兴娘当索额图孩子的奶娘,也是为了了却与孩子的一段缘分。

在三百八十年前,元朝一位刘姓的孤老婆婆,在庙旁看见一个被遗弃的婴儿,可怜孩子这条小命儿,把他抱了回来。老婆婆不顾自己的生活艰辛,养育这个孩子,并给孩子取名叫刘长。村里人见俩人生活艰难,时不时的接济她们。老婆婆用百家饭把孩子养大。不料孩子十岁时得疟疾死去,老人哭的死去活来。这一世刘长转生兴娘,老婆婆转生索府婴儿。

说到缘分,青衣神说:“人转生,如果俩人缘分好,都转生男人的话,便是哥们儿义气;都转生女子便是好姐妹;若分别转生男女,便免不了互相动心,即使各有家室,也难免犯错误。”蓝衣神说:“未必如此,因为冥冥中缘分绵深,自会珍惜,心中会有圣洁之感,不至于犯错误。”两神各执一词,争论不休,这个说容易犯错误,那个说不能,最后打赌定输赢,以人世时间半个月为限。

两个神既要赌个输赢,便免不了在背后做一些手脚,青衣神加重索额图色__心,蓝衣神便加强兴娘正的观念。

这一天午后,索额图心内突然发慌,手足无措般,没个头绪,突然想起去看儿子,拔腿就走,弄得仆人直发愣。见到儿子,心思还没定下来,无意中注视兴娘,心中竟怦怦狂跳,觉的兴娘很有女人味儿。偏偏这时孩子要吃奶,直抓兴娘,兴娘手忙脚乱,抱孩子進入内室,垂下帘子。索额图撤出,象丢了魂儿似的,又觉的兴娘背影十分熟悉,象一个熟人,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心中便一直萦绕着这件事情。晚间,又去看孩子,眼光有意无意注视兴娘,兴娘察觉相爷和以往不同,便敛手足,正颜色,紧张异常。索相生出怜惜之感,告诉兴娘不必如此,但兴娘犹自不敢放松。

兴娘夜间作梦,梦见相爷前来,说要给她荣华富贵,说话间表情、动作轻浮,兴娘一下醒来,觉的很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喝口水,又躺下休息。心想可能是自己心里太紧张导致的,不一会儿迷迷糊糊又進入梦乡。情景再现,索相动手动脚,兴娘一再拒绝,索相竟扑过来,瞬间变成狼的形象,尖牙利齿,舌头鲜红欲滴,吓的兴娘尖叫一声醒来,冷汗淋漓,不敢再睡。琢磨这两个梦,想着相爷若真是这样,自己该怎么办?并想到丈夫、孩子、父母。尤其想到母亲对自己教诲极严,“女子当洁身自好”等话仍响在耳边,心中便不想当这个奶娘,却又舍不得小孩儿,思来想去,辗转难眠,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而索额图这一夜,也梦到兴娘,梦中的兴娘让索相醒后难忘。索相又警觉自己何以作了这样的梦。况且自己五十六岁,兴娘才十七岁,心想此事断断不可成真,万一传出来,同僚、门生故吏如何看自己。索额图便端正自己的行为,不去看儿子,集中意志抑制自己的这种想法,又去佛堂求佛,请求佛帮助自己远离妄念。十多天的修身养性,终于抵制住这种不知从何而来的铺天盖地的想法,头脑清醒,不再昏昏沉沉。而兴娘这十多天也不断加强自己正的观念,感觉自己好象变成了贞节烈女。俩人再次见面时,彼此都很淡然,又变成原来那样。

上界打赌的两个神,再次见面后,蓝衣神哈哈大笑,说:“我的说法对吧!”青衣神甘心认输,说:“一个人心正,约束自己,任何外力,即使神力也不能使其屈服。天理就是:人的事应当自己选择。”

两个神仙在上界打赌,引起上方一位仙长的注意,这位仙长名叫云长子,他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这件事情的始末,掐指一算,知道此事以后会有记载,文章的题目就叫《索额图的贞节》,作者竟是兴娘转世,便推算起这个人物来。向前推算,这个人在历史上演过无数历史大戏,推了几期史前文明,再往前推至几十万年,影像有些模糊,仙长才罢手;向后一推,推了三百年,此人要在末劫时期当大法弟子。云长子觉的此事蕴含极大天机,想:我且和此人接一段缘分,对自己只会有益,便化作道姑,進入兴娘梦中,指点兴娘修身养性。兴娘醒后,心中略有疑惑,却也依法修行,自觉耳目清新,就坚持下去,人变的清朗脱俗,厌于人间俗事。专心修行,逐渐发现有奇异之处,比如手在水面无意划过,能把水带上来,成一细流,随手而动;会些小术,比如障眼法,想不让人发现自己,别人就发现不了。

兴娘三十二岁时无疾而终。云长子在正__fa时期,在天上属于正神之列。

在修炼中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把它写出来。当年兴娘不断加强自己的正__念,约束自己,不敢有丝毫大意,也目睹了索相外在的神态变化,两人经过了这一考验,纯净了彼此间的缘分。

转自网络,转自:来了老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