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和宵夜(组诗)

  齐凤池


  吃饭


  过去,我们不考虑饭的质量

  我们只想把那些能吃的填进胃里

  如今我们思考一顿饭的质量

它的滋味是否能诱惑胃口

  用花生米下酒的顾客不可怕

  喜欢吃甜食的女人受人喜欢

  我们最发愁

  那些见到菜就皱眉的人

  和端上菜就要求更换的男人

  还记得《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么

  皇帝每晚都换一个女人

  我想那些见饭菜就发愁的人

  肯定没读过那本书


  宵夜


  曾经和几个朋友谈诗论文到凌晨

  有人提出吃宵夜

  走进霓虹灯深处

  餐桌吧台几乎坐满了

  脸贴的语言

  宵夜真有情调

  高脚杯里的液体很暖

  盘里的小菜很冷淡

  宵夜的氛围

  像幽暗飘香的丝绸蚊帐

  有入眠的感觉

  舌尖舔舐高脚杯的边缘

  打算走进宵夜的深处

  放松亢奋储备能源

  我们被加州牛肉面击打饱嗝

  那些宵夜的人

  还被暗淡的情调里缠绕着

  抬不起腿来


  早餐


  过去早餐是乘坐半块窝头

  摇晃在上学路上

  午餐一家人面对一签子窝头

  默诵老三篇

  晚饭在稀粥里

  看月亮在白莲花里穿行

  我真希望月亮

  接近饭桌接近碗筷

  如今早餐排成稀稀拉拉的长队

  豆浆油条安徽板面

  天津包子驴肉火烧

  煎饼果子热狗香肠

  我在豆浆里回味从前

  偶尔在辣椒里走进夏天

  孩子手举香肠搅着奶汁

  在上学路上挤满胃的空间

  走过餐桌

  我的胃又掉进从前


  成都烧饼


  早市一家成都烧饼摊点

  卖烧饼的是一对四川夫妇

  男人在面案打制烧饼

  女人在炉前烘烤叫卖

  喜欢吃烧饼的人很多

  女人不停地用微笑兑换钱币

  典型的南方短脸

  象烤熟的烧饼

  汗水从颧骨缓慢地流淌

  红背心领口湿了一圈

  高挺的背心有两点潮湿

  里面有东西拱动

  她没有规律的揉一下再揉一下

  湿的面积越来越大了

  这时,小屋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

2021-2--28